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8.7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四平

每逢事物的旧秩序横遭摧毁,安全不再存在,人为的法律或自然法则所保护的一切东西都听凭一种凶残的无意识的暴力来摆布的时候,人们就不免要有这种同样的感觉。地震把整整一个民族压死在倒塌的房下;江河泛滥之后,淹死的乡民、牛尸和房上倒下来的梁柱就一起顺流而下;打胜仗的军队一到,便要屠杀自卫的人,带走被俘虏的人,以腰刀的名义大肆抢劫,以大炮的声音来向某一个神祗表示谢意;所有这一切都是极可怕的大灾害,使我们无法再相信上帝的公道正义,也不能如人们教导我们那样,再信赖上天的保佑和人类的理性。 由于车里有了这个妓女,她们突然间彼此成了朋友,几乎是知己之交了。在她们看来,好像在这个无耻的卖淫女人面前,她们必须把她们为人妻的尊严拧成一股劲,因为合法的爱情总是看不起不合法的自由爱情的。(《羊脂球》) 因为在乡间,没用的人就等于有害的人,母鸡遇到它们中间有了残废的就要把它啄死,乡下人如果可能也很愿意这样办。 他在世上是这样命苦,以至于见过他的人听说他遭到惨死,反倒感到一阵轻松。(《瞎子》) 如果她没有丢失那串项链,今天又该是什么样子?谁知道?生活多么古怪?多么变化莫测?只需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就能把你断送或者把你拯救出来!(《项链》) 那时,他总是一言不答走了开去,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对陌生世界模糊的恐惧;穷人害怕的东西何止千百种,陌生的面孔,素不相识的人的斥骂和疑虑的眼光,大道上成对走着的宪兵,这一切都叫他害怕;他见了宪兵常常本能地钻进灌木丛中或躲到小石子堆的后面。(《穷鬼》) 世上原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可以说是太不走运了。突然间,好像一层厚幕撕开了,他突窥见了穷困,就是他生活当中的那种无穷无尽的、千篇一律的穷困:从前是穷困,现时是穷困,将来还是穷困;结尾的日子和开始的日子完全相同,眼前既什么都没有,身后也什么都没有,周围也什么都没有,心里也什么都没,任何地方也什么都没有。(《散步》) 他昔日的宗教观念,多少减弱了的早年的信仰热枕又慢慢涌回到他的心里。当初他把宗教看做是对付未知生活的避难所,现在他把它看做是对付欺骗人、折磨人的生活的避难所。 要是打算让一个孩子变好,不管他干了什么事,千万别把他送到教养所去,因为他在那里可以学会好多坏事。(《橄榄园》)

0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