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灭绝与文学 6.9分
读书笔记 绪论
尼不可
如今,在写作和文学阐释里,对任何形式的道德说教(都)有一种肯定无疑的厌恶情绪。这种情绪自有其理,难以挑战,但可能走得太远了。拒绝文学的道德说教并不暗示,一切伦理都被颠覆抛弃了。与道德规定同行或超乎道德说教的,总有一种隐形的道德原则,贯穿一切形式的散文或戏剧中。换言之,你可以在文学中体察到中性的风俗习惯的描写,感知到一般人类行为的描写;而且我认为,如果否认这一点,那就必然会伤害散文文学。然而,尽管我丝毫不需要直白的伦理观点,但就我的读者身份的体会而言,我难免接触到暧昧却挑逗人的描写;虽然这些文字未形成一个独立的整体而贯穿作品,却分散在作品里,能在字里行间挑拣出来。在一定意义上,这里涉及读者的活动,而不是作者的活动,读者从阅读出发,得出某种结论。……读者必须聆听多种多样的伦理宣示,虽然有时某些道德宣示可能并不那么高尚。

0
《迫害、灭绝与文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