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声喧哗 8.0分
读书笔记 整本
火柴Q

导论 研究问题界定 关注网络与政治→具体来说是网络空间中的私域与公域问题 共有媒体的界定:基于数字技术、集制作者/销售者/消费者与一体、消解了传统的信息中介。即所有人面对所有人的传播(communications for all, by all) 主要的问题: 共有媒体可能和已经对政治 及 新闻产生了什么影响? 在这种媒体中,个人如何进行自主的信息发布和只是生产?(Q:个人的行为?) 作为公众之声,共有媒体的力量和弱点何在? 能否形成充满活力的公共话语?(Q:关注其价值) 如何对共有媒体超越传统媒体的社区型、互动性和匿名性等不同面相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框定? 在经由数字网络而塑造的新的传播空间里,谁治理,以什么条件治理,谁受益?(Q:涉及到规则和权力的问题) 研究视角和方法 数字技术是被植入预先确定的社会和政治结构中的,在技术的动态趋势和保持现状的惯性之间存在很大的张力。如果技术的特性与现存范型相啮合,那么他就可能促进变革的发生;如果两者彼此不协,必有其一被迫对自身进行调节。P23 第一章 公私之辨 第一节 & 第二节 古典(希腊、罗马)的自由含义:参与公共政治生活的自由 现代的自由含义(萌发于罗马末期,在基督教和中世纪可见其踪影,真正兴起于现代社会):伴随个人主义兴起而被讨论 的 消极自由→免于做什么的自由,保证自己的私人领域不受公共政治侵犯的自由。 个人-自由主义:偏向后一种观点 代表者:洪堡、约翰·密尔、贡斯当、亚赛亚·柏林等 古典共和主义:重新提出“公共领域”的回归 代表者:汉娜·阿伦特 具体来说共和主义者可以划分为: 公民共和主义:亚里士多德式的共和主义,认为政治参与本身有其独立的价值。汉娜·阿伦特应该属于这一派,因为她强调政治性根植于人性。政治表达彰显人的存在,满足人追求不朽的愿望。 工具性共和主义:认为积极的参与政治/公民身份不是因为其本身是善,而是因为它有助于创造别的价值。罗尔斯声称他的修正了的自由主义的解释与工具性共和主义是能够相融的。(P45) 公民共和主义 在有一点上对 自由-个人主义 模式有所改进:人们的选择和利益不是外生于公共讨论的,相反,它们既是公共讨论的前提,也是公共讨论的结果。P45 第三节 市民社会:从黑格尔到葛兰西 洛克 P47 • 国家是限制之所在,社会才是自由之所在。自由主义的根本要义。 • 这种自由主义的观点认为社会先在于国家,且有权利和权力去确立或取消政治权力。社会的非政治领域变得自足和自主。 Q:这里所说的社会应该就是洛克的市民社会。 即洛克 认为的 市民社会 和 国家的关系与黑格尔刚好相反。 • 产生了一种新的人:资产阶级。其互动关系由民法调整,不依赖于政治权力,彼此以利益相抗衡。 亚当·弗格森 P47 《市民社会的历史》(1767)西方历史上第一部以市民社会为主要论题的著作。 将以商业味目的的社团视为市民社会的特征。P47 黑格尔 P47 • 市民社会是处于家庭与国家之间的地带。 • 走出家庭,人置身于市民社会,完全作为个人行事。市民社会是现代社会,被看作人们之间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系统,人们被认定为具有诸多需要的主题,并不存在必要的和谐与一致。 但也要注意,黑格尔的市民社会并不完全为经济领域,也包括提供保护所必须的制度和机构,自治团体(同业公会等)。(几乎完全视市民社会为经济领域的是马克思) • 由于原子化的个人享受最大限度自由,所以市民社会本身存在着一种瓦解的固有倾向。此趋势必然通过国家的共同体的要求而得到调和. • 国家是伦理精神发展的最高阶段,家庭和市民社会都必须从属于它。(黑格尔思想中三者关系) 在国家共同体中,充分展开的普遍性和个性得到调和,成为人的自由所在.(对话洛克) Q:黑格尔应该属于共和主义 马克思 P49 • 将黑格尔的"市民社会"化约到经济领域. 市民社会 等同于资产阶级社会. • 国家虽然以社会公共利益代表的形象出现,但不代表社会的共同利益。所以市民社会/资产阶级社会中的无产的大众同生产工具的所有者日益分裂的冲突是无法由国家加以调节的.(Q:阶级冲突 无法 由国家调节 的 不可调和性 是马克思和黑格尔的不同之处。) 