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笔记 8.2分
读书笔记 六 马克斯兄弟式思维
ditto
当我们从单恋者的角度审视自己爱恋的人(一个天使),想象和他们厮守在人间天堂的无限幸福时,我们易于忽视一个重大的危险:如果他们开始回应我们的爱,那么他们的吸引力也许很快就褪色消逝。钟情之人美丽、聪慧、诙谐,而我们丑陋、愚蠢、呆滞,我们之所以去爱是因为希望藉心上人的完美来逃避我们自身的弱点。但是如果这样一个完人有一天决定来爱我们,那么又将是怎样的情形,我们只能有些震惊——品位如此之低,竟然看上我们这类人,他们怎么可能如我们希望的那样美好,如果为了爱,我们必须相信心上人在某些方面胜过我们,那么他们同样以爱回应我们难道不是一件残酷的背谬之事吗?我们被引向这样的疑问:她/他真的那么完美吗?她/他怎么可能会爱上我这样的人呢? 从这美好而缠绵的早餐中,我意识到一些也许再明显不过但又出乎我的预料、让我深感复杂的事情——克洛艾开始对我产生了我很早就对她怀有的那种感觉。客观地说,这想法并没有什么异乎寻常之处,但当我倾心于她时,我几乎完全忽视了自己的爱会得到回应的可能性。这并非令我不高兴,我只是不曾考虑过这一点,我关注的是去爱而非被爱。如果说我注重的是前者,那么也许是因为被爱在两者中总是更为复杂。丘比特箭的发射比接收更容易,给予比接受更轻松。 只有当人们知道自己是另一个人的所爱时才会既欣喜若狂又惊恐不安。如果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值得爱恋,那么接受他人的爱情时的感受就如同被授予了巨大的荣誉却不知这荣誉的凭藉。无论我怎样深爱着克洛艾,她对我的关爱还是让我有些心慌意乱。有人把这视为是对自己长久以来的疑虑不定的一种首肯——他们生来就值得爱恋。然而于那些缺少信心的人而言,他们则不敢轻易相信这爱的垂怜。由于自己错误地向这一类人献了殷情——准备早餐,所以不幸的情人们就得承受这殷勤招致的责难。 马克斯「此处指格罗克·马克斯,原名朱尼斯·亨利(1985-1977),马克斯兄弟喜剧团成员。」曾演绎过一个古老的笑话,他笑话自己不想俯就那个愿接纳他这种人为会员的俱乐部。这是一个既适合俱乐部会员,又适合爱情游戏的真理。马克斯令人发笑的地方,在于其荒唐的矛盾性: 我怎么会既希望加入俱乐部,但当希望实现时又不想加入了呢? 同样,我怎么会既希望克洛艾爱我,但当她爱我时我又恼怒至极呢? 也许是因为有一种爱情源于一种念头,希望通过爱的结盟,和美丽而强大的上帝、俱乐部、她/他的结盟,使我们能够摆脱自己的弱点。但是一旦心上人来爱我们(如果上帝回应我们的祷告,如果成为俱乐部的会员),我们则被迫回到自己身边,而后又记起当初促使我们去爱的那些东西。也许我们寻找的根本不是爱,只是一个值得我们信赖的人,然而如果我们爱的人转而信赖我们,我们又怎可再继续信赖他们。 这是典型的马克斯兄弟崇拜者的思想:渴望爱情,但又不可能接受爱情,因为害怕当心上人真实的自我显露出来时,接踵而来的将是失望——一个通常早已产生(也许早在父母怀中之时)但会继续投射到将来的失望。马克斯兄弟崇拜者感到他们的中心自我是那样的无法接受,以至亲密一定会暴露出其骗子的真实身份。因此如果爱肯定会随之消失,为什么还要接受爱的恩惠呢?如果你现在爱我,那只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完整的我,马克斯兄弟崇拜者认为,但如果你没有看到完整的我,而我却还要努力习惯你的爱直到你看到,那真是疯了。 由于这些原因,正统的马克斯兄弟崇拜者的结合建立在感情不平等交换的基础之上,并且依靠这个基础维持下去。尽管从无回报的爱情的立场看,他们希望看到自己的爱得到回应,但马克斯兄弟崇拜者潜意识中宁愿他们的梦想停留在想象的领域,宁愿自己的爱只为人所知即可,宁愿心上人不要过于频繁地打来电话,或宁愿大多数时候不能得到心上人的感情,这与他们的价值观一致——凭什么他人给予的评价要高于自我评价?如果心上人偶尔认为他们相当不错(与他们上床、对他们微笑以及为他们做早饭),那么马克斯兄弟崇拜者第一个冲动可能就是打破这田园诗般的情境,不是因为它让人讨厌,而是因为他感觉自己不应该得到。只有当心上人把他或多或少看作是微不足道的人时,这个马克斯兄弟崇拜者才能继续把心上人看作几乎是他的一切。对心上人来说,一旦开始去爱,他们就将不幸地与坏蛋联系到一起,会直接玷污他们的完美。如果克洛艾与我上床、对我很好,从而让我降低了对她的尊重,那么不也可能是因为她在此过程中受到了我的传染,危险地亲近了一个马克斯兄弟崇拜者。 被人爱恋使人们意识到,他人与自己一样需要依靠,当初正是因为寻求这种依靠,人们才会去爱。如果我们什么都不缺乏,那么就不会有爱的生成。但矛盾的是,他人同样也缺少依靠,这令我们恼怒无比。本希望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答案,结果发现他们面临同样的难题。我们意识到他们也需要一个偶像,我们明了心上人不能逃脱类似我们的无助感。为了承担起拯救和被拯救的双重责任,我们不得不丢弃躲藏在上帝般的赞赏和崇拜中的幼稚被动。 对马克斯兄弟崇拜者来说,非平衡是行为的准则,于是,被爱之人必须给马克斯兄弟崇拜者恰当的平衡,在过分软弱和过分独立之间保持平衡。克洛艾的泪水使我惊愕,囚为它们无意中提醒了我对她的敏感。我惧怕自己不能摆脱对他人的依赖,同样,我也指责克洛艾逃脱不了这种依赖。然而无论脆弱存在怎样的问题,当我见识了那些用傲慢的冷漠否定自己需要爱人的女人时,我知道独立同样是个问题。克洛艾有一个艰难的任务:为了让我有所依赖,她不能太脆弱;为了否定我的脆弱,她又不能太独立。 在绝大多数的男女关系中都经常会有马克斯兄弟式的思维(当爱明显得到回应时),这种思维的解决得借助自我喜爱和自我痛恨之间的平衡。如果自我痛恨占了上风,那么接受爱的一方就会断言心上人(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适合自己(因为和坏东西有了联系);如果自我喜爱占了上风,那么双方都会接受这样一种看法:爱得到回应不是因为心上人低贱,而是自己原本值得爱恋。
引自 六 马克斯兄弟式思维
0
《爱情笔记》的全部笔记 86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