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灭绝与文学 6.9分
读书笔记 灭绝
尼不可
在只承认宇宙间善恶两种积极力量的哲学或神话中,挑选善的一方、认为另一方恶,那是相当容易的。但地球人的战争并非总是那样的情况。交战者并非宇宙力量的一部分,他们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野兽,而是集天使和野兽于一身。读者必须考虑这个因素,这既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弱点。对于那些奉命行事、得意洋洋、冷血杀人的家伙,读者最不愿意给予任何正面的评论;同时,他又想知道,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什么样的人可能干这样的勾当。读者想理解他阅读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这大概不是虔诚的追求,但他必须这样做,因为形而上和超人世的二元论观念最终并不能对任何东西做出解释,反而把假设的观念变成肯定的事实。另一方面,小说和其他著作已经不缺少各种各样的解释,尤其不乏对这些反人类罪的解释。 即使我考察的范围只局限于集中营里执行灭绝任务的党卫军,我们也看到各种各样的解释,正如各方人士所指出的,他们就像一台巨型机器里的齿轮和螺丝钉、极权主义权力体系里的配件,这台机器、这个体制不允许他们施加自己的影响,不给予他们发言权。他们不能逃避死亡工厂的工作,自己也有生命危险。总之一句话:他们也是受害者,正如他们屠杀的犹太人一样。真的,他们是认为体制的受害者,但那个体制已经形成势不可挡的力量,谁也没有机会阻挡它,谁也不会承担责任;当然, 在集中营里执行任务的下属和小人物不应该受责备。 尽人皆知,在战后的审判中,被告数十次提出这个借口的和其他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实际上,这样的口实有一定的有效性:体制一旦从里到外被接受,它就固定僵化、难以移易了。然而,这很难减轻参与者的个人责任。如果没有人承担责任,那就总是可以说,每个人和整体群体都应该负责。
0
《迫害、灭绝与文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