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回忆录 9.1分
读书笔记 网络整理
街头诗人

歌德诗如交响乐,拜伦诗如室内乐。 所谓风格:由你来重新估价一切。 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去破坏它。 爱情显得好时,不是爱情,是智慧和道德。 知识学问是伪装的,品性伪装不了的。 王尔德说:耶稣是第一个懂得悲哀之美的人。 艺术家是分散的基督。 纪德在《地粮》中说:“要担当人性中最大的可能,成为人群中不可更替的一员。” 在许多可能中找一个大的可能,塞尚找到了,大到自己完不成,那么多后人跟着去实现去发展。 说尼采是哲学家,太简单了。我以为他是:一个艺术家在竭力思想。 艺术,是光明磊落的隐私。 莎士比亚对他的时代,毫不关心,他最杰出的几部作品,都不写他的当代。 简洁是大天才的特征。在希腊,是典范。 艺术家另有上帝。 托尔斯泰的《复活》,笔力很重,转弯抹角的大结构,非常讲究,有点像魏碑。 中国近代文学:琳琅满目,一篇荒凉。 易卜生,他有自己的舞台世界和独到之处。他担当了一个人性的可能,而且是大的可能,而且发挥到极致。 中国婴儿生出来屁股上都有乌青,打出来的那种乌青,那是因为孩子不愿投胎在中国,外国小孩没有这种乌青的。 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原文约一百五十万字,全是主人公一圈套一圈的记忆。 中国只有零零碎碎的莎士比亚。 乾隆时期的文字狱,主要和重要的文人都未受累。明朝文字狱才叫厉害,让文人不敢写,故晚明尽出小品。 艺术家知道什么该留下,什么该带走,死了算了。 大艺术家都有深厚的自我背景。 天才幼年只有信心,没有计划。天才第一特征乃是信心,信心就是快乐。 成也好,败也好,我们的阵地在书斋。 中国的公园,许多人在那里弄气功,抱住树,晃头。那是怕死,没有别的意思,穷凶极恶地怕死。 说到底,还是贵族出身有骨气。小市民一得势,如狼似虎,一倒霉,猫狗不如。 诽谤我的人,拔了我一根羽毛,插头上也不是,插尾巴上也不是,原来那是一根天鹅羽毛。 西方就有这样的好处,有《简爱》、《茶花女》、《少年维特之烦恼》这样的爱情教科书。中国,要么道德教训,要么淫书,要么帝王将相画,要么春宫图。 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好起来。 狄更斯小说结局都是英式小团圆,壁炉熊熊烈火,烛光热茶,大家围坐在圆桌前,你看我,我看你,恍然若梦。 哈代行文迟缓、悠长、温和,沉得住气,伟大在平淡,不用大动作。 一个艺术家,人生看透了,人生成熟了,还有什么为人生,为艺术,都是人生,都是艺术。 生活要保持最低程度的潇洒,不要像王尔德那样弄到老脸丢尽,客死旅馆。 卡莱尔说:“没有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一上来起点太高,不容易上进。 不要构想或者参加什么主义,莎士比亚是什么主义。讲笑话之前,也不要说,我讲个笑话。 巴尔扎克的小说,忽然展开法国十九世纪生活。 读书,要读进去,还要读出来。 福楼拜教导莫泊桑:“你所表达的,只有一个词是最恰当的,一个动词或者形容词,一定要找到它,别用戏法来蒙混,逃避困难只会更困难。”我理解是,这个词要,既准确,又美妙。 西方文学根本不是什么主义,只有三个字:写人性。或者说是希腊人的格言:认识你自己。 人是可以貌相的。 我讲的中国是指嵇康他们。 西风一到中国,就变成东风,西方军大衣一进口到中国,北方人就称之为“皮猴”。 我母亲告诉过我: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文字推广不能靠立法。文字只有靠天才特高的文学家,他们为自己而使用文字,一经使用,文字生机勃勃,传诵四方。 意识流不是正路。明白,清新,这才是大路。 普希金关心时事,但一到艺术,就十分纯粹。 纪德说: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件终身大事。 写长篇,要靠强大的人格力量,需要极深厚的功底。 鲁迅的诗和哲学底子不够,写不成长篇。 要说周家兄弟二人的诗词修养还可以,但就是爱写打油诗。 真的写大主题,不能写古代,太隔。要写当代,至少是上一代。艺术家的宿命,不能写太远的过去,太远的将来。艺术家要认命。 我们谈文学和艺术的时候,只谈塔尖,不谈马路。 明于析物力,陋于知人心,这是马克思理论的要害。 我也想给党写颂诗,可是这种题目,一不许悲哀,二不许怀疑,三不许说俏皮话,四不许别出心裁。 中国当代有两件事可做。一、忠实、精美地翻译出版原著,不要加按语。二、堂堂正正地开展学术研究。 现代派就是装疯卖傻。 二十世纪实在是个平民的恶俗世纪。 许多人说话不诚恳,尼采诚恳。 歌词,合音乐可以,当诗念,不行。 可当众朗诵的诗,是粗胚。 文字不是读给人听的,是给人看的。诗人的加冕之夜是寂静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是没有眼睛的,群众还没有记忆。 完全随波逐流,从别人的思路转向别人的思路,那种转向,无源无基,无因无果。 什么是你的局限性:神,智,器,识。 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艺术家,出不出国,是件终身大事。 古代,群山重重,你怎么超越得过。有人对我说,洞庭湖出一书家,超过王羲之。我说:操他妈。(全书唯一一句粗话)。 艺术如酒,从搞葡萄到发酵,过程漫长而惨淡,一旦酿好,明艳爽口,饮之陶醉。现代艺术非要拉你到制酒厂一面看,一面喝,这又何必呢? 皮恰林(莱蒙托夫《当代英雄》中的主人公)在驿站等马车,四处无人,颓废疲倦。忽然马车来了,有人了,皮恰林腰杆笔挺,健步上车,一派军人风度。我们在世界上,无非要保持这样一点态度。 小说一定要有生活体验,我小时候写作,环境天气都写好了,咖啡也泡好了,主角开口了,晚了,不知道些什么对话呀。 荷马史诗的特点是:迅速,直捷,明白,壮丽。 荷马喜用直喻(simile),简洁的比喻。 蒙田是将容忍和自尊保持得最好的人。 蒙田引用一位古代水手的话:“哦,上帝,你要救我就救我,你要毁灭我就毁灭我,但我时时刻刻把持住我的舵。” 莎士比亚总是把事情搞大,写嫉妒,弄到奥赛罗那么大。写恶,弄到麦克白那么大。 天才有两条规律:一是把事情弄大。一是把悲哀弄永恒。 大作家(莎士比亚、巴尔扎克、陀思妥耶夫斯基、普希金、司汤达等)从不和剧中人发生暧昧关系。 弥尔顿说:“每一行都要表现自己的性格。” 瓦莱里《水仙辞》中一句话(也是木心最后一堂课引用的诗句):你终于闪耀了吗?我旅途的终点。

18
《文学回忆录》的全部笔记 603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