正义论 8.8分
读书笔记 正义的善
千年幸福論

妒忌的心理学根源为缺乏自我价值的自信,是一种无力的自助感。 缺乏对自己价值和自己去做价值的事情的自信;很多场合的心理学体验为痛苦及丢脸的、引导他们对自己本身及生活方式作更低估价;在他们的社会地位上,除了反对那些获利者之外别无他途,除非听从自己变的麻木不仁及顺从,是促使妒忌带着敌意爆发的三个条件。 依德性来决定幸福不能作为一条分配原则(参见48节) 人们接受的公共原则一般来说支持着他们的自信,故处于第一条件下的妒忌是无意义的。 一个组织良好的社会中的众多社团,由于其安全无害的内部生活,倾向于降低人们前景方面差别的可见度,至少降低令人尴尬的可见度,各种各样的社团将社会分割成如此之多的不可比群体,群体之间的差别使人们不再注意他们之间的比较,而正是这种比较使境况不佳者感到不安。所以第二、三项条件下的妒忌在正义的规则下也是无意义的。 妒忌的滋生条件消失,则其反面的吝惜和恶意的滋生条件也可能消失。 具体的妒忌同竞争相关联,于任何社会之中都可能存在。 正义的两个原则都属于平等主义名下。 保守作者倾向于认为平等是妒忌的表现。 正义观念是在无人为怨恨和恶意驱动的假设条件下被选择的,故正义所支持的平等要求并非出自妒忌的根源。 人们把道德原则的有效性作为提出平等要求的一种恰当普通的公认方式(23节) 严格的平等主义,即坚持所有的基本善的平等分配的学说,是产生自妒忌倾向。故仅当原初状态中的各方具有强烈的妒忌倾向时,这种(严格)的平等主义才为人所接受。(严格的平等主义将社会的基本善定义为不会变化的固定份额,故原初状态的各方具有妒忌的强烈平等倾向)当社会财富不被看作是互利合作的结果,利益的不平等分配就没有公平的基础。 正义感是一种反应结构:原来吝惜和妒忌的东西转变为一种社会情感,即坚持一切人平等的正义感。 自由优先性的根据: 随着文明的改善,文明对于我们的善,即我们的进一步的经济和社会利益具有一种边际意义,它减少我们对自由的关切的相关物,这种关切将随着运用平等自由的条件的日益充分的实现而愈加强烈。(即处于边际意义下的经济和社会利益和平等自由交换的条件愈加激烈。) 自尊的基本善具有中心地位。对自由的欲望是各方必然假定所有的人在一定阶段上都将活的的主要调节性利益。 由于道德人类处于若干分离自社会的社团之中,故极少可能产生妒忌(见上),故不会由于其他人的更大的愉快而丧失、沮丧,所以没有强烈的心理学倾向是他们为更大的绝对或相对经济福利而降低他们的自由。 在一个公正的社会中自尊基础不是一个人的收入,而是由社会肯定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分配。 自然的制约是公认的,但人们在形成他们的安排方面无能为力。 幸福与支配性目的: 公正制度如何规定我们对一项合理计划的选择和怎样使我们善中的调节因素具体化。 将幸福看作为由一个支配性的目的决定的这样一种诱惑。当一个人的一项在(或多或少)有利条件下制定的合理生活计划正在(或多或少)成功的被付诸实施时,当他合理的相信他的意图能够实现时,他就是幸福的。 1. 努力实现一项合理计划的顺利实施 2. 他的心灵状态,有正当理由的信心 合理计划描述于53节 幸福使自给的:他之被选择使由于其自身的缘故。 自身缘故与被追求的目的之间相互支持,这是合理计划的重要特点。 幸福使自足的:合理计划满怀信心实现时,使得一种生活真正值得一过,且无须进一步补充。当环境尤其有利且计划的实施特别顺利时,幸福就是完整的。 幸福不是我们乞求目的中的一个,而是计划实现本身。 合理计划时根据审慎的合理性,而乐于选择的计划,满足合理选择原则,且经得住某种批判反思计划中的一项。 分析我们的目标,找到对于我们欲望目标更详细的描述。 没有什么东西能告诉我们,在表达我们的最大欲望时,是否有一种我们真正向往的东西的更明显特征。 