市民社会支配者国家,国家不过是实现市民社会要求的手段。 • 市民社会的发展就是个人利益之发展到阶级利益。因而市民社会是一个历史概念。 • 约翰·基恩→马克思市民社会理论的三点缺陷: 1. 只把市民社会规定为经济关系,忽视了家庭、资源组织、专业集团、传播媒介和规训机构等其他社会形式。 2. 把国家看成社会冲突的舞台,忽视了国家机构改变其内外情境的能力。 3. 主张国家消亡,而不是对国家的民主改造。 葛兰西 P50 • 两个上层建筑"阶层": 1.市民社会 即私人的组织的总和.包括家庭、教育系统、教堂、社会团体、媒体和其他文化形式和组织机构。 2.国家或政治社会 • 市民社会是意识形态的运行领域.其任务是实行霸权(Q:我的理解,霸权是一种被内化的主流意识形态),并通过霸权获得共识。 • 佩里·安德森:葛兰西在《狱中札记》里对霸权、市民社会与国家的多种不同论述。 第一种 二者为对立。霸权属于市民社会,强制属于国家。统治阶级的社会统治是通过霸权获得同意的,而统治则是靠国家强制完成。 第二种认为国家包含市民社会,国家是政治与市民社会纸盒,霸权披着强制的甲胄。霸权是同意与强制的总和。 第三种认为国家与市民社会是统一的,这样就不存在究竟霸权在何处的问题,霸权无处不在。 • 葛兰西强调的不是市民社会的经济意义,而是文化意义。(Q:与马克思的不同) 葛兰西的市民社会提供了争夺和保持系统合法性的空间。霸权是动态的,发展的,需要被讨论和维护的。→将 市民社会 看作一个建构公共话语和生成公共伦理的社会空间,从而为哈贝马斯所强调的“公共领域”铺平了道路。 第四节 哈贝马斯的理想情境 公共领域 是一个历史概念 在不同的历史发展情境中有不同的形态 封建时代 "公共领域"不是作为一个互动和辩论的领域,而是代表型的:宫廷和贵族在臣民面前表现威严和高贵。当时并没有所谓“公众”。 资本主义兴起阶段 资产阶级公共领域 18世纪出现西欧 19世纪又消失于西欧。 新型的交换关系(包括 商品和信息 的交换),资产阶级出现,市民社会奠定→公众开始现身。 哈贝马斯强调这一过程中 新闻出版物 的作用。 资产阶级公共领域是“私人走到一起形成公众,准备趋势公共权威在公众舆论面前使自身合法化的论坛。” 其社会结构是英国的咖啡馆,法国的沙龙,德国的聚餐会。 公众舆论此时被看做是理性的,是经过理性讨论产生的。 康德的公共性原则 康德认为一个批判性的公共领域能使政治从属于道德. 康德观念中的“公众舆论”也是和理性相联系的。 黑格尔和马克思看到康德的局限:一个完全自由的市民社会,私人自主的必要基础在现实当中是不存在的。 黑格尔 市民社会中的特权和冲突所造成的无法解决的矛盾摧毁了康德体系中“公众舆论”的普遍性和永恒性。公众舆论不是理性的,沦为众人的主观意见。因此国家必须介入无法无天的市民社会。 马克思 公众舆论是资产阶级利益的面具。社会主义的公共领域。P56 密尔、托克维尔 19世纪,资产阶级崛起、妇女选举权的扩大、废奴运动……选举权改革是19世纪主要话题。需要扩大的是“公众”而不是“公共性原则”(康德)本身。 ↓ 密尔、托克维尔等自由主义者对公共舆论的危险的关注和强调,以及对多数暴政的防范。公众舆论已经从一种解放工具变成一种压迫机器。 向有组织的资本主义过渡时期的公共领域 即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阶段 P56 哈贝马斯 这种过渡是在国家和社会的共同作用下进行的。 社会强化了它对国家权力的掌握——通过组织起来的分利集团的活动和主张来实现。工人阶级的不满加进了这一趋势,他们利用公共领域要求社会权利。 ↓ 公共领域的机能 从 理性/批判性 变成 谈判。 黑格尔和马克思对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意识形态批判是正确的。但是他们都没有预见到公共舆论会演变成冲突管理,利益集团彼此妥协和派系分立的局面。 ↓ 没有出现马克思预计的资本主义解体,而是产生了凯恩斯主义的再分配和福利国家;并出现了一些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既非私也非公的活动领域,例如,人们被当做国家的主顾和公共服务的消费,而不再是在决策问题上有能力表达公众意志的公民。 哈贝马斯认为 社会主义 和 自由主义 模式,都已经无法诊断有组织的资本主义时代的公共性。