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的小豆豆 8.7分
读书笔记 正男!
瑞儿
从小豆豆家到车站的路上,有一个朝鲜人住的杂院,当然小豆豆并不知道他们是朝鲜人。小豆豆只知道其中有一个阿姨,她的头发从正中间分开,梳成垂髫的样式,身体稍微有点儿胖,穿着白色胶皮靴子,靴子头上尖尖的,像是一艘小船。阿姨的裙子长长的,上衣的胸口那里系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似的东西。这位阿姨总是大声叫着孩子的名字: “正男!” 的确,阿姨每天都叫着正男的名字,一般来说,叫“正男”的时候,“正”和“男”都要用重音来念,但这位阿姨只把“正”字说得重,而且,她高声地拖着尾音的喊声,听起来让人感到很悲凉。 那个杂院面向小豆豆乘坐的大井町线,房子的地基比较高,仿佛在一个山崖上。 小豆豆知道正男,他比小豆豆大一点,可能上二年级吧,不过不知道他在哪里上学。正男的头发总是乱蓬蓬的,经常领着一条狗走来走去。 有一天,小豆豆放学回家,经过这个小小的山崖。正男正好站在山崖上,两只手叉着腰,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突然,他冲小豆豆大声喊道: “朝——鲜——人!” 喊声充满了憎恨,非常刺耳,小豆豆害怕极了。从来没有说过话,也从来没有捉弄过自己的男孩,为什么突然居高临下地对自己喊叫,而且充满了仇恨呢?小豆豆非常惊愕。 回到家之后,小豆豆告诉妈妈: “正男管我叫‘朝鲜人’。” 听了小豆豆的话,妈妈用手捂住了嘴,转眼之间,妈妈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小豆豆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妈妈鼻头红红的,没有去擦眼泪,说道: “真可怜……一定是别人都管正男叫‘朝鲜人,朝鲜人’,所以,他以为‘朝鲜人’是骂人话。正男还不懂,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平常,说骂人话的时候,都是说‘浑蛋’,是吧?正男就是想说这么一句骂人的话,平时别人叫他是‘朝鲜人’,他也想这么叫你。唉,有些人太过分了。” 接着,妈妈擦掉眼泪,缓缓地对小豆豆说: “小豆豆是日本人,正男呢,是叫作朝鲜的国家的人。但是,你和正男一样都是小孩子。所以,绝对不可以区分说‘那个人是日本人’,或者‘那个人是朝鲜人’。要友好地对待正男,他只因为自己是朝鲜人,就被人这样粗暴地叫来叫去,是很可怜的。” 小豆豆还很难理解这些事情,但是,她毕竟明白了,那个叫正男的孩子,无缘无故地被人嘲骂,所以他的妈妈才总是那么担心地找他吧?当第二天早晨,小豆豆又从山崖下面路过的时候,仍然听到正男的妈妈大声地叫: “正男!” 小豆豆听了,不由得想,“正男会去哪里了呢”,一遍心中暗暗决定,“虽然我不是‘朝鲜人’,但如果正男再对我那么叫,我就对他说:‘大家一样都是小孩子’,我们交个朋友吧。” 正男妈妈的声音,有一种异样的焦虑感,仿佛夹杂着某种不安,拖着长长的尾音。她的声音有时会被旁边通过的电车声淹没,但这句“正男!”的叫声,是这么寂寞,如泣如诉,让人只要听过一次,就永远难以忘怀。
引自 正男!
0
《窗边的小豆豆》的全部笔记 47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