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益初论 8.6分
读书笔记 第500页
土豆丝

  西方法谚说:“一个人的家,就是一个人的城堡,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这即是强调个人享有对住宅的排他性权利。我国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关于非法侵入住宅罪的研究,日德等国均有专著面世。 相比之下,我国对于非法侵入住宅罪的研究并不多。   关于非法侵入住宅罪所存在的问题是,如何理解和认定“住宅”的范围?何谓“侵入”,是只要违反住宅权人的意思而进入就是侵入还是只有当进入住宅的行为妨害了住宅的社会机能或住宅的平稳与安宁才是侵入?行为人隐瞒恶意使住宅权人同意其进入的,是否成立非法侵入住宅罪?多数人生活于同一住宅时,行为人虽征得部分居住者的同意,却又明显违反其他居住者的意思时,是否构成本罪?   在“非法侵入住宅罪”这一罪名的具体语境中,非法,可以理解为没有法律依据进入他人住宅。依法进入他人房屋(例如法律手续齐备的进入犯罪嫌疑人家中的搜查)、得到承诺或推定承诺的进入都属于合法进入。因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的进入也应属于合法进入。   本罪的行为对象是住宅,不包括公共建筑物与商场等社会的建筑物。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是指非法侵入他人居住或占有的住宅,被害人是否对住宅拥有所有权,并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德国、日本以及我国刑法理论关于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法益的观点主要是:公共秩序说或社会利益说、占有说、旧住宅权说、新住宅权说、住宅平稳说与相对化说。笔者认为应当采取住宅平稳说。但是这一罪规定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一章中、对象也为住宅权、对左邻右舍的影响不过是反射、附随的结果,不能否认本罪是对个人法益的犯罪,排除公共秩序说。而占有住宅是本罪成立的前提,不是保护法益本身,排除占有说。而旧住宅全说是封建残余说旨在维护家长的权利,易导致夫妻关系部平等,也需排除。相对化说因为我国只规定了侵入住宅一种情况二没有立锥之地。 目前最流行的两种学说是住宅平稳说和新居住权说。住宅平稳说认为只要行为人以妨害住宅平稳的方式进入住宅的,就是侵入住宅,至于进入行为是否违反住宅人的意思则并不重要。 新住宅权则主张侵入住宅罪的保护法益就是住宅中私生活的平安,而私生活的平安就是住宅权,违反居住者的意思而进入的就是侵入住宅。 因此这两观点的区别主要在于侵入的构成是否要求违反居住者的自由意思。事实上,这一问题,是法益说与四要件说的一个差别的折现。法益说强调的主要的是从结果上是否侵害或威胁了法益而推之行为人的主观状态,是由客观至主观的推理,而传统四要件易导致的主观归罪倾向容易忽视国情而从主观看客观行为,实际上扩大了处罚范围。我国是一个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种熟人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的关系非常密切,即习惯与访问他人的家庭,也欢迎他人的来访。“住宅是私人的城堡”的观念远不如西方普遍和受到重视,这便导致很多人认为,进入他人住宅是友善的表现,根本没有侵害他人的权利,更谈不上需居住权人一致同意。因此,只要进入住宅没有得到居住权人的一致许诺就成立非法侵入住宅罪,则明显不符合中国公民的一般观念,也会将一些没有罪过的行为认定为犯罪。   在我国刑法中,侵入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强行进入,二是经要求不退出,退去的要求必须由权利者、居住者或看守者明确提出。但是,第二种情况毕竟与“侵入”的含义不很符合。在日本刑法中,侵入住宅罪和不退去罪是分开规定的,因此,在我国以后的刑法立法中,将强行进入和不退去分别规定,这是一个值得立法者们考虑的问题。

0
《法益初论》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