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研究 9.0分
读书笔记 第187页
[已注销]
意识与大脑过程之间有一种不可逾越的鸿沟的感觉:为什么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呢?这种关于种类上的差别的想法带着一阵轻微的晕眩——在我们变逻辑戏法时会出现的那种。(在我们想到集合论中的某些定理时我们也会发生同样的晕眩。)在当前的例子中上述感觉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例如,当我以一种特定方式将我的注意力转向我自己的意识并惊讶地对自己说:这本应当是由大脑中的一种过程所产生的——一边抱住了自己的额头——一旦“将我的注意力转向我自己的意识”,这样说意味着什么呢?这肯定是可能发生的最奇怪的事!我所说的这种做法(这种话在日常中是没有的)是一种注视活动。我紧紧盯着前方——但并不盯着任何特定的点或对象。我的眼睛张得大大的,眉头却并不皱起(在对某个特殊对象感兴趣时眉头大多会皱起)。并没有这种兴趣发生在注视之先。我的目光是空洞的;或者如同某个人在赞赏天空的光辉并陶醉在天空的光之中一样。 现在记住我作为一种悖论说出的那个命题(这是由一种大脑过程产生的)并无任何悖谬之处。我完全可以在这样的一种实验过程中说出这个命题,该实验的目的是要表明我所看到的光效是刺激大脑某个特定部位而产生的结果——但是我说这个语句的场合并不是那种会使这个语句具有日常的、并非似是而非的意思的场合。而且我的注意力并不与做实验的情况相符合。(如果符合做实验的情况,那么我的目光就会是集中的,而不是空洞的。)
0
《哲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5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