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生活 7.9分
读书笔记 第898页
一尺烛光

【篇名在前】 《夜里的最后一个顾客》 我们寻求什么,我们都不说。有时我们也害怕。我们陷入一种深沉的痛苦之中。我们哭。要说的话都没有说。我们后悔彼此并不相爱。我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我们讲到的事情。我们知道这样的事在我们的一生当中不会再有,但我们什么也不说,对于我们同样面临的欲望的这种奇异的安排,我们什么也不说。 《酗酒》 饮酒使孤独发出声响,最后就让人除了酗酒之外别无所好。饮酒也不一定就是想死。……靠酗酒活下去,那就是死亡近在咫尺地活着。狂饮之时,自戕也就防止了。 酒精一向是和性暴力联系在一起的,酒使它光辉灿烂,因此它是不会溶解消散的。不过这是在精神上。那快感的实现,酒可以取而代之,但不能代而行之。 醉酒是用来承受世界的虚空,行星的平衡,行星在空间不可移易的运行,对你来说,还有那痛苦挣扎所在地专有的那种默无声息的冷漠。 《永隆》 我还记得在我作为孩子的形体中产生的那种感情:接触到对我来说应该是必须禁止的那样一种知识。世界是如此浩瀚恢弘,还具有一种十分明显的复杂性。 《河内》 湖已经变成大海,那种缱绻的欢乐已经出现,按其本性依其本原已经有所显示,孩子到了知道那种欢快的光年并且已经接收到的那种信号,受到触发,这在孩子身体内已经出现就永远也不会忘记。 这一幕戏自身早已转换地点。事实上,它是和我同时成长长大的,从来不曾从我这里疏离避去。 《黑色团块》 写作并不是叙述故事。是叙述故事的反面。是同时叙述一切。是叙述一个故事同时又叙述这个故事的那种空失无有。 她们对自己都有某种遗忘。她们都是眼睛明亮灼灼有光的。她们又都不知道谨慎,而且缺乏远见。她们没有一个不是自己给自己造成生活痛苦不幸。她们都很胆小。她们都害怕大街,她们并不期望幸福会找上身来。 《披巾的那种蓝色》 遇有这样的时机,即我发现其中的爱情不是我所深信的那种爱情,我只有和这新出现的爱情共处,追随其后,再起步前行,我不说被抛弃的爱情是虚假的,我只是说它已经死去。 《男人》 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是虚幻想象最有力量的地方。 如果她对他有欲望,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情人。这种献身于世上唯一一个人的志向,是无法核实无法解释的,这完全是女性的禀赋。 异性恋是危险的,人们在这里被完全推向欲望的二重性领域。 我们占有我们所爱的人,就像他占有我们一样。我们互相占有。这种占有的地域就是绝对主体性之所在。正是在这里,我们祈求我们所爱的人给予我们最为强有力的频频撞击,以求在我们全身、在我们空空的头脑中充满反响。就此一死我们也心甘情愿。 有许多事情被女人搞错了。她们之间谈的仅仅是物质生活方面的事。在精神领域,她们是不得入内的。这方面的事有所知的女人甚少。 《房屋》 房屋,就是家庭寄居的房屋,为让孩子和男人居住其中,专门为他们而设把他们维系在一起的地方,是收容他们东奔西闯的所在,消解他们外出冒险的气质,分散他们成年以后出走外逃的心性。 我们一向因为把一生某一段时间空空抛去而抱憾。但是若无所弃,不愿割舍,把时间保持下来,也只有加以归整存入档案活过一生。 男人的需要像小孩的需要一样,必须给予支援。对女人来说,这同样也是一件赏心乐事。 也许女人在她母性和夫妻关系的历程中是自己分泌出自己的失望的。也许在她一生的历程中,她的王国在日复一日的失望中丧失。也许她青春时代的憧憬,她的力量,她的爱心,在最为单纯的合法性之中受到创伤由她流失净尽。也许是这样吧。也许女人原就是殉道者。也许女人只有在她的才干、公正、烹饪、道德的显示中才能得到完美的展现,所以她总要抛弃一些什么。 在这些世纪中,在某些时间里,一些孤独的飞鸟就在日光将逝暝色弥漫中声声呻唤。黑夜或迟或早终于降临,这要看在什么季节,是哪些天,还要看天色,或者还要看看人们心中估计受到惩罚的轻重,视情况而定。 雨后发热的土地散发出那种气味有谁说过。 人一经长大,那一切就成为身外之物,不必让种种记忆永远和自己同在,就让它留在它所形成的地方吧。我本来就诞生在无所有之地。 《星》 过去的年代已经积累了许多春天,春天来临,同时,和我们在一起,有一片绿叶也正待出现。同样,一颗星爆发,发生在一亿七千四百万年前,在地球上看到是在一九八七年二月某一日夜里规定的一个时刻,时间之准确正好是那片绿叶爆芽那一天那个确定的时间。死亡也是这样的现时。 《M.D.制服》 我么,确实没有必要把美丽的衣装罩在自己身上,因为我在写作。这一类事,在写作前是有价值的。 《作家的身体》 知识分子大多是笨拙的情人,胆怯,而且惊慌害怕,漫不经心。 《书》 他们禁止说出他们在其不了解的力量支配下相爱这一事实。不过他们是在相爱。这样说也还是没有说明白。那是无法宣告的。它无时无刻不在逃遁避走。那就是无能。可它毕竟存在着。在他们所共有的那种迷狂之中。 也许应该带着我的行李,我饱经风霜的容颜,我的年龄,我的职业,我的狂暴,我的疯狂,进入写作,也带上你,你也应该留在书里,带着你的行囊,你的光泽的面容,你的年龄,你的悠闲放任,你的可怕的狂暴,你的疯狂,你的惊人的超凡入圣。但是,这仍然还不够。 《说谎的男人》 在爱情中,他属于既野又克制、既可怕又圆柔那样一种狂暴粗野。 当时我正在一次新的爱情中活得快要死掉。 《照片》 面对自己的照片,人们不是感到错愕,就是赞叹,总之,永远感到惊奇就是了。之于其他别的什么,人更需要的是那种非现实性。在生活中,人们是看不到自己的,包括在镜子虚假的投影中,所看到的无非是期望取得的自身组成的形象,最佳形象,即为拍照摆出姿态希图重现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的那副脸面。 《你愿不愿意》 我看他是孤独一个人住在他自己制造的沙漠上。这也是一种流放。 因为在书和读者之间,涉及一种已被剥夺的关系。有人在怨诉,有人在哭,那就一起怨诉一起哭吧。 《巴黎》 城市的那种窒息,那种沉陷,在这里,这里有海洋给以防护。在巴黎,就像是出了什么巨大失误,举目所见只有那种大城市令人无法容忍的形态。 《<印度之歌>的壁炉》 突然,我流泪哭了,这一明显事实侵入我的身心弥漫开来。

0
《物质生活》的全部笔记 8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