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走过山间 8.7分
读书笔记 在默塞德河的北支流露营
小曾
没有人知道印第安人已经在这片林地上游荡了多少个世纪,可能很多个世纪了,远远早于哥伦布抵达我们美洲海岸。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没有留下更为明显的痕迹。印第安人脚步轻巧,对自然景观造成的伤害很难会多余鸟儿和松鼠;他们用灌木和树皮搭建的棚屋很难比松鼠所造的窝维持更久的时间。除了为改善狩猎场地而在森林留下纵火的痕迹,他们保留地较为持久的,有纪念碑意义的遗址也会在几个世纪内消失殆尽。 与印第安人相比,大部分白人是多么地不同,特别是那些低地采金区的白人。他们炸开坚硬的岩石,造出公路,在野性的溪流上建筑堤坝,改变他们的河道,使之沿着峡谷和山谷流动,以便驯服它们,让它们像奴隶般在矿山工作。 尽管大自然正竭尽所能地重新衍生植物,为大地培育花园,冲洗掉旧的堤坝和水槽,夷平砂砾堆和石堆,耐心地想要治愈每一块新鲜的伤口,可是消除这些印记还需要漫长的岁月。
引自 在默塞德河的北支流露营

你要让阳光洒在心上而非身上,溪流穿躯而过,而非从旁流过。
引自 在默塞德河的北支流露营

2
《夏日走过山间》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