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权利与历史 8.9分
读书笔记 列奥·施特劳斯政治哲学选刊“导言”
乞丐袍

甘阳在本身的前半部分给了长达八十多页的一个导言,实在是从各个方面道出他对施特劳斯这一套思想的总体观察,颇有启发和借鉴意义,大为拓展了阅读视野。对于施特劳斯的政治哲学的核心问题在于现代启蒙的反思与批判,甘阳下面给出了进一步的介绍,从马基雅维利和霍布斯开启 政治哲学的“古今之变”,背弃了古典政治哲学的德行、义务为核心的自然法传统而走向自然权利、人权为核心的近代政治哲学,这个五百年的哲学思想进阶被施特劳斯划分为三代也就是三次现代化的浪潮(具体可以参看 施特劳斯的论文“现代性的三次浪潮”),第一波现代性肇始于马基雅维利、霍布斯和洛克,第二波现代化浪潮来自卢梭、康德、黑格尔和马克思,第三波现代化包括尼采和海德格尔,三代的思想巨人各自的努力不论出于怎么样的目的,都客观加深了现代化,在进行所谓启蒙的任务时,事实上不断加深了施特劳斯理解的“虚无主义”和“相对主义”。

施特劳斯最不同寻常之处在于他一再强调,从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洛克、卢梭、康德、黑格尔、马克思,一直到尼采、海德格尔,所有这些现代思想巨人实际都是‘共谋者’,亦即他们都在参与同一个伟大事业即‘现代性的筹划’,不管他们之间有多少分歧,但在‘筹划现代性’这一方向上他们是完全一致的。而所有这些现代思想巨人的共同之处就在于他们都具有最彻底的‘知性真诚’。正是这种彻底的‘知性真诚’是他们日益深刻地展开现代性的逻辑,从而日益暴露出现代性的最大问题即虚无主义,由此现代性的最大反讽就在于:“理性发展地越高,虚无主义也就发展地越深,我们也就越无法成为社会的忠诚成员。施特劳斯从30年代开始就认为,现代性的最深刻问题就是这一所谓“知性真诚”(intellectual probity)或“哲学自由”的问题
引自 列奥·施特劳斯政治哲学选刊“导言”
0
《自然权利与历史》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