“公共领域已经瓦解:它越来越深入社会领域,同时也失去了其政治功能,也就是说,失去了让公开事务接受具有批判意识的公众监控的政治功能。” 亲密关系、家庭生活逐渐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分利。后者被具体化为一个工作世界。私域范围被缩小到家庭(在 黑格尔 和 马克思 的 市民社会 概念中,市场交易行为是私域,相对的政治是公域),人们越来越关注休闲、消费和生活方式(哈贝马斯后来将此称为“私人主义”)。 ↓ 共享的、批判性的公共话语活动被被动的文化消费所取代。被大众媒体所塑造的世界只是看上去像公共领域而已。 ↓ 公共领域的转型。 ↓ 转型后的公共领域变得“更像一个广告舞台”。这使公共领域回归到中世纪 代表型公共领域 相似的状态。 在公私边界模糊的时代,如何能找到民主的公共话语的形式?哈贝马斯的两种尝试:P58 ↓ § 第一,系统和生活世界的区分。生活世界 来自于现象哲学家 胡塞尔。哈贝马斯的 交往行为理论 就是要在规范意义上重新振兴根植于生活世界的公共领域,造成一种认知的、规范的和表达的话语的有礼互动。P58 (Q:第一点是 公共领域的制度问题探讨) 哈贝马斯对生活世界的解释:一种生活世界构成一种理解过程的视域,参与者借助这种视域,对于一种客观世界或他们共同的社会世界,或者各自主管世界中的某种东西,表示意见,或相互争论。 系统:指劳动分工和不同领域的行动及其目标的运行,它包括市场经济和官僚政治。 哈贝马斯一方面承认系统不可避免,且带来好处。但同时也担心 系统对生活世界的殖民化→指 经济和行政活动日益趋向效率最大化,金钱和权力代替语言成为人们 交往互动的 控制媒介。文化的商品化、专家系统对生活世界的侵入、尤其是经济和政治对公共领域的制度性同化,把生活世界技术化(Q:和程式化的意思有相近)了,剥夺了社会行动者自身行动的意义。 哈贝马斯认为“工具理性”导致了系统对生活世界的殖民化。 鲍曼认为在后现代社会里,“个人使得公共空间殖民化了”。指公共空间私人化的倾向,公共空间缺乏公共话题,被私人话题占领。比如政治的个人化,偶像化。P236 § 第二,语言中普遍存在的有效性(Q:的提高)。(Q:第二点从公共领域的制度 转到了 语言,这一超历史的人类交往能力。) 两种理性:蕴涵于现代市场经济和官僚制度的理性是韦伯所说的"目的合理性"或霍克海姆和阿多诺所说的"工具理性"。蕴涵于生活世界的日常交往的理性是交往(合)理性。(Q:交往理性应该就是指语言交流的有效性和真实) 哈贝马斯致力于描画交往理性的发展,以及它的认识论的、社会的和道德的应用。 我们无法再拥有一个统一的形而上学基础,但仍然存在一个基础,它内在与我们的交往实践,允许我们确认基本的有效性要求:作为语言者我们是真实的、适当的、真诚的。 第五节 重思公与私 杰夫·温托伯 四种有关公与私的概念框架:P60 (1)自由主义-经济主义模式 把公与私的区分主要看做国家管理与市场经济的区分; (Q:洛克、黑格尔、马克思) (2)公民和共和主义传统,把公共领域等同于政治共同体和公民参与,既区别于国家,也区别于市场。(Q:康德、哈贝马斯) (3)文化和社会史学家把公共领域看做流动的社交空间,强调象征表现和自我夸张,它不同于正式的社会组织结构,也不同于亲密关和家庭生活。 (4)女性主义视角,把公与私的区别看成家庭同更大的经济和政治秩序之间的区别。 斯坦利·本 杰拉尔德·高斯:公与私为 复杂结构概念。 一、公与私的许多含义是系统地联系在一起的,嵌入在文化和语言当中的预先假定解释了这些含义的持续性。但人们获取不同含义之间的联系是建立在思想意识上,这些联系可以追踪至特定的社会/理论框架,他们会在强调关系含义的一个方面的同时,置另一个方面于不顾。所以,公与私的概念总有争议,但同时背后有持续的意义。 二、公与私的区分具有内在复杂性。 本书采取第二种框架:公民共和主义。 该传统把公共生活的核心看作是公民在自由、平等的基础上积极参与集体决策和集体行动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公共的”也就是“政治的”。但此政治的含义不是国家行政管理,而是意味着一个讨论、争辩、协商、集体决策并一致行动的世界。 共和主义框架下的 公共领域 →从阿伦特到哈贝马斯:公共领域 概念的转变 阿伦特 Public Realm P62-66 • Public Realm是一个纯粹的政治领域概念。