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儿(陆) 8.8分
读书笔记 杨涟
Monkey
  大明毕竟是法制社会,要干掉某些人,必须要罪名,至少要个借口,但魏公公查遍了杨涟等人的记录,作风问题、经济问题,都是统统的没有。   东林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样一点:他们或许狭隘、或许偏激,却不贪污,不受贿,不仗势欺民,他们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百姓的生计,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什么生计、未来,魏公公是不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如何合理地把东林党人整死:抓来打死不行,东林党人都有知名度,社会压力太大,抓来死打套取口供,估计也不行,这帮人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攻坚难度太大。   于是,另一个人进入了魏忠贤的视线,他相信,从此人的身上,他将顺利地打开突破口。   虽然在牢里,但汪文言仍然清楚地感觉到,世界变了,刘侨走了,魏忠贤的忠实龟孙,五彪之一的许显纯接替了他的位置,原先好吃好喝,现在没吃没喝,审讯次数越来越多,态度越来越差。   但他并不知道,地狱之门才刚刚打开。   魏忠贤明白,东林党的人品是清白的,把柄是没有的,但这位汪文言是个例外,这人自打进朝廷以来,有钱就拿,有利就贪,东林党熟,阉党也熟,牛鬼蛇神全不耽误,谈不上什么原则。只要从他身上获取杨涟等人贪污的口供,就能彻底摧毁东林党。   面对左右逢源、投机取巧的汪文言,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天启五年(1625),许显纯接受魏忠贤的指示,审讯汪文言。   史料反映,许显纯很可能是个心理比较变态的人,他不但喜欢割取犯人的喉骨,还想出了许多花样繁多的酷刑,比如用铁钩扎穿琵琶骨,把人吊起来,或是用沾着盐水的铁刷去刷犯人,皮肤会随着惨叫声一同脱落。所谓审讯,就是赤裸裸的折磨。   第一次审讯后,汪文言已经是遍体鳞伤,半死不活。   但许显纯并不甘休,之后他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审讯,十几次审下来,审到他都体力不支,依然乐此不疲。   因为无论他怎么殴打、侮辱、拷问汪文言,逼他交代东林党的罪行,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始终重复一句话:   “不知道。”   无论拷打多少次,折磨多少回,穷凶极恶的质问,丧心病狂的酷刑,这就是他唯一的回答。   当汪文言的侄子买通了看守,在牢中看到不成人形的汪文言时,禁不住痛哭流涕。   然而汪文言用镇定地语气对他说:   “不要哭,我必死,却并不怕死!”   许显纯急眼了,在众多的龟孙之中,魏公公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实在是莫大的信任,为不让太监爷爷失望,他必须继续拷打。   终于有一天,在拷打中,奄奄一息的汪文言用微弱的声音对许显纯说:   “你要我承认什么,说吧,我承认就是了。”   许显纯欣喜万分,说道:   “只要你说杨涟收取贿赂,作口供为证,就放了你。”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   “这世上,没有贪赃的杨涟。”   六年前,他之所以加入东林党,不是为了正义,是为了混饭吃。   混社会的游民,油滑的县吏,唯利是图,狡猾透顶的官僚汪文言,为了在这丑恶的世界上生存下去,他的一生,都在虚伪、圆滑、欺骗中度过,他的每次选择,都是为了利益,都是妥协的产物。   但在这人生的最后时刻,他做出了最后的抉择:面对黑暗,绝不妥协。   付出生命,亦在所不惜。   许显纯无计可施,所以他决定,用一种更不要脸的方式解决问题——伪造口供。   在这个问题上,许显纯再次显示了他的变态心理,他一边拷打汪文言,一边在他的眼前伪造证词,意思很明白:我就在你的面前,伪造你的口供,你又能怎么样呢?   