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共同体(增订版) 8.7分
读书笔记 旅行与交通:论《想象的共同体》的地理传记(上海人民03、05版无此篇)
淨壇使者作冊貓

这篇附录和第九章《历史的天使》一样,在03、05版里是没有的。还是参照那个繁体电子版写点笔记。不一样的地方用【】标出。 1. 上海人民11版208页倒数11行: 要等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苏联【解体】,南斯拉夫瓦解……   繁体版288页6行: 要等到【1990】年代初期,在苏联【崩溃】,南斯拉夫【充满暴力的】瓦解…… (猫按:时间的写法好像是大陆的硬性规定,下面还有,就不引了。) 2. 214页4行: 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所见所闻领他感到不悦……后来他和一派受到【克格勃】支持和操控的流亡者闹翻……   294页4行: 因为在【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中的所见所闻领他感到不悦……后来他和一派受到【KGB(译按:前苏联国家安全局)】支持和操控的流亡者闹翻…… 3. 217页倒数3行: 他的计划是要提供部分补助给前东欧共产【党】国家和苏联【解体】后诞生的共和国的出版社。   298页倒数5行: 他的计划是要提供部分补助给前东欧共产国家和苏联【瓦解】后诞生的共和国的出版社。 4. 218页引文3行: ……提供社会科学【最】基本著作的东欧本地语言译本。   299页引文3行: ……提供【最起码所需之】社会科学基本著作的东欧在地语言译本。 (猫按:本地、在地只是两岸一般的词汇差异,就不标出了。) 5. 220页倒数9行: 【中文繁体】版的译者是吴叡人,追随着白石隆和白石沙耶(翻译本土化)的脚步,这位译者在译稿中加入了大量的解释注脚,并且写了一篇长长的学术性导读,从而将原书意图的“联合王国内部论争”(UK polemic)转化成对今日台湾年轻人而言具有相关性的思考论题。出版者是时报出版公司,台湾最大的商业出版社。   301页末行: 【台北】版的译者是吴叡人,【一个反抗国民党独裁统治斗争的年轻英雄。他是一位坚定但却心胸开放的台湾民族主义者,也是一本打破因袭成见的杰出的芝加哥大学博士论文的作者,在这篇论文当中他讨论了台湾民族主义复杂的起源和发展。】追随着白石隆和白石沙耶(翻译本土化)的脚步,这位译者在译稿中加入了大量的解释注脚,并且写了一篇长长的学术性导读,从而将原书意图的“联合王国内部论争”(UK polemic)转化成对今日台湾年轻人而言具有相关性的思考论题。出版者是时报出版公司,台湾最大的商业出版社【,可是……唉!等一下我们就会看到,它却没有丝毫叡人的诚实和政治献身精神】。【注45:编者注:时报出版在此对作者的批评持客观开放的态度,虚心接受,此事的前因后果与最新发展请详见注46。】 6. 同页倒数3行: 批判流行的【犹太复国】主义——右翼政党联盟的正统意识形态。   302页10行: 批判流行的【锡安】主义——右翼政党联盟【(Likud)】的正统意识形态。 (猫按:Likud即以色列利库德集团,沙龙、内塔尼亚胡等人曾是其领袖。) 7. 221页首行: ……当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还存在的时候……   302页14行: ……当德意志民主共和国【(DDR,编按:东德)】还存在的时候…… 8. 同页16行: 在印尼苏哈托政权垮台之后……   303也4行: 在【万年执政的】印尼苏哈托政权垮台之后…… 9. 222页4行: ……受英文教育的菲律宾学生当然会懂得书中提及的所有事情了!   现在已近完稿的泰文版……   303页倒数5行: ……受英文教育的菲律宾学生当然会懂得书中提及的所有事情了【(references)】!   【最后则是两个奇特的版本,一本2003年在上海出版,另一本则预定于2006年稍晚之时在曼谷出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出版者是上海人民出版社,一间庞大的国营集团。到头来,这个《想象的共同体》译本是它和台北的时报出版公司之间一项秘密交易的产物。这个秘密交易不但联手进行了一次实质上的消极盗版(negative piracy),也允许上海方面的共谋者任意删削吴叡人的文字。