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简史续编 7.5分
读书笔记 结论
雨夕霜晨
在19至20世纪,科学变得对哲学家,或除了少数专家以外的任何人而言,过于技术性和数学化了。哲学家如此地缩小他们的质疑范围,以至于连维特根斯坦——这位本世纪最著名的哲学家都说道:“哲学余下的任务仅是语言分析。”这是从亚里士多德到康德以来哲学家的伟大传统的何等的堕落! ……如果我们对此找到了答案,则将是人类理智的最终极的胜利——因为那时我们知道了上帝的精神。

哲学的苍白不振,物理学家的哲学精神。

0
《时间简史续编》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