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ing Skeletons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27页
辄馨

“嗯,”我告诉她,“我读过一本[一个医学博士]写的书,讲班巴拉人认为,如果你不割掉阴蒂,它就会长得越来越长,赶上男人的阴茎那么长。”她望着我,好像看一个大白痴一样。 “谁告诉你的?”她问。 “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有些马里当地人告诉作者。”[……] “谁?[……]我是说,谁告诉你我们相信这些?” “我不知道谁,而且,写书的人跑遍了马里。” “呃,我没听过。太傻了。” “那么,你会怎么想,如果你没割掉阴蒂的话?” “我不知道。每个人都割掉了,我就没想过怎么回事。这就是我们的传统。” “如果你没割掉的话,你想知道它在一个成年女人身上长什么样吗?你想看我的吗?”我半开玩笑地问她。 “你没割掉?”她吃惊地脱口而出。 “没啊,当然没有。” “为什么是‘当然没有’?”她学着我的口气。 “我的文化里就是没有这么干的。” “为什么没有?” “传统,”我答道,开始咯咯地笑起来。[……] “你是要告诉我,美国女人不割礼,还能找到丈夫?” “对啊。” “你丈夫知道你没割过礼,他还娶了你?” “对啊。” “好吧,你丈夫割过礼吗?” “割过,大部分美国男孩在婴儿的时候就割过了。” “你女儿小时候割过吗?” “没啊,当然没有!” “但你儿子割过啊?” “好吧,对的,”我承认,“但这不是一回事儿[……]我不认为包皮环切会消除一个男人的性快感。” “怪胎啊,你们美国toubabs[白人]啊,”她斥了句。“你们割男孩不割女孩。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女儿?你难道不知道人们会不睬她的吗?” “在我的文化中不会,”我解释道。 “你知道吧,”她偷偷瞟了眼周围,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法国toubabs男孩女孩都不割!”

9
《Dancing Skeletons》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