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2 9.2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后
austerlitz
在古罗马,国税局是民营的,由税吏——直译叫“公务代办人”——承包经营。每年,公务代办人们参照前一年的产量,计算出当年的产量预计,并参加征税权投标。如果公务代办人提出的税额远高于纳税人所能承受的,那么,即使中标,他也有破产的危险。所以,税额通常稳定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内。公务代办人应得的份额是什一税中的十分之一。此外,他们必须向行省统治官提交有关征税事务的所有文件。 与个人承包征税业务相比,罗马更鼓励由行省的各城市承包这一业务。在西西里,没有一个税吏是外人。尽管只是直接税的1%,罗马还是希望回馈给当地的人。

罗马的税政,是在公元前500年进入共和的时候确立下来的,而在那个时候就有这种高度契约化的治国思路,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罗马和其同盟国只服兵役(直接税)而不交什一税(间接税),行省只交什一税而不用服兵役。这其中,可以想见,有一种高度强调均衡的思路。可是,在历史的大部分时候,文明的演绎无疑都是以吞并为基调的,如同物种进化,大鱼吃小鱼。“均衡”,总是连带公平、平等,又从何谈起呢?所以,像共和时期的罗马那样,以建立公平的游戏规则为战争目的(即,打破对手吞并罗马及其盟邦的企图,然后迫使其接受平等的秩序),我粗略想了一下,至今可能绝无仅有。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也许是最接近这种罗马体制的,但它的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文明程度的巨大差距,使其难以与拥有像迦太基、希腊这样的发达殖民地的罗马相提并论;而美国,或者说二战之后一个短暂时期内的美国,也曾有过一丝罗马的影子。但是,它们都没有做到的,是像罗马一样,以发自内心的诚意保卫既存的世界格局,而在保卫的过程中,又悄然改造了它——共和时期,罗马意识形态的输出应该说是保守的,只有在有人试图颠覆它时才会发生,但一旦开始发生,就通过唤醒其他文明中的共同价值而实现了自己国家的崛起。这和后世的英美文明实在有所不同,因为英美是纯粹的贸易国家,追求利润便是天性使然,而一旦聚集了初始资本,就没法不产生马太效应。而罗马,在西西里的小麦大量输入、迫使本土转而种植葡萄和橄榄之前,是地道的农业社会;正如盐野七生说的,当亚历山大发行金币的时候,罗马还在用盐支付。 从文明演变的角度来说,罗马的这种同化倾向,相比它所处的时代,岂不是过于早慧和超前了吗?这不能不让我想到,在西庇阿击败了汉尼拔的同一时代,地球的另一边也有一个文明,遇到了同样的“超越时代”的难题:有人说,秦帝国的悲剧是在整个管理技术都还没达到可以中央集权时,就实现了全国统一;这是早慧的必然结局。事实上,罗马和秦之间的相似之处,也许比表面看起来的要多得多:两个文明都创造了新的意识形态,并且奠定了自己所在世界的基本格局,而且从广义上说,都延续到了现在;两个文明对待宗教的态度,都称得上是实用主义;两个文明都选择了用法律来管理国家。然而,从这里开始,历史分岔了,一如我们熟知的:中国经历了短暂的法制之后,如触电一般退回到儒家的宽厚谦仁之中;中国从来也没能完全发展出大一统所需要的那种管理水平,只能退而求其次,追求上层集中、下层稳定的表象…… 而且,把历史的前因后果连起来看,则更有意思。罗马只经历了7个国王,就确定了共和体制,后来造成罗马崛起的一切国策因素,都是从那时起就确立下来的;而中国,是经历了春秋战国的百花齐放后,才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之后,中国为自己确立的制度,变成了后代历朝使尽浑身解数疲于维系的目标;而罗马则利用自己确立的制度,为国家谋到了意想不到的发展道路。 共和时代的罗马历史,看得让我忍不住唏嘘不已。帝国时代虽然辉煌,但是那多是因为力量的强大;共和时代的迷人之处,在于信念。一个文明的灵魂,就在于它所相信的东西。

3
《罗马人的故事2》的全部笔记 17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