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楼下,屋里屋外 7.8分
读书笔记 大麻政治与狂喜的一代
junior
这是一群成心用恶作剧来参政议政的天才儿童。 根据美国国家药物滥用学会的杰克·海宁菲尔德的研究,在退化性(停止使用药物后产生退缩症状的严重程度)、强迫性(药物使用者产生一再用药的欲望强烈与否)、耐药力(产生相同药效,用药者须每次增加用量的多寡)、依赖性(戒除此药之难易度及因此药上瘾人数的多寡)、迷幻度(某药物在典型用量时所产生的迷幻程度强烈与否)这五个方面,大麻仅在迷幻度方面高过咖啡因和尼古丁。 事实上,大麻合法化运动所提出的各种科学依据,仅仅是为了向一个唯科学论的社会做出解释,而全世界麻友所追求的,却是一种唯心的、超验的、精神至上的生活方式。在所有歌颂大麻的电影里,都洋溢着儿童般的思维、简单的玩笑、恶作剧、反物质主义的价值观。 从医学角度来看,爱好和平的口号如果是在后来美国黑人的帮派说唱乐文化里就根本行不通,因为他们喜欢可卡因,那种让人兴奋和产生攻击欲的硬毒品。 一方面荷兰政府认为滥用药物者需要帮助而不是打击,另一方面也承认对使用大麻的判罪,其社会成本要高于放任。但反其道而思之,这也正是福柯所描绘的生命管理。荷兰人知道,像美国白人对付黑人那样,让自己的孩子因抽大麻而坐牢,结果是年轻人毁掉前途、进入边缘社会、产生反抗情绪、结成基于身份认同的亚文化集体。结果不是增加犯罪机率,就是促成新的反主流文化。大麻不会让人送命,但把大麻和犯罪联系起来,它就会把人变成和平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环保主义者,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荷兰的资本主义文明要比美国进化得快,它使精神药物丧失了犯罪带来的快感、消除了药物使用者的反抗性、通过去道德化的方式降低了此类精神体验的文化属性。
引自 大麻政治与狂喜的一代

这段政治不正确的话,当真有趣。受教了。

0
《楼上楼下,屋里屋外》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