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8.8分
读书笔记 浮生六记
尔纳

有关才女的四本书 偶录《浮生三记》,不料引出《浮生六记》。这里接茬说说记述清初才女的另外三本书。 1)冒辟疆追念董小宛的《影梅庵忆语》: 兵荒马乱,到处啼痕的明末,却出了几起名士悦倾城的故事,其中的女主角,又都是风尘中人,冒辟疆与董小宛即为其中为人瞩目的一对。 董小宛的才华,确非庸脂俗粉可比。出身乐籍,体弱多病,却能文能诗能书能画。辟疆著书,她帮他“稽查抄写,细心商订,永日终夜,相对忘言”。这时她不过二十岁出头。可惜两人相处,只有九年,“余一生清福,九年占尽,九年折尽矣”。当然,后世更为关心的是董小宛被掳人宫为清世祖宠妃事,但明清史家孟森等已有专文辨正,此处不赘。 2) 《影梅庵忆语》问世后,道光年间,又有陈裴之《香畹楼忆语》的印行。陈裴之确是模仿《影梅庵忆语》的,但无论声望及文情,皆远逊于冒著。陈裴之的文笔藻饰过多,也不及冒氏《忆语》的简练朴厚。 3)蒋坦《秋灯琐忆》:咸丰十一年,杭州为太平军攻占,蒋坦奔赴慈溪,投靠朋友王景曾。后又回到钱塘,在战乱中饿死。妻关瑛,即秋芙,亦有文才。先蒋坦而卒。据《蒋蔼卿小传》说:“未几,秋芙死,蔼卿为制《秋灯琐忆》,皆幽闺遗事,文极隽雅,视冒辟疆《影梅庵忆语》更过之。”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便把秋芙和《浮生六记》中的陈芸,看作中国古代两个最可爱的女子,未免有些偏爱,但这样的女子,何以出现在清代,也是与历史条件有关的。[金性尧先生语] 回头再说《浮生六记》。沈三白的文字清新真率,无雕琢藻饰,但在清人小品中并非第一流,所存四记,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变,始于欢乐,终于忧患,漂零异乡,悲能动人。 此书是从旧书摊上淘的,之所以在三十年代名噪一时,主要是俞平伯和林语堂推崇的结果。俞氏甚至认为:在旧时聚族而居的大家庭中,“于是婚姻等于性交,不知别有恋爱,卑污的生活便是残害美感之三因”。后林氏将此书译成英文,更是天下闻名。 ‘海归’林语堂先生笔下塑造的陈芸,并非乾隆治下的陈芸。如陈芸果真像林先生所想像的那样,她临终时也不会说出忏悔性的话。林先生把陈芸包装得太时髦了。 推荐书目:《浮生六记--外三种》 上海古籍出版社 国人学英语,学到让英美人佩服的,唯有辜鸿铭和林语堂,还有蒋彝。 提及辜鸿铭,这里,就辜氏再罗嗦几句。 辜氏是个奇才。据《汤生小传》:十七年,文襄[张之洞]移督两湖,俄皇储来鄂,俄储内戚希腊世于从。俄兵舰泊汉口,总督以地主礼先访。未几送客,俄随员十人,立舱口左右。汤生语俄储,令向客唱名自通,以尊张督,礼也。旋宴晴川阁,先生以法语通译。席间,俄储,希世子改用俄语问答,谓晚有他约,宜节量。汤生言此餐甚卫生。文襄吸鼻烟,希世子问俄储主人所吸何物? 汤生达文襄,以鼻烟递世子,两储大骇。俄储临行,执汤生手,曰当敬待于彼国,以皇冠表赠焉,重宿学也。告文襄曰:各国无此异才。[《辜鸿铭文集》,岳麓书社 1985年版] 某日,辜氏身著马褂,吸着水烟,在六国饭店大堂等人。上来两个西洋人,见辜氏的打扮,便上前挑衅,问:What nese are you? Chinese or Japanese? 辜氏藐视洋人,回了一句:What keys are you? Monkey or donkey ? 洋人吃惊,询问侍者,才知是大名鼎鼎的辜汤生。

0
《浮生六记》的全部笔记 28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