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9.1分
读书笔记 第103页
李可笑
布列松可能是影史上唯一能将事先形成的观念完美融合于完成作品中的人。据我所知,在这一方面从未有人像他这么坚持。他的指导原则是摒除所谓的“表现”,意即他要打破影像和现实生活的界限;也就是要让生命本身栩栩如生、意味深长地呈现,不特别加味添料,不带任何勉强,也不可以凑合任何事物,当瓦莱里谈到“唯有摒除任何可能造成蓄意夸张的东西,才能达到完美”时,他必然是想到了布列松。这显然只是非常适且、朴素的观察。这一原则和禅学有相通之处,就我们的理解,那就是一种精神生活观察吊诡地进入庄严的艺术影像之中。也许只有在普希金的作品中,形式和内容的关系才能如此具有魔力、浑然天成又生机盎然。但是,普希金和莫扎特一样,创作对他们而言就像呼吸一样,不需要营造任何工作准则……而在电影的诗意中,没有人能够像布列松一样以单一的目标、持续而且一致地将理论与实践融合于作品中。
引自第103页
0
《雕刻时光》的全部笔记 29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