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三部曲 7.6分
读书笔记 《锁闭的房间》 第五章
严肃
每一个生命都是费解的——我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不管有多少材料,不管有多少细节,其本质的东西是不可言述的。不管他出生在这儿还是出生在那儿,他做了这事儿还是做了那事儿,他娶了这女人生了这些孩子,他活着,他死了,不管是他留下了那些著作,或是打过仗,还是造了那些桥——这都不可能告诉我们太多的东西。我们都想听故事,而且我们以年幼时同样的方式来听故事。我们想象着那些故事就在言语之中,我们把自己代入故事里的人物,假装我们能够理解他——因为我们能够理解自己。这是一种欺骗。也许,人生在世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有时甚至我们自己是谁也变得模糊不清了,到头来我们无法自我确证,只要我们活下去,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就会变得越来越晦涩难解,越来越意识到我们自己的荒谬离谱。没有人能越过这道界限抵达彼岸——只是一个简单的理由,没有人能够抵达自己。
0
《纽约三部曲》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