一个值得注意的结果是,对伟大的舵手和党近来对马基维利式“官方民族主义”的心力投注做了一些反讽评论的第九章整个被删除了。“你应该把这件事看成是对你的恭维,”一位中国朋友面带淘气的笑容说:“只要是他们打算出版的书,他们几乎从来不会删除一整章的。比方说,看看希拉蕊·柯林顿吧——那本书也不过是这里砍几行,那里删几句而已!”叡人的导读也在他不知情或者未经他同意的情形下遭到删削,尽管那是关于我的个人背景、写作《想象的共同体》的政治与知识脉络、书中主要论证与盖尔纳和史密斯作品的比较,以及中国研究专家杜赞奇(Prasenjit Duara)和(后殖民研究理论家)恰特吉对本书的批评的一篇严谨而学术性的记述。 注46:编者注:关于本段提及的消极盗版,以及上海人民出版社将译稿导读、第九章与译后记删节的问题,编者在此提出说明。时报当时向Verso取得的是全球中文版,因此简体版是由时报授权,此后与上海人民以及Verso之间的版税报告也都往来正常。此次新版繁简版权已分开授权,但因上海人民仍采用时报译稿,为确保作、译者权利,时报已事先确认上海人民是否删节,上海人民回复表示取得Verso同意,简体新版仍将删除第九章《历史的天使》,而《旅行与交通》本段涉及中国删文的部分则更改如下: 最后则是两个奇特的版本,一本2003年在上海出版,另一本则预定于2006年稍晚之时在曼谷出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出版者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向台北的时报出版买吴叡人的译稿转为简体版。于此过程中,有两个重大的删节产生。第一是第九章《历史的天使》,此为1983年版本的简短结论,此章的主题为对《想象的共同体》开头提及的1978-79年中南半岛战争的诠释评估。第二是吴叡人的长篇导读。是一篇关于我个人背景,《想象的共同体》的政治与知识脉络,书中主要论证与盖尔纳和史密斯作品的比较,以及中国研究专家杜赞奇(Prasenjit Duara)和(后殖民研究理论家)恰特吉对本书的批评的一篇严谨而学术性的记述。(猫按:注46完。) 文章结论吧台湾称呼为一座“美丽而庸俗,热情而反智”,而且前途依然如此不确定的岛屿(注47:译者注:本句相关引文出自导读最后一节“思想、记忆与认同”的倒数第二段。参见吴叡人作,收录于本书之《认同的重量:〈想象的共同体〉导读》,p.23。)——或许是对台湾的这个召唤(invocation),注定了它要得罪北京审查官员的命运吧。(注48:感谢王超华为我描述这篇导读。)】   现在已近完稿的泰文版…… (猫按:上海人民03年版的授权说明写的是“本书经台北时报……独家授权”。我没有见到05年版的这一页,但封底往内折回的部分右下角有“时报出版”的印章式标志和“时报文化出版公司独家授权”的字样。11年写的是“本书【译稿】经台北时报……独家授权”,没了05版封底的标识。由于不知道这个繁体版文件扫描底本的出版时间,上海人民给时报的回复就很莫名其妙。05版没有第九章和这篇附录,11版都有,但是附录的删削和他们自己对时报所说的不一样。不过嘛,总之是说一套、做一套。) 10. 223页倒数4行: 只有在墨西哥、南斯拉夫、埃及和【中国大陆】的个案中是国营出版社。另一方面,只有在【中国】台湾……   306页15行: 只有在墨西哥、南斯拉夫、埃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地的《想象的共同体》译本出现时都是一党独大的威权国家)】的个案中是国营出版社。另一方面,只有在台湾…… 11. 226页15行: ……斗争有所助益。而正如……   309页14行: ……斗争有所助益。【吴叡人译本的目的,则是要透过从比较观点解释台湾民族主义为何出现较晚,以及透过削弱北京基于中国民族主义和从满族皇帝继承而来的“祖先基业”而对这个岛屿所做的所有权宣称,来激励强化台湾民族主义。】而正如…… (猫按:上海人民11和05版94页倒数11行、03版倒数6行有“满族人”一词,不知道台版是不是已经这么写。这是错的,应该写成中国东北人。英语原文是Manchurians,字面意思即满洲的人,既可指满洲族,也可指所有中国东北人。日本殖民东北时,在日语、日文中用“满州人”指所有居民,用“满州话”指汉语。中文的写法是“满洲”。按照大陆的审查标准,前面的”台湾人“应该相应地改成“中国台湾人”。) 完鸟。

3
《想象的共同体(增订版)》的全部笔记 5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