阿伦特将现代社会造成的“政治领域”同 “经济领域”及“家庭生活”的制度性划分称之为“社会的兴起”。社会性的互动(公共领域)插入到了家庭和国家之中。 • 阿伦特的公共领域概念包含两种模式:行动的表达模式 与 行动的交往模式。 ○ 表达模式:政治被看做优秀的个人的高贵举止的表现(英雄主义)。 对应 竞技空间。 ○ 行动模式:政治被视为在平等团结的基础上协商和决策的集体过程。(对哈贝马斯的启发之处) 对应 交往空间。 在阿伦特,个人的显现不意味着拒斥沟通。 • 阿伦特认为权力来自于一群人的共同行动,这种以行动为取向的权力概念影响了哈贝马斯。 • 阿伦特还探索了人类行为的语言结构。(P65)(这也影响了哈贝马斯 或者说是和他的思想的相关联之处。) 哈贝马斯 Public Sphere P62 66 • Public Sphere 是从市民社会的私人领域中形成的。“资产阶级公共领域产生与国家和社会的充满张力的中间地带,而它的发展始终构成了私人领域的一部分。” • “市民社会”的制度核心是由国家和经济领域意外的自愿组织构成的,包括教会、文化团体、学术界和独立媒体、体育休闲俱乐部、辩论会、公民组织、草根请愿团、职业协会、政党、工会及“另类机构”。 • 这些自愿组织通过(1)扩大社会平等和自由(2)对国家机构进行重构和民主化 来维护和重划市民社会与国家的界限。 哈贝马斯对阿伦特的 公共空间 概念的继承和发展 • 继承 哈贝马斯继承了阿伦特对古希腊时代公私领域区分的研究,以及她对“社会”领域兴起的认识。 • 变化 Seyla Benhabib 哈贝马斯对阿伦特重要的三点变化: ○ 阿伦特看到现代性条件下公共领域的衰退。哈贝马斯注意到启蒙运动中一种新的公共性的出现→由私人组成的公众共同对公共事务进行理性探讨。 ○ 阿伦特的工种概念被地形和空间的隐喻所限。哈贝马斯专注于新闻出版物的兴起而带来的公众身份的转变。公众成为一个由读者、作者与诠释者组成的虚拟社群。 ○ 阿伦特的讨论中忽视了公共领域在民主合法性的获得中的关键地位。哈贝马斯重建了公共领域和民主和发行之间的联系。 • 对哈贝马斯的批判 奥斯卡·涅格特 亚历山大·克鲁奇 → 把公共领域变为复数。 必须承认和加强主体的多样性,建构不同的公共领域,以对应于日益碎片化和多样化的文化和媒介。 共和主义框架下的私人领域:从阿伦特 到 哈贝马斯 阿伦特 • 公与私相互依赖。 • 对隐私的理解是历史性的: ○ 作为西欧国家教会和国家的历史拖鞋的结果,和现代哲学和科学发展的结果。→信仰自由,信仰的隐私。 ○ 随着市场和资本主义发展:经济财富的隐私。 ○ 需要被隐藏起来的个人空间:家庭生活/亲密关系/对自我个性、独特性、本真性和心灵和谐的忧虑与关注(由现代的原子社会催生)。 哈贝马斯 • 生活世界和系统的两分法来关照公与私。 经济和官僚的行政子系统在一边,(家庭的、邻里的和自主连属的)私人生活领域以及公共领域(私人和公民)在另一边。 ↓私的领域 它被经济系统破坏和侵蚀 ↓则被行政系统所侵害→系统的殖民化 政治决策同具体的、建立认同的生活情境分离,公私领域共同退化→公民私人主义,即一种全体公民的不抵抗思想。 • 哈贝马斯推动了90年代开始出现的“慎议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给予公共领域在政治过程中的核心地位。将批判性的公共话语从被动的文化消费和非政治的社会交往当中解放出来。 • 胡泳的评价 哈贝马斯对私域重视不够,把个人在私人领域中的互动看得过于被动。 私人领域是人类参与公共事务的活水源泉,近代以来公共领域的崩溃,就是由于隐私已经被市场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所蚕食。 第二章 共有媒体 第一节 电控空间 马克·奥吉,场所有3个特点:P74 它处于社会关系之中 它具有历史 它能够赋予人们身份 现代社有大量“非常所”的空间。比如购物中心。 曼纽尔·卡斯特 : 世界正在从“地方空间”(space of places)转向“流动空间”(space of flows)P74 前者指独特的、存在丰富的地理纽带和历史联结点的地方。 后者指环绕着流动性而建立起来、缺乏地理纽带、具有某种无时间特性的空间组织。流动空间是信息社会的支配性空间形式。 安东尼·吉登斯:现代化是“时空脱域”的过程,时间和空间被虚化,人和物从具体的时间和空间中解脱出来。