但当他洋洋得意地伪造供词的时候,对面阴暗的角落里,那个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人发出了声音。   无畏的东林党人汪文言,用尽他最后的力气,向这个黑暗的世界,迸发出愤怒的控诉:   “不要乱写,就算我死了,也要与你对质!”   这是他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告诉我们,追逐权位,利益至上的老油条汪文言,经历几十年官场沉浮、尔虞我诈之后,拒绝了诱惑,选择了理想,并最终成为了一个正直无私的人。
引自 杨涟

天启五年(1625)四月,汪文言被害于狱中,他始终没有屈服。   同月,魏忠贤的第二步计划开始,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东林党人被逮捕,他们的罪名是受贿,而行贿者是已经处决的熊廷弼。   受贿的证据自然是汪文言的那份所谓口供,在这份无耻的文书中,杨涟被认定受贿两万两,左光斗等人也人人有份。   审讯开始了,作为最主要的对象,杨涟被首先提审。   许显纯拿出了那份伪造的证词,问:   “熊廷弼是如何行贿的?”   杨涟答:   “辽阳失陷前,我就曾上书弹劾此人,他战败后,我怎会帮他出狱?文书尚在可以对质。”   许显纯无语。   很明显,许锦衣卫背地耍阴招有水平,当面胡扯还差点,既然无法在沉默中发言,只能在沉默中变态:   “用刑!”   下面是杨涟的反应:   “用什么刑?有死而已!”   许显纯想让他死,但他必须找到死的理由。   拷打如期进行,拷打规律是每五天一次,打到不能打为止,杨涟的下颌脱落,牙齿打掉,却依旧无一字供词。   于是许显纯用上了钢刷,几次下来,杨涟体无完肤,史料有云:   “皮肉碎裂如丝”。   然“骂不绝口”,死不低头。   在一次严酷的拷打后,杨涟回到监房,写下了《告岳武穆疏》。   在这封文书中,杨涟没有无助的报怨,也没有愤怒的咒骂,他说:   “此行定知不测,自受已是甘心。”   他说:   “涟一身一家其何足道,而国家大体大势所伤实多。”   昏暗的牢房中,惨无人道的迫害,无法形容的痛苦,死亡边缘的挣扎,却没有仇恨,没有愤懑。   只有坦然,从容,以天下为己任。   在无数次的尝试失败后,许显纯终于认识到,要让这个人低头认罪,是绝不可能的。   栽赃不管用的时候,暗杀就上场了。   魏忠贤很清楚,杨涟是极为可怕的对手,是绝对不能放走的。无论如何,必须将他杀死,且不可走漏风声。   许显纯接到了指令,他信心十足地表示,杨涟将死在他的监狱里,悄无声息,他的冤屈和酷刑将永无人知晓。   事实确实如此,朝廷内外只知道杨涟有经济问题,被弄进去了,所谓拷打、折磨,闻所未闻。   对于这一点,杨涟自己也很清楚,他可以死,但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所以,在暗无天日的监房中,杨涟用被打得几近残废的手,颤抖地写下了两千字的绝笔遗书。在遗书中,他写下了事情的真相,以及自己坎坷的一生。   遗书写完了,却没用,因为送不出去。   为保证杨涟死得不清不楚,许显纯加派人手,经常检查杨涟的牢房,如无意外,这封绝笔最终会落入许显纯手中,成为灶台的燃料。   于是,杨涟将这封绝笔交给了同批入狱的东林党人顾大章。   顾大章接受了,但他也没办法,因为他是东林重犯,如果杨涟被杀,他必难逃一死。且此封绝笔太过重要,如若窝藏必是重犯,推来推去,谁都不敢收。   更麻烦的是,看守查狱的时候,发现了这封绝笔,顾大章已别无选择。   他面对监狱的看守,坦然告诉他所有的一切,然后从容等待结局。   短暂的沉寂后,他看见那位看守面无表情地收起绝笔,平静地告诉他:这封绝笔,绝不会落到魏忠贤的手中。   这封绝笔开始被藏在牢中关帝像的后面,此后被埋在牢房的的墙角下,杨涟被杀后,那位看守将其取出,并最终公告于天下。   无论何时何地,正义终究是存在的。   天启五年(1625)七月,许显纯开始了谋杀。   不能留下证据,所以不能刀砍,不能剑刺,不能有明显的皮外伤。   于是许显纯用铜锤砸杨涟的胸膛,几乎砸断了他的所有肋骨。   然而杨涟没有死。   他随即用上了监狱里最著名的杀人技巧——布袋压身。   