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存在 8.2分
读书笔记 第一缉 探究存在之谜
黄瑞国

袁中郎:“凡物酿之得甘,炙之得苦,唯淡也不可造” 如何做到文字平淡有味呢?第一:家无鲜鱼,就不要宴客。心中无真感受,就不要作文。 第二,千万不要用不必要的作料损坏了原味。 第三,只有一条鲜鱼,就不要用它熬一大锅汤, 冲淡了原味。 昆德拉赞扬卡夫卡:“小说的彻底自由性的出色样板”,指出其意义恰恰在于它们的不介入,即在所有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面前保持完全的自主。 不介入并非袖手旁观,自主并非中立。卡夫卡和昆德拉的作品在政治层面上往往富于批判性,但是他们始终站得比政治更高,能够超越政治的层面达到哲学的层面。 鲁迅:呼唤革命的作家在革命到来时反而沉寂了。 现代主义原是作为现代文明的反叛崛起的,它的生命在于真诚,即对虚妄信仰的厌恶和对鲜艳失落的悲痛。 现代人在意义问题上的两难,一方面看清了生命本无意义的真相,一方面又不能真正安于意义的缺失。 人类有两种根深蒂固的习惯,一是逻辑,二是道德。从逻辑出发,我们习惯于在事物中寻找因果联系,而对因果性外的广阔现实视而不见。从道德出发,我们习惯于对人和事做善恶的判断,而对在善恶的彼岸的真实的生活懵然无知。这两种习惯都涵盖着我们研究存在,使我们把生活简单化,停留在生活的表面。 因此,对小说家的两大考验:摆脱逻辑推理的习惯,摆脱道德判断的习惯。 看事物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角度,道德仅是其中的一种,并且是相当狭隘的一种。存在本无善恶可言,善恶的判断出自一定的道德立场,归根结底出自维护一定社会秩序的需要。 看不见马雅可夫斯基道路上的雾,就是忘记了什么是人,忘记了我们是什么。 把一个人的全部思想和行为缩减为他的政治表现,把被告的生平缩减为犯罪录,我们对于这种思路也是多么的驾轻就熟。 福克纳:“毫无必要,我写出来的东西要自己中意才行,既然自己中意了,就无须再讨论,自己不中意,讨论也无济于事。”

0
《另一种存在》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