P75 信息创造了一个事件丰盛,但体验匮乏的世界。P76 媒介中介的交往→中介化的交往。 约翰·B·汤普森:两种中介化交往: 跨时空的沟通,如电话。 中介化的类交往(mediated quasinteraction)P77 面对的是没有止境的潜在受众,本质上不是对话式而是独白式的,信息交流更多是单项流动。(比如电视、广播) 第二节 共有媒体 互联网“新媒体”的特性P80-84 (Q:说的是媒体的特性,但在思路上关照到了媒体背后的人) 超文本 比事物间联系更重要的是人与人的联系。互联网比任何其他媒介都能更好地调节人的相互作用。 多媒体 融合并不发生在媒体设备中,而是发生在个体消费者的头脑中。P80 互动性 互动性背后的根本概念是个人的自主。 共有媒体的概念:基于数字技术、集体作者/销售者/消费者于一体、消解了传统的信息中介的媒体系统称为“共有媒体”。 共有媒体具有以上三个特点。而特别提出这个概念的原因在于,在“新媒体”的含义之外,共有媒体基于web 2.0. 而web 2.0的真正实质是利用集体智能。用户越多,产品越好。 共有媒体是从公众角度对媒体的定义,集体智能是其力量来源,她还利用集体的资源。P88-89 第三章 共有媒体中的个人表达 第一节 网上的自我 网络空间是一个重新审视自我,展开自我发现的实验的空间。 多重的自我的显现,对一致的连贯的传统的人格观念的挑战。 第二节 裸露的人群 自恋的文化 渴望裸露是因为我们正在经历认同危机。 从普遍的现代性角度: 流动性取代了一贯性。吉登斯将现代性描述为“风险文化”,必须从每天无穷的变化的生活中界定自己。 从中国的特殊性角度: 80年代以来,中国转型:社会结构分化和新的社会力量成长。 原有的所有制等身份系列出现了松动。 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社会的自由空间扩大。 以消费主义为代表的个人主义抬头。 ↓ 个人不得不转向大众市场来寻求对自己的想法、感觉和行为的确认。→追求自我认同的两大歧路:一是自恋,二是从众。P147 Christopher Lasch对自恋的论述 尽管他偶尔会有一种无所不能的幻觉,但自恋者依赖于他人来确认他的自尊,离开崇拜他的观众他就无法生活。他明显地从家庭纽带和制度约束中解放了出来,但并未因此解放自己,使自己活得独立性或者个体存在的荣耀。相反,这种自由增加了他的不安全感,只有靠看到自己“堂皇的自我”被他人所注意,或者,让自己依归于那些散发着名望、权势和魅力的人,这种不安全感才能被客服。对于自恋者来说,世界就是一面镜子。(Q反思下这段话) ——Culture of Narcissism: American Life in an Age of Diminishing Expectations 获取看客的注意力 在自恋的时代,没有什么人会取得真正的成就。P153 (Q:我们对成功者的态度是羡慕嫉妒恨,而不是前现代的五体投地,我们不再歌颂阿喀琉斯的英勇,我们只关注他的脚跟。) 对注意力的渴求背后隐藏的是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植根于(1)孤独,(2)实现经济上和社会上的自给自足的压迫感,以及(3)个人向社会显示自己的独特性和价值的文化诫命。P153 迷失在人群中 自我暴露的社会行危害:自我暴露的随意性实际上表明了,人们对认同普遍存在的焦虑,越来越像取悦他人,而不顾这样做带来的个人和社会价值。 第三节 信息时代的隐私 三种隐私 1.私人的空间感,包括身体。 2.决策性的隐私:个人为免受不正当的外部干扰而做出有关自身的根本性决定的权利。 3.信息性的隐私:个人避免披露私人信息时的权力、权威和义务相关。 隐私的概念 隐私的出现: 开始于18世纪后期的工业革命→更加具有流动性、彼此更为隔绝的空间→对隐私空间的需求。 隐私权的需求也反映在文化和心理变化上:隐私权意味着一种自主的感觉,一种发展自己独特的个性和生活空间的权利,一种把自己同所有其他人区别开来的权利。P164 隐私权的界定: 政治哲学家如洛克强调个人权利中以及个人与政府交互中,隐私权的至高无上性。P165 如同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一样,隐私权可以成为普通公民对抗政府的权利。 