所谓布袋压身,是监狱里杀人的不二法门,专门用来处理那些不好杀,却又不能不杀的犯人。具体操作程序是:找到一只布袋,里面装满土,晚上趁犯人睡觉时压在他身上。按照清代桐城派著名学者方苞的说法(当年曾经蹲过黑牢),基本上是晚上压住,天亮就死,品质有保障。   然而杨涟还是没死,每晚在他身上压布袋,就当是盖被子,白天拍土又站起来。   口供问不出来倒也罢了,居然连人都干不掉,许显纯快疯了。   于是这个疯狂的人,使用了丧心病狂的手段。   他派人把铁钉钉入了杨涟的耳朵。   具体的操作方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铁钉入耳的杨涟依然没有死,但例外不会再发生了,毫无人性的折磨、耳内的铁钉已经重创了杨涟,他的神智开始模糊。   杨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于是他咬破手指,对这个世界,写下了最后的血书。   此时的杨涟已处于濒死状态,他没有力气将血书交给顾大章,在那个寂静无声的黑夜里,凭借着顽强的意志,他拖着伤残的身体,用颤抖的双手,将血书藏在了枕头里。   结束吧,杨涟微笑着,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许显纯来了,用人间的言语来形容他的卑劣与无耻,已经力不从心了。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顽强信念,和坚韧生命力的人,许显纯真的害怕了,敲碎他全身的肋骨,他没有死,用土袋压,他没有死,用钉子钉进耳朵,也没有死。   无比恐惧的许显纯决定,使用最后,也是最残忍的一招。   天启五年(1625)七月二十四日夜。   许显纯把一根大铁钉,钉入了杨涟的头顶。   这一次,奇迹没有再次出现,杨涟当场死亡,年五十四。   伟大的殉道者,就此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   杨涟希望,他的血书能够在他死后清理遗物时,被亲属发现。   然而这注定是个破灭的梦想,因为这一点,魏忠贤也想到了。   为消灭证据,他下令对杨涟的所有遗物进行仔细检查,绝不能遗漏。   很明显,杨涟藏得不好,在检查中,一位看守轻易地发现了这封血书。   他十分高兴,打算把血书拿去请赏。   但当他看完这封血迹斑斑的遗言后,便改变了主意。   他藏起了血书,把它带回了家,他的妻子知道后,非常恐慌,让他交出去。   牢头并不理会,只是紧握着那份血书,一边痛哭,一边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我要留着它,将来,它会赎清我的罪过。”   三年后,当真相大白时,他拿出了这份血书,并昭示天下。   如下:   〖仁义一生,死于诏狱,难言不得死所,何憾于天,何怨于人?   唯我身副宪臣,曾受顾命,孔子云: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持此一念终可见先帝于在天,对二祖十宗于皇天后土,天下万世矣!   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不知道死后何人知晓,不知道能否平反,也不知道这份血书能否被人看见。   毫无指望,只有彻底的孤独和无助。   这就是阴森恐怖的牢房里,肋骨尽碎的杨涟,在最为绝望的时刻,写下的文字,每一个字,都闪烁着希望和光芒。   拷打、折磨,毫无人性的酷刑,制服了他的身体,却没有征服他的意志。无论何时,他都坚持着自己的信念,那个他写在绝笔中的信念,那个崇高、光辉、唯一的信念:   〖涟即身无完骨,尸供蛆蚁,原所甘心。   但愿国家强固,圣德刚明,海内长享太平之福。   此痴愚念头,至死不改。〗   有人曾质问我,遍读史书如你,所见皆为帝王将相之家谱,有何意义?   千年之下,可有一人,不求家财万贯,不求出将入相,不求青史留名,唯以天下、以国家、以百姓为任,甘受屈辱,甘受折磨,视死如归?   我答:曾有一人,不求钱财,不求富贵,不求青史留名,有慨然雄浑之气,万刃加身不改之志。   杨涟,千年之下,终究不朽!
引自 杨涟
0
《明朝那些事儿(陆)》的全部笔记 1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