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不可思议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水小母

1、当我仔细反观自己时,我发现十五年来的演艺工作,我的焦点竟然不是情绪与情感上的表达,而是智力活动。我在拍戏时手上几乎永远有一本书相伴,内容不外是哲学、心理学、玄学或宗教。戏剧中的演出似乎并不是我心中的重点,知性活动反而是我所热衷的。乌塔·哈根曾经说过:“一个知性的演员可能将真实的演出冲动过分理性化。”很显然我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演员。我发现自己无论多么卖力演出,银幕或荧光幕上的我还是清淡如水,而且我关心理论和形上思维远远超过戏剧上的表现。当我开始清楚自己的特质和潜力时,心中最深的召唤就变得清晰可闻了,我知道自己必须全力投入于智慧的探索而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2、东方直观民族凡事模糊化的笼统化作风,在西方理性检验和精益求精的方法论映照之下,显得多么粗糙而草率。 3、无论是东方或西方,演员在社会形象 上和人类内心里都承载了人性 错综复杂的种种投射。他既是人人羡慕的名利典范和过度被注目的焦点,又是轻易被藐视和嘲弄的对象,即便是最杰出的演员也难逃这样的命运。 4、“由外而里”的表演方法本是英国舞台训练的传统。演员必须熟练发音技巧、肢体动作、化装术和服装道具的运用,透过这个途径也培育了许多才华横溢的英国演员。这个途径被诟病的地方在于它的机械化和流于表象,然而真正杰出的演员总是能自然融合这两种途径在其演出中。 5、他们透过长期训练(通常需要五年左右),不断地探索个人经验里的某些特定的情绪和感觉记忆,当他们演出时便试着唤起这些记忆和想象,借以诠释角色的心理状态。这个途径虽然成功地培养了许多杰出的演员和超级巨星,然而不幸的是它比较不强调肢体训练或外在技巧,因此某些“方法演技”的演员总是在演出自己,而表演教室则变成了心理分析的治疗中心。 6、那一刻我才开始深自反省,其实十年来我对自己的演艺工作从未有过真正的尊严感,我时常一边演出,一边跳出剧情暗自嘲笑对白的荒唐和肤浅,那是一种毫无创造力的反应。我在这个领域里占了十年的一席之地,然而我到底贡献了什么?我能为我的演艺伙伴们做些什么呢?我开始正视这些问题。 7、 我记得我们在中影看毛片时孝贤正在剪接《风柜来的人》,老杨看到孝贤所采用的超级长拍画面,禁不住兴奋地大喊:“你敢这样搞啊!那我也要这样搞!”我站在一旁欣赏他们因大胆忠于自己所流露的快意,心里生起了一股悸动,湿霉的空气中似乎飘拂起了宜人的熏风。 8、十五年的从影历程我拍了近四十部令人哭笑不得的影片,倒是很贴近人生。 9、他的情绪永远写在脸上,他的计划永远挂在嘴里,但你千万不要以为他幼稚,因为连最精明的商人也臣服于他的魅力之下。当然这些都是旁观者的简单结论,人性的复杂面只有自己心知肚明。 10、随着年纪的增长和自我认识的深化,我愈来愈清楚中国风就是最适合我的风格,不需要再追随已经技穷的西方设计师们一季一季地跟着团团转,把宝贵的能量消耗在物化而低自尊的向外驰求。 11、孤臣孽子总是能勾起我强大的救赎渴望。 12、我自己抽了大麻的反应则是音感特别敏锐,但知觉会从日常的普遍性觉知缩小到只有一个感官在运作的状态。譬如正常的听觉可以接收到周遭正在发生的各种声响,抽了大麻之后却只能听见楼上的水滴声,而且音量大到像鼓声一般,此外理性思维能力也会降低,有一点像错误禅定所造成的迟钝而和缓的反应。 13、我看着眼前这个无所不用其极只求一新耳目的浮华世界,心里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受。 14、上一代中国人看到那样的服装一定会说:“这明明是披麻戴孝的丧服,竟然也能登上世界舞台。” 15、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觉得人的潜意识其实是知道真相的,尽管表面都有个人的期许我们见面时的感觉仍然那么强烈,但我内心的自保机制已经产生。那三个月的瓦解令我深感震撼,我暗自思索: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中,怎么可以连站都站不稳了?这样的缘我宁愿不要。爱情是什么?激情是什么?真爱又是什么?这类深入的问题我当时并没有能力思考,那些看似自律的思索只是激情过后的自保机制罢了。表面上我是被Don吓坏了,其实我是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了。为了不再受伤,我把一个应该再发展下去的关系逐渐给扼杀了。多年后我才认清它的后遗症是什么。 16、晚上他送我回家走到巷口时禁不住愤怒地对我说:“你是不是想和你的母亲同一下场?”这时我才赌气地问他:“你下午在西门町为什么要看那个大胸的女人?”他对我说:“我喜欢你的小胸,请你不要再小题大作。” 17、我心想母亲真的疯了,我的处女膜破了,警员也管得到?他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值钱古玉,现在完璧已碎,她的远景也将不保。 18、Don有一股哀伤而敏感的诗人气质,被动、寡言之中带着一份自保的警觉性,如果话题投契他会打破被动倾向,展现出高妙的自嘲与幽默。 19、他看了我一眼,有点不解地问道:“你这个年龄竟然还要遵守宵禁?”我笑着告诉他说:“如果我不回去,很快就会变成南瓜。” 