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 8.8分
读书笔记 三十八
沐沅步步

在看《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时作者引用了《热风》好几处地方佐证自己的观点,《热风》是我看过的呀,看到他引用我居然想不起来,好记性还是不如烂笔头。

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只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我”。

现在中国社会有了个人的自大,表面上的自大是内里深深的自卑,内心深处的自大除了精神病人那就是很牛的人,我接触不多所以感受不深。对于合群爱国的自大,就想到愤青,隐隐地讨厌,觉得那样的人有些脑残还很极端,仿佛就是零和游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喜欢那样,大家都有钱赚、都能比较舒适的生活,这样比较好。 鲁迅对中国祖上留下来的这些个思想病看得通透,主张用科学来医治,用科学能否医治昏乱病我真心怀疑。我总感觉科学是表现投射在外部世界的,它可以使我们开眼见长知识,使我们变得聪明,但这些聪明变成“大智慧”的过程就像一个生物大蛋白变成这世界的第一个生命——蓝藻一样艰辛。思想病是在内部世界的作用的,要治也要在内里治,不断思考内省才可能突破。我可以拥有很高的技能很多知识但不一定是“完整的人”。

“灭绝”这句话,只能吓人,却不能吓到自然。他是毫无情面:他看见有自问灭绝这条路走的民族,变请他们灭绝,毫不客气。我们自己想活,也希望别人都活;不忍说他人的灭绝,又怕他们自己走到灭绝的路上,把我们带累了也灭绝,所以在此着急。

我醒了过来,也希望别人能醒过来,但影响到的不过周围两三人,惟愿若是有了孩子,一个不荼毒下一代的人,不叫她患这些昏病。

0
《热风》的全部笔记 4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