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自我与社会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吃饱了撑着才

自我:(反身性),主体和客体,以自己为对象,由社会过程产生 “一个个体究竟怎样才能(从经验的角度)以这样一种使自己变成自己对象的方式从外部来看待自己呢?” 个体经验自身的方式:使自己成为自己的对象 对象(在一个社会环境/由经验和行为组成的脉络内部)→沟通(在有意味的符号意义上,符号universal) 自我发展的两个基本阶段: s1.由其他个体针对他本人(以及彼此针对对方所持)的特定态度的组织构成 s2。+一般化的他人(他所从属的这个社会群体)的各种社会态度的组织构成 →只有通过把其他个体的这些态度组织成有组织的社会态度或者群体态度,并因此而通过形成某种把他和其他人全都包含在内的、社会行为或者群体行为的一般系统模式,这个个体的自我才能得到充分的展现。 ↓游戏具有某种逻辑,正因为如此,这样一种自我组织才成为可能:这里有一个应当达到的明确的目的,就这种目的而言,不同个体的行动全都是互相联系的,所以,它们并不互相冲突。 【对角色概念的澄清】从语言的有意味的意义上说,语言就是那个往往在个体内心之中导致它在其他人哪里所导致的态度的 语音姿态,而且,正是这个利用调解各种社会活动的姿态使自我不断完善的过程,导致了承担其他人角色的过程。后一个术语多少有些不恰当,因为它暗示了某种演员的态度,后者实际上要比我们自己的经验所包含的态度复杂的多。从这种程度上说,它并没有正确地描述我所考虑的东西。 【社会何以可能?】使社会成为可能的,就是这些与我们所谓的财产权、各种宗教崇拜、教育过程以及与家庭关系有关的共同反应和有组织的态度。 讨论财产:一个人必然对控制他自己的财产,以及对尊重其他人的财产,具有明确的态度。当一个人说“这是我的财产”的时候,他所采取的确实另一个人的态度,这个人之所以诉诸他的各项权利,是因为他能够采取这个群体之中的其他每一个人所具有的与财产有关的态度,从而在他自己的内心之中导致其他人的态度。 【人与社会的关系?】一个人之所以是一个人格,就是因为他属于某个共同体,是因为他接受这个共同体的各种制度,并且使它们转化成了他自己的行为举止。 当然,我们并不仅仅具有所有人共同具有的东西:每一个i都与其他的自我有所不同;但是,从根本上说,只要我们可以成为一个共同体的成员,这里就必然存在这样一种想我所概括叙述的结构这样的共同结构。 除非我们也是一个现存的态度共同体的成员,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成为我们自己。除非我们具有共同的态度,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具有权利。我们作为具有自我意识的人所获得的东西,既使我们变成了这样的社会成员,也使我们获得了自我。 个体所拥有的自我,只能存在于它与他的社会群体之其他成员的自我关系之中;而他的自我的结构,则表达或者说反映了他所从属的这个社会群体的一般行为模式——就像其他任何一个属于这个社会群体的个体的自我所具有的结构那样 【共同体】 没一个个体都必须采取这种共同体的态度,这种一般化的态度;他必须像这种共同体中任何一个个个体有可能进行活动那样,准备进行与他自己的条件有关的活动。 【区别自我与意识】 也许一个人会达到反对他周围的整个世界的地步;他也许会单枪匹马地反对这个世界。但是,他要想这样做,就必须运用理性的声音对他自己说话。他必须既理解过去的声音,又理解未来的声音。这是使自我能够理解超出这个共同体的声音的声音的唯一一种方式。 但是,我们决不能忘记这里的另一种能力,即对共同体做出回应,并且坚持认为共同体的姿态在不断变化的能力。我们能够改变事物的秩序,我们能够坚持使共同体的标准变成更好的标准。我们并不是单纯地接受共同体的约束。我们都参与某一场对话——在这场对话中,共同体会倾听我们所说的话,而它的反应则受到了我们必定会说的话的影响。 我们持续不断地在某些方面改变我们的社会体制,而我们之所以能够明智地这样做,则是由于我们能够思考。 这就是一个自我从其中产生的反思性过程;而我一直试图做到的事情,就是把这种意识与作为一组由某些对象对于有机体来说具有的可理解性决定的特征的意识区别开来。 我们不能把自我与人们通常所说的意识等同起来,也就是说或,我们不能把自我与对象的特征所具有私人的或者主观的他在状态等同起来。 正是通过某种社会活动影响其他人然后采取由这种刺激引起的其他人的态度,接下来又对这种反应实施反作用的社会过程,构成了一个自我。 从实质上来说,一个人的具有自我意识,也就是他借助他与其他个体的社会关系而变成他的自我的一个对象。 【思维与自我意识对于自我的意义】 当我们考虑自我的本性的时候,我们就应当强调思维过程所具有的核心地位。为自我提供核心和最主要结构的是自我意识,而不是情感性经验及其各种肌肉伴生物 【自我起源的社会性】 自我的本质是认知性的:他通过构成思维过程的内化的姿态对话表现出来,或者说,思维过程或者反思过程是根据内在的姿态对话而进行的。因此,自我的起源和各种基础与思维的起源和各种基础一样,都是社会性的。 --------------------↑我们已经详细讨论了自我的各种社会基础,并且暗示了自我并不单纯是完全由各种社会态度组成的组织。------------------------ ↓现在,也许我们可以明确提出关于意识到了the social me 的the I的本性的问题了。(在行为举止之中) 主我对通过采取他人的态度的过程产生的自我实施反作用。我们通过采取这些态度而引进了“客我”,并且作为一个“主我”而对它实施反作用。 正是由于我们进行了活动,我们才能觉察到自己。正是通过记忆,主我才持续不断地在经验中呈现出来。 特别注意主我的反应具有不确定性 作为对这种情境的一种反应的与包含在他所采取的这些态度之中的客我形成对照的主我是不确定的。当这种反应出现后,它就在很大程度上作为一种记忆的意象出现在经验领域之中 问题(精读的工作) →概念澄清 自我 意识与自我意识 符号 组织 经验 对象 →模糊的问题感觉 “自我”蕴含的张力 从看似微观的角度去回答“社会”何以可能的问题? 强调自我与社会之间的双向过程,后者在何种意义上冲破了原有的那种单纯对社会秩序的强调? 和弗洛伊德的关系? 卢梭、涂尔干? 布尔乔亚问题?(私有财产权在这个张力中具有扭结地位?)

0
《心灵、自我与社会》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