美国宪法对隐私权的规定(第四、第五修正案) 19世纪,随着工业化影响的深入和显现,学者开始关注到隐私权被威胁的情况: 尼采指出,人类挥霍地把所有的个体都用作加热他们庞大机器的燃料。(Q:这是 Matrix 三部曲的灵感来源吗?) 爱默生:在每一个地方,社会都在阴谋反对其成员的人性……最被要求的美德是一致性。 新型的科学也挑战着隐私概念: 牛顿和达尔文的学说令个体变得无关紧要。 马克思和佛洛依德认定人类行为由个人通常意识不到的力量所决定。 奥威尔的科幻小说《1984》 和 赫胥黎的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 胡泳: 人们获得了一种表面化的个性(主要通过占有物和生活方式来界定)和一种拥有内在自我的幻觉。随着电子媒介创造了越来越多的人们可以沉浸其中的社区的替代物,随着公与私的界限在媒体上和整个文化中都变得流动起来,“我们急速前往的未来并不是一种每一步都会被无所不知的老大哥所监视和记录的场景,而是成百个小弟弟在不断地监视和干扰我们的日常生活。P167 第四节 重建隐私 生活在暗影中 人们只有从日常的社会性当中退居出来的时候——尽管这种退居往往是暂时性的——才可能为人生的更为基本或更为深刻的部分创造条件。P174 马克思·谢勒说: “我们的心理生活有着深厚的给你洗,非在暗影中无以作为……对于灵魂的发展而言,单有清晰和单有灰色都会产生偏差。”维持披露与隐匿之间的张力,无论对个人幸福还是社会福祉都是必要的。这种张力的消失会直接导向社会的无聊化和廉价化,而这似乎是我们正在经历的。P175 第四章 共有媒体中的公共领域是否可能 第一节 公共领域理论对新媒体的适用性 约翰·杜汉姆·彼得斯 对 哈贝马斯的批判 P178 “代表型公共领域”(P52)的回归不一定是不好的。代表型公共领域的审美奇观为什么是对民主的威胁?在复杂的大规模社会中,我们不可能在所有时候都在政治过程中成为平等的参与者,那么,政治传播不可避免地要包括被观看的奇观。 彼得斯不满哈贝马斯的“理性中心主义”(logocentrism)。 胡泳:在一个极其没接话的社会中,理性中心主义既限定了自己,也不是公共领域的批判性视角所必需的。 约翰·B·汤普森 对 哈贝马斯的批判 P178 现代的“命运共同体”(communities of fate)太大了,也太复杂,政治和经济决策的后果也过于扩散,古典的民主模式即是作为反事实的理想都难以产生重大的价值。决策过程的规模和复杂性限制了它们以一种参与性的方式被组织起来的程度。 公共领域作为面对面交谈的时代已经过去。 卢克·古德:当代民主的关键问题不是社会如何呈现自己,也不是它如何通过传播媒介代表自己,而是人们如何与缺场者交往。P179 第四节 网络讨论的品质 席拉·班赫比对“慎议”(deliberation)(哈贝马斯晚年推动的慎议民主见P70)的定义: (1)参与商议的过程由平等性和对称性的规范所支配;所有人有展开言语行为、质疑、提问和进行辩论的机会; (2)所有人都有权质疑预先设定好的对话题目; (3)所有人都有权发起对话语程序规则及其被采用或实施的方式的反思性辩论。 问题:互联网能帮助人们摆脱心理障碍而自由交流吗?P217- 同一讨论组内,成员大多持有相同意见→网络同质社区的出现。“群体极化”的趋势。“回声事”。电控空间的巴尔干化cyberbalkanization。(Q:Filter Bubble) 充分政治讨论的障碍: 匿名、责任感、平等性、男性主导的文化、话语方式(人们不善于倾听,而是在不断加强自己的观点和进行自我表达)。 比较的基线问题: 不要苛求网络公共领域与哈贝马斯的理想化的公共领域间的差距。而是看它是否对现状有所改善。 第五章 共有媒体对公私边界的重构 第一节 两个平行的过程(公共空间的私人化 & 私人空间的公共化) 公共空间的私人化 生活的私人化尤其重大意义P236 生活的私人化解放了人的创造力;增加了社会流动性,使得人们可以获选择生活的自由;帮助多元文化生存和发展。 过度私人化的害处(对社会 对个人)P237-241 对社会、社区: 私人空间的扩展以公共空间的衰退为代价。 现代人并不强调工作对公众的贡献,而是把他视为过上更好私人生活的手段。工作和休闲的“公共性”色彩都在淡化。 以上的私人化又被都市社区所强化。一方面,社区的人口非常多样化,产生了公共疏离感。这种公共疏离使人们难以在公共搀和建立联系;另一方面人们的活动在地理上和功能上发生分化,家庭、工作、购物、休闲等在专门化的组织和空间展开,互相隔绝。