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访客 8.6分
读书笔记 第十一章 跌落地面
stano
科马洛夫的遗骸。1967年4月24日遇难。

科马洛夫和地面控制台的对话流传了许多年。这是美国国家安全局人员在近伊斯坦布尔的空军基地接听到的无线信号。1972年8月,一位化名温斯洛·佩克(真名是佩里·菲尔沃克)的国家安全局前分析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们截获了触动人心的对话: 他们在科马洛夫死亡2个小时前就知道了一切问题,并一直试图修复。我们录音(对话),之后听了很多遍。柯西金接通了和科马洛夫的视频对话,柯西金哭了。他说他是个英雄……这个家伙的妻子也接通进来说了一会儿。他告诉妻子如何处理后事,如何照料孩子。这太糟糕了。最后几分钟里,他被摔成了碎片……奇怪的是,我们听过之后都很伤心。我们靠这个方式把俄国人还原为人。你花时间研究他们,监听他们,你很快就会比了解美国人更了解他们。[8] 当科马洛夫以坠落的方式进入大气层,他知道自己已临万劫不复的境地。土耳其的无线监听截获了他扑向死亡时愤怒绝望的叫喊,他咒骂着把他送进这具千疮百孔飞船的人。不过据菲尔沃克说,他“最后的叫喊”的说法不过是夸大之词。 科罗廖夫“拖着一块破布飞行”的无心之言竟然一语成谶——“联盟号”的降落伞没有打开。小号减速伞打开了,但主伞未能弹出——又是一个设计缺陷。接着开了备用伞,只是它与减速伞缠在了一起。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太空舱减速了。带着科马洛夫的“联盟号”如同一颗2.8吨的陨石坠毁在奥伦堡附近的草原。太空舱摔成了扁平状,减速火箭在撞击中爆炸,最后的残骸也被烧焦。 搜救队企图用手捧着湿泥来扑灭火焰。他们传回总部的信息歪曲可笑,但同时令人伤感:宇航员的某些部位“需要紧急治疗”。即便科马洛夫的某些残肢还能被辨认出来,它们也不大可能接受治疗了。鲁塞耶夫说在骨灰中确实找到了一段脚后跟骨。
3
《星空访客》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