以合理选择原则为指导并且尽可能清楚的表达我们的欲望,我们就可以缩小纯粹偏爱的选择范围,但不可能完全消除这个范围。 审慎将始终涉及达到目的的手段,所有较低等的目的都受命充任一个单一的支配性目的的手段。 审慎的观念: 1. 第一人称程序 2. 这个程序一般时可应用的并且 3. 保证最佳结果(至少在活的知识的有利条件和具备一定计算能力的条件下) 支配性的目的不可能成为幸福本身。 支配性的目的至少在顺序上优先于其他目标,且努力实现这一目的的活动总是绝对优先的。 人类的善时异质的,因而人类的目标时异质的。 作为一种选择方法的快乐主义 理解为在努力的实现审慎的支配性目的的观念 试图表明合理的选择始终是可能的。 快乐主义认为:应当确定对于他可能的计划中哪一项使他达到快乐与痛苦的最大净余额。 西季维克认为快乐必然是指导审慎思考的单一合理目的。 快乐被看作情感和感觉时,它已被表达为一种确定的尺度,基于这个尺度才能进行计算。进而评价目的的优先性。 把快乐看作支配性目的不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距地客观目标。 如果快乐的确时唯一目的,如果追求这个目的使我们能确认合理计划,那么快乐就是唯一的内在善,而我们就能通过合理审慎的条件进行论证,达到快乐主义原则。 存在着不同种类的其自身就不可比的愉快感,以及不同种类的量度、强度与持久性,当他们产生冲突时(同快乐),我们如何权衡? 人必须自己做出选择,必须把他自己的全部倾向和欲望,把现在和未来考虑在内,显然没有越出合理审慎的第一步,在众多目的带来的麻烦又一次在主观情感(快乐)中到处体现出来。 维特根斯坦说明了要求某种特殊经验去解释我们如何从想象中区别记忆,从假设中区别信念及种种其他精神事实时一个错误。 我们不可能借助一个目的合理的做出我们的选择。(其中一个目的即包含支配性目的,也暗含作为主观情感的快乐等特殊经验) 自我的统一 如果不存在决定着种种恰当目标的单一目的,一项合理的生活计划应如何确认。 一项合理的生活计划时根据善的强理论规定的审慎合理性而乐于选择的一项计划 关于善的强理论与善的弱理论: 一旦善的弱理论中基本的善得到说明,两个正义原则被选择后,就作为一种得到的辩护的社会规则,被运用至进一步发展的综合善理论中,即善的强理论。 道德人格以两种能力为其特征: 1. 获得善的能力---》合理的生活计划 2. 获得正义感的能力 ---》 按正当原则行为的起调节作用的欲望 一种支配性目的的观念的独有特点时它所设想的获得自我统一的方式。 原初状态各方的目标在于为每个人塑造他的自我统一、创造公正而有利的条件。 如果正当具有优先性,我们对善的观念的选择就是在确定的限制内做出。 目的论与契约论区别: 前者狭隘的把善规定为一种多少同质的经验性质或特性,并且把它看作一种应当最大限度提高使之超过某种总量的重要性质(功利主义观点),而后者确定正义行为的一个越来越具体的机构形式的序列,其中每一种形式都包含在优先于它的那个形式中。它从一个一般的总结构越来越明确的确定它的各个部分,并通过这种方式发挥着作用。 正义和善的概念和不同的原则相联系,一致性的问题就在于这两类标准是否适合。 更确切的说,每一类标准和与之联系的原则规定着一种观点制度,行为和生活计划只能根据这种观点做出评价。 保持正义感以一种简单的方式维护着公正制度及我们所关心的那些人。并引导我们去迎接新的和更广泛的社会关系。 康德式解释:公正的行为是我们作为自由平等的理性存在物乐于去做的事情。 对良心自由的讨论最清楚的表明了相互冷淡假设的特点。在这里各方的对立极其尖锐,然而人们仍然可以表明,假如某种协议可能订立,那么它必是建立在平等自由原则之上。 同时,这个观念也可以扩展到道德信条之间的冲突上。

0
《正义论》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