←伯格:生活世界的多样化(Q:或可称 生活世界的专门化) 对个人: 过度私人化最直接的恶果是孤独。P240 杨克洛维奇 对 拉尔夫·达仁道夫的总结: 当人们奋力扩大自己的选择范围时,把他们约束在一起的纽带就会动摇。P241 摆在现代人面前的一大困境: 如何在成为自主个人的同时,与他人联系在一起。否则,人将无法摆脱自身的骨朵,不得不在“大众社会”的支配下去面对自己的生活。P241 私人空间的公共化 大卫·里斯曼在《孤独的人群》中两种性格类型: 内在导向型(inner-directed)的个人——自我围绕一种有力的价值观被稳定地组织起来。 他人导向型(other-directed)的个人——缺乏内在核心,沉迷于赢得他人的赞同。(Q:反思下自己) 他人导向型的人增多,人们喜好暴露以博取注意力,将本来私密晦暗的部分展现在阳光之下。 同时,公共权威越来越多的插手个体私人事务。比如对性行为、吸烟和酗酒等的管制。 第二节 共有媒体的个性与公共性 公私混杂,界限模糊,公私的划分具有相对性流动性。 第三节 生产者与消费者合一 “产销者合一”由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提出。 “产销者合一”带来的三种区分: 计酬工作与不计酬工作的区分, 生产者产出的可计算价值与产销合一者产出的基本上无法计算的价值之间的区分, 货币经纪和非货币经纪的区分。 ↓ 互联网是一个产销合一的大本营.(Napster Wiki Linux……) 注意力稀缺→内容经济学 注意力经济学 P261-265 参与式新闻:新闻评论、草根报道、另类编辑、核查事实、(对传统媒体的)晴雨表与放大器 P266-270 受众的造反是新闻作为一种社会制度产生合法性危机的结果。 简·范·迪克:20世的公共领域的3个条件在新媒体环境消失了 公共领域不再与特定场所或地域发生联系。 原来假定的公共领域的单一性变成了多个公共领域并存的混杂性。 公与私的区分模糊了。 公共生活被“重新冯建华”,但不是在哈贝马斯的意义上,而是打破了旧有的单一性,不同的“亚领域”的混合和重叠。 第四节 实现公共领域的理想 社区归属感 灵活决定匿名政策(不能完全排斥匿名) 保持平等 鼓励慎议 培育良好的公共话语 “好的公共话语就等于理性论证”的看法应该被修正。理想的公共话语的6条原则 P282 正式的民主程序 落到实处的理性(具体的人际关系,照顾到情绪表达) 反思性 互惠性(介于 宽容 与 尊重之间的一种态度) 认识差别 中和 第六章 中国语境下的网络公共领域 第一节 公私领域与中国社会 公共领域概念是否适用清末及民国时期的中国?(Q:个人倾向,不是很适用) 西方理论界关注的“公共领域”是与公民权问题相联系的,特别是与公民权中的市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密切相关(孔飞力)。而中国当时由都市士绅力量参与的所谓“公共领域”的公,更多强调的是公益,弘扬的是公共服务精神,或是为了共同的善而从事的五四行动。而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则是社会影响国家的行动渠道,是参与政治。 胡泳:将“公共领域”用于中国清末民初研究的不少学者在分析中没有将“市民社会”和“公共领域”予以严格区分。P288 换个视角,考察公共舆论和近代传媒而不是士绅行为和社团组织为核心的中国公共空间,就会发现中国的近代报刊已经初具“公共领域”意识。 1949-1976 全能主义、集权主义、整体国家 邹谠:改革开放前,中国政治框架是全能主义 指政权可以侵入社会的各个领域和个人生活的诸多方面,在原则上不受法律、思想、到的(包括宗教)的限制。 胡泳:这种提法是有意规避集权主义。 整体国家和集权主义的区别: 传统的“整体国家”(用来指正所谓“东方专制主义”和“传统暴政”)的威权体制建立在高压政治或者暴力与神话的结合上,它试图维持先创、传统价值和社会规范,要求民众充当顺民。 集权主义则是崭新的和史无前例的现代政治,以某种乌托邦目标和绝对的意识形态为基础,致力于打破甚至彻底摧毁旧的传统以便开始基金的社会变化过程,不仅要重塑人的行为而且要改变人性,以期造就一种“新社会”或“新人”。 (阿伦特关于二者区别的论述P291) 孙立平 改革开放后,中国国家与社会发生了一定的结构变化,表现在:P292 党和政府控制范围的缩小,明显表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方面。 