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史论集 8.7分
读书笔记 南朝境内之各种人及政府对待之政策
文在兹

《南朝境内之各种人及政府对待之政策》一文提到:

梁袁昂《古今书评》谓:“徐淮南书如南江士大夫,徒好尚风轨,终不免寒乞。“(太平御览卷七八四工艺部五引)“南江士大夫”是指湘广诸州人而言,于时文化较低落,社会地位更不如吴人,故虽仕宦而被“寒乞”之讥。

按,此处颇能示范炎文兄所谓“搞版本的可以吐槽搞制度史的”。周先生所引《御览》,当是清嘉庆鲍刻本,但宋本《太平御览》实作:“徐淮南书如南冈士大夫……”。《法书要录》卷二所载袁昂《古今书评》亦云:

徐淮南书,如南冈士大夫,徒好尚风范,终不免寒乞。

因此,从版本来看,“南江士大夫”当作“南冈士大夫”为是。 徐淮南即徐希秀。唐窦臮《述书赋》称其书“正则谨促有度,草则拘捡靡伸,如俭德君子,清朝士人”。这是说徐希秀的书法正体严谨有法度,草书则拘拘谨谨,伸展不开,如同节(méi)俭(qián)清高的士人。窦臮的评论与袁昂所谓的“徒好尚风范,终不免寒乞”是一致的。 “南冈”是指建康城南的石子冈(今南京市雨花台附近)。建康城北朝南市,南冈附近民庶杂居,商旅往来,喧嚣异常,《吴都赋》所谓“列寺七里,侠栋阳路。屯营栉比,解署棋布。横塘查下,邑屋隆夸。长干延属,飞甍舛互。……士女伫眙,商贾骈坒。纻衣絺服,杂沓傱萃。轻舆按辔以经隧,楼船举颿而过肆。果布辐凑而常然,致远流离与珂珬”。 南冈附近是旧城区,在典午南渡之后,房地产开发的重点转向北部。清溪沿岸及潮沟附近成为北来大族置业的首选。所谓“京师鼎族,多在青溪左及潮沟北”(《建康实录》引陶季直《京都记》)。尤其是青溪,乃“京师甲里,爽垲通博,朝市之中途,川陆之显要”(《续高僧传》)。 这样,住宅也就成为身份的象征。没有能力在青溪置办宅院,也就说明了其家不够贵势。例如琅琊王氏南渡后本住南冈乌衣巷,原为孙吴军队驻地。后来发迹后,有权势的或立宅青溪,或买墅东土,而留在乌衣巷的一支则渐趋衰落。如《王僧虔传》载:

甲族由来不居宪台。王氏分支居乌衣巷者,位宦微减。僧虔为此官,乃曰:此是乌衣诸郎坐处,我亦试为耳。

住在乌衣巷的琅琊王氏尚且吊丝化了,自郐以下更不消说了。 所以,在梁代的语境中,“南冈士大夫”就成为衰落士族的象征,所谓“徒好尚风轨,终不免寒乞”。因此,依据错误版本,而对“南江士大夫”进行发挥,就没有必要了。

3
《魏晋南北朝史论集》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