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永恒 8.3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忠诚
[已注销]
雅纳没有向他伸出手,因为她既不想让他握也不想让他吻她的手。这两个原以为亲密无间的人,现在无言相对。米歇尔先是看着,然后想像着她是如何走出这间摆满无名氏塑像的大厅。她走得很快,步伐矫健轻捷,全然看不出她去年崴伤脚的迹象。6月的天气晴朗,她穿了一身白色衣服。飘在脑后的短面纱,紧身大衣和长裙,使米歇尔联想起她周围的大理石塑像身上的褶裥起伏的连衣裙,也使他想像到她这个被衣裙包裹的他再也看不到的胴体。这个维纳斯的妹妹,这个胜利女神的妹妹。他像瘫痪的病人初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将去恳求雅纳原谅;他将再去做埃贡夫妇的常客。不管怎样,他过去与埃贡几乎成了朋友。这时,雅纳穿过了野蛮人战俘厅,进入了四周摆满空棺材的长廊。米歇尔如果加快脚步,还可以赶上她。几乎在雅纳抬手去开达卢阁门的时候,米歇尔也正好赶到了。达卢阁门直接通向只有几个梯阶的楼梯,出口就是停放马车的绿树成荫的广场。米歇尔看见她上了一辆正开着门的马车,将地址告诉了车夫,马车就启动了。米歇尔随后也上了一辆车,告诉车夫跟在后面。雅纳不慌不忙地又去衣帽间取出她的阳伞,打开撑在头上,白色轻巧的圆盖遮盖着她的头部和双肩,挡住了米歇尔的视线。雅纳的车夫赶着马车上了里沃利大街;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沿着这条露天长廊往前走着,右边是拱廊,左边是铁栅栏。雅纳的马车终于在皇家大街转了弯,她肯定是回塞奴斯奇大街了。米歇尔这才回过神,考虑着他应该怎么办。他大声地喊着,把自己旅馆的地址告诉了车夫。
0
《何谓永恒》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