20、他说:“人类的身体怎比得上动物的美,尤其是女人,衣服脱光了,一根毛都没有。你看斑马和老虎身上的花纹多么自然对称,那种美哪是搽胭脂抹粉的女人能比得上的!”我们都表示赞同。 21、抗议民谣纾解了我内心的乌托邦及救赎情怀,舞蹈表达的是我内心的狂喜,绘画则是宁静的冥想过程。 22、那幕场景仿佛堂吉诃德穿着盔甲拿着长茅一句冲向假想敌——平庸,其实心底只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我和你们是不一样的。我的自我害怕被庸庸攘攘的人群淹没,害怕成为人伦体系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零件,于是不断地挣扎,不断地抗拒。 23、安德森先生有时也以自由联想的形式和我们探索神学。我记得某一天他要我们在纸上随意绘出自己潜意识里的神性。我当时画的是两座山,中间有道桥。他要我站起来说明其中的含义,我告诉大家我愿意做一道桥联结人的国度与神的国度。 24、未知对中国人的吸引力一直不大,能预料、能掌握的才可以放心地被感动。只见台下的人对台上的人所要唱出或道出的下一句台词皆已耳熟能详,他们随着胡琴的节奏跟着哼哼,那股志得意满的模样令我差点又禁不住要笑场。 25、这段时间我开始出现一些意识的特异现象。某个周末我和同学结伴到西门町看电影,大家走了几条街,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正在等红绿灯时,我突然进入一种“大忘”的状态,我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要往哪里去,也忘了为什么站在十字路口。我傻傻地跟在同学的身后走了好几条街,才想起自己是谁。 26、音乐的能量是属灵的,它勾起了我最深的表达欲望,而这些欲望通常是透过舞蹈的形式展现的。 27、老李示意母亲过去扶爸爸,她说她最讨厌人没理性,爸爸是断掌,很可能一巴掌就把她打晕了。 28、干爹教我用激将法写信骂他“不回家就是老混蛋”,才把他激了回来。 29、年长的人对这些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根本不该在孩子面前提及。 30、然而在母亲的价值系统里,父亲的行径却被解读成截然不同的东西。她认为父亲的肚子里没料,虚有其表,和上等人接触心里会自卑,因此总结交一些小人物来壮大自己的尊严。 31、那时新北里的生活圈子充斥着外省人对台湾人、台湾的环境和台湾语言文化的歧视。那些回不了家的民意代表个个满怀乡愁,平日里不是念旧,就是开“追悼会”,嘴里总说台湾是个“鸟不语、花不香”的地方,而大陆的气候不知有多么宜人,真是四季分明、东西又好吃云云。 32、上小学之后我逐渐觉察到大人的上下对待方式中,有许多欠缺自省的阶级意识。 33、我特别爱到水沟里寻宝,挖出一些破的碗片,玩跳房子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34、孩子真的不是一张白纸,他们惊人的辨识力早就俱足了,人类错综复杂的情绪和情感他们都能直觉地捕捉到。那份能力虽然是一种动物本能,并不是饱经世故之后的洞见,但精准度仍然是很高的,远比重重障碍之下的成年人要高多了。 35、这还跟我性格里地毯式搜索的好奇心、征服欲以及凡事都想掀开来看的倾向有关。一旦我对乳头这项东西产生好奇,就会开始注意各种不同的乳头,日后无论是购物、交友、求知、寻道、拜师和治疗自己的病,都有同样的倾向。 36、他和我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活白痴,我们都因为懒于处理人生繁琐的事务而成为不怕麻烦之人的掌控对象。 37、他的才华和精神状态令我时常在崇拜和怜悯的两极中摆荡。 38、然而这个由我、媒体和众人共同塑造出来的假象,却成了我的亲密关系中最具破坏性的第三者。这个完美的假象太容易引发人性中深埋的占有、嫉妒、不安全、恐惧、暴力、衡量和权力斗争;这个假象曾经令餐厅的侍者用扁钻刺伤我身边的男性友人,也曾经令四名陌生男子围殴我的一位男友,“她”更是我的亲密关系中“绿帽恐惧症”的肇因。 39、还有一次我和他坐在车里正要开车上复旦桥时,我告诉他我想和他分手,他扬言要撞安全岛和我同归于尽,我不动声色地坐着,他看我没反应便打消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40、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41、他说,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时避一下。我追问什么叫暂时避一下。他说,你这人没个准,说不定哪天就变卦了,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我叫她先到美国去,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 42、还好这位太后只带了我们一年,在临别班会上,正当大家齐松一口气时,没想到她阴恻恻地来了一句:“你们谁要是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那怕你以后上中学、上大学、我也会去你们班撕你们的脸!!!”

0
《生命的不可思议》的全部笔记 15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