在仍然保持控制的领域中,控制力度在减弱、控制的方式在变化,即由一种比较“实在的”对实际过程的控制,转变为一种比较“虚的”原则性控制。 控制手段的规范化在加强,原来的任意性逐步走向规范,不再趋向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的极端化。 随着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开始形成,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出现分化。 但在公私领域的分化过程中,有两个不利因素:P293 市场的作用过大。(政府和民众在发展上达成了共识,而代价是民主进程的延后) 政府对公共空间控制过严。 阿伦特:集权主义和资本主义消费主义都在抹杀公私领域的边界。前者使私人空间公共化,后者使公共空间私人化。 关于 后集权主义、失败的集权主义P295 哈维尔提出“后集权主义”概念。 在后集权主义的反极权方式:生活在真实中。 这是从生活入手,从社会层面入手,从上而下,从私而公的行动路线。 而中国的民主精英们始终坚持“国家主义”进路,关注国家制度、机构和组织的改革,例如修宪问题。但并不怎么关注社会的变化。(顾昕 P297) 建设中国的公共领域 中国的不平等是“累积性不平等”(地位高的人在各项资源上都有更大优势。即政治、文化、经济……精英的高度重合性)而非“弥散性不平等”(不平等依然存在,但是不同领域内的排名没有必然联系。比如政治地位高,资源多的人也许经济资源并不多。)。P300-301 两个努力方向: 争取市民权利以及市民社会活动的独立自主。 反对商品生产和消费对公共生活的侵蚀。(Q:从阿伦特思想中,集权主义和资本主义消费主义对公私边界的抹杀。) 第二节 -第五节 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状况。 发展意义:为比较开自由地(政治性、公共性)讨论提供了可能和空间。(Q:政治性、公共性括起来的原因是,网络发展并不一定音响这类议题的讨论)。 目前的法律规制:十分严格,阻碍了互联网作为公共领域发展的前景。 在传统媒体管制较严的中国,互联网媒体的出现拥有更重大的意义:人们讨论和表达的空间;整个系统自我预警的机制。 胡泳:“就中国而言,这种工具(互联网新媒体)并不能保证政治的民主转变,但它在帮助普通公民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建立中国的公共领域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P330 结论 公共生活 是差异化、公共事务、责任性、尊重和成人、协商和讨价还价的领域;私人生活是亲密关系、自发性、相似性及忠诚的领域。私人生活总是有公共的维度;公共生活永远不乏私人的元素。P334 (Q:在舍基的《认知盈余》中,说到:社会生产依靠团队成员完成对其价值的创造,以及相互间的工作协调,使用的既不是价格信号也不是监管(这是朋友和家庭的世界) P132 这里提到的社会生产正有私人领域的特点) 就互联网体验而言,公域与私域常常不能看作结构性的东西,而必须视之为一种流动和一种过程……各种议题与公众的组合,地方性的与全球性的,在互联网上都成为可能。这是互联网之为公共领域与之前的更加稳定的公共领域之间最为明显的区别。P334 本书提出了基于数字技术、集制作者/销售者/消费者与一体、消解了传统的信息中介的“共有媒体”概念。在共有媒体中,公与私的区分既不是决定性的,其各自的本质也不是固定化的,而是充满了流动性和多变性。 这种共有媒体对中国的影响:互联网成为普通公民抵制信息垄断和发出声音的唯一出口。共有媒体能够令公众在政治过程中的作用发生变化,把政治话语带劲公民的日常生活体验,改变人们对控制、自由与创造的认识,以便他们能够自由地动员集体智能提高治理水平。(Q:最后这一句 和 舍基提出的 人们利用互联网来组织自由时间,实现对认知盈余的资源开发,并用于创造公民价值 异曲同工。)

0
《众声喧哗》的全部笔记 7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