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8.9分
读书笔记 第146页
[已注销]
我们现在假定人就是人,而人对世界的关系是一种人的关系,那么你就只能用爱来交换爱,用信任来交换信任,等等。如果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那你就必须是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如果你想感化别人,那你就必须是一个实际上能鼓舞和推动别人前进的人。你对人和对自然界的一切关系,都必须是你的现实的个人生活的、与你的意志的对象相符合的特定表现。如果你在恋爱,但没有引起对方的爱,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爱作为爱没有使对方产生相应的爱,如果你作为恋爱者通过你的生命表现没有使你成为被爱的人,那么你的爱就是无力的,就是不幸。

→这是马克思在【货币】一篇中的结尾,是作为26岁的马克思对于爱情或者其他的思考。26岁的马克思是这样思考爱情的?我们不说爱情是否能用金钱来交换这样的话题,这样的问题很现实,但置于保有高度修养的人面前这样的问题就显得像一个伪命题。 我想问的是:我们能否这样来定义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爱情——一种情感,我们要用这样的一种情感去交换别人的与之相同的情感。这样是是不是会陷入一种“货币/商品交换”的怪圈里,我们还是在寻求一种“等价交换”,只不过我们把这样的“等价交换”变得更隐秘、更人性、更符合我们的想象、期盼和需要—— 如果我们的爱没有能“引起对方的爱”,没有”使对方产生相应的爱“,没能通过”生命的表现“让我们爱着的人把我们视为被爱的人,那么我们是否是”无力“的?”不幸“的? 爱,如何来”等价“衡量?爱是否可以是或者应该是”给予“而”不求回报“? 在爱的过程里,一个人成长、成熟?收获一种感觉?收获一段生命的体验?或者无所得?我们是否还是”无力“或者”不幸“的?”幸“是否必定得占有或者得到? 是否要摊开一双手,告诉我们爱的人,左手上,我已经放上了我完整的爱情,而我在等待你把你完整的爱情交付到我的右手之上?

0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全部笔记 7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