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哈尔德 8.4分
读书笔记 第148页
Hermina
他久久站着,面部抽搐不停,如果说他感到的是种炽烈的痛苦,那也意味着生命和光明,意味着澄净和未来。这就是布克哈特想要他做的。这就是朋友一直在等待的时刻。这就是朋友所说的对那已存在很久却舍不得割去的脓疮下手的一刀。这一刀很疼,疼得撕心裂肺,然而在对至爱得牺牲中,灵魂中的一切烦躁、争执、分裂和麻醉也将随之平息。切下这一刀后,白日即将来临,一个无比明净、美丽的白日。
0
《罗斯哈尔德》的全部笔记 5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