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7.8分
读书笔记 第133页
ªrei

当初当初,真是悔不当初。 那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他,我只是一个人很寂寞。 其实那本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不过一个路人,模模糊糊被牵扯近来,是命中的劫数。 风月里的计谋不算计谋,情趣罢了。风月里的情趣也不算情趣,计谋罢了。 只需殿下你先与帝君些甜头,将帝君一颗真心拿到手,待彼时帝君对殿下一网情深,再把帝君的这颗真心拿出来反复践踏蹂躏就行了。 你不是未对我忘情,你这一生永远都在追求已失去或求不得的东西,一旦你得到了,也便绝不会再珍惜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的。 情这个东西,果然不是你想不沾,就可以沾不上的。 我这个未来的夫君夜华,我遗憾自己没能在最好的年华里遇上他。 将我带成这样,我的十六位师兄功不可没。可就是将我带成这个模样的一堆师兄们,如今,他们竟一一成才了。老天排他们的命数时,想必是打着瞌睡的。 我从未见过夜华拿剑的模样,没想到他拿剑是这个模样。 这个颜色不大好看,但很实用,譬如你哪天被人砍了一刀,血浸出来,也看不出那是一滩血,只以为你撞翻了水罐子,将水洒在身上了。看不出来你受伤,你着紧的人自然便不会忧心了,你的仇人自然也不能因砍到了你而痛快了。 他在这世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那样也好。 那滋味像是上輩子丟了什麽東西一直沒找著,歷經千萬年過後,終於叫他找著了。連宋大約會漫不經心搖扇子:“這是動情了。”佛家大約會念聲阿彌陀佛:“這是妄念。” 果必有因。他記不得的是,七萬年前墨源以元神祭東皇鐘,他被一個嘶啞的聲音喚醒,那聲音無盡悲痛:“師傅,你醒一醒,你醒一醒——”一遍有一遍,在他耳邊繚繞不去,縱然喚的不是他,他卻醒了。那聲音的主人正是他眼前的這個女子。這個女子,她那時化了個男兒的模樣,她叫司音。 人說萬般皆是命,半點兒不由人,凡人的命由神仙來定,神仙的命則由天數來定,都逃不過一個時來運轉,一個時變運去。 今日不还,老天总有一日会排一个命格在她头上,令她连本带利还个彻底。 他那时并不晓得,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他深爱的那个人,那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与她得到幸福,因他不过是她飞升的情劫,他注定是她飞升的情劫,不是他,也会是别人,他不晓得命运的残酷。 他脑中轰的一声,从珊瑚树的阴影中走出来,唇边携了丝三百年来皆未有过的笑意:“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的白浅上神。”

0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的全部笔记 1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