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访客 8.6分
读书笔记 第十一章 跌落地面
stano
第一位宇航事故的牺牲者科马洛夫
1967年在共产主义者的日历上具有特殊意义——这是1917年十月革命的50周年。并且,两艘太空船在轨道上的“联合”具有高度象征意义,这对于一个迷恋仪式和象征的政权来说极其重要。在“联盟号”科研小组中负责隔热层研究的工程师维克托·叶夫西科夫1982年在加拿大的住所承认,瓦西里·米辛和他的第一特别设计局遭受了沉重的政治压力,要求他们按时送“联盟号”上天: 一些发射纯粹是因为政治宣传而安排。比如,为了庆祝1967年的国际团结日,倒霉的弗拉基米尔·科马洛夫就要上天……设计局的管理层明知“联盟号”毛病丛生,还需时间来解决,但党内不顾之前四次无人测试暴露出的问题,要我们按时发射……瓦西里·米辛认为我们并未准备好,拒绝在同意发射的文件上签字,但飞行仍然要继续。[5] 飞行的日期一天天迫近,设计局的技术员已经掌握了飞船还有203处独立故障需要解决。尤里·加加林当时就在评估人员之列。[6]1967年3月9日,他和同事在工程师的帮助下完成了一份10页的正式文件,详细列出了每一项疏漏。真正要命的是,没人知道该如何解决。在苏联社会中,听到坏消息的人总是加罪于带来坏消息的人。除了米辛,还有50位高级工程师知道或参与拟订了这份报告,但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履行职责:带着报告去克里姆林宫,要求勃列日涅夫淡化此次飞行的象征意义,并给予充足的时间改进太空船。
0
《星空访客》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