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传 8.9分
读书笔记 序言
掉脑袋切切

《李鸿章传》读书笔记 ——近现代中国对外关系(近现代外交史)期末作业→_→ 李鸿章,生于一八二三年二月十五日,卒于一九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字子黻、渐甫,号少荃、仪叟,晋封一等肃毅侯,谥文忠,安徽合肥人;中国晚清重臣,著名将领、外交官,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淮军创始人、统帅;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华殿大学士;与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并称“晚清四大名臣”。 这就是李鸿章辉煌的简历,而对于这个历史名臣的功过评价,各界至今仍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卖国贼,其行可以秦桧称;有人说他是不可多得的良才,是东方的俾斯麦…… 李鸿章之非常之处就在于,世间毁他之人千万,毁他之言达其极点;同时,誉他之人亦千万,誉他之言亦达其极点。这是何等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对于他的历史评价和历史定位甚至在他身逝之后数十上百年都无法盖棺论定。 本书著者梁启超却并不在意争议本身,他说: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

。是说,只有平庸之辈才无功无过、无赞无毁;一般来说,天下人都骂的人,是超乎寻常的奸雄;天下人都夸赞的,是超乎寻常的豪杰。 可是,这世间毕竟普通人多,非常人少,普通人眼中的非常人,未必就是非常人那真正的样子。所以,

“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

,一个人的名声并不真正等同于他的价值!就像李鸿章,他满身的骂名并不能抹杀他实实在在的累累功绩。 李鸿章在晚清历史的地位自然是举足轻重的。 梁启超说李鸿章:

“自李鸿章之名出现于世界以来,五洲万国人士,几于见有李鸿章,不见有中国。一言蔽之,则以李鸿章为中国独一无二之代表人也。”

英国及美国对李鸿章最为著名的评价:不仅是中国在当代所孕育的最伟大的人物,而且综合各方面的才能来说,他是全世界在上一世纪中最为独特的人物。 从这些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李鸿章作为晚清重臣,在当时内外交困的衰败中国揽下了多么重大的责任,以至于在外国人眼中,他甚至都已经成为了中国的代名词。作为一名文人、臣子、统帅、外交官,更作为一名中国人,这无疑是巨大的荣誉,同时也是沉重至极的担子。 李鸿章作为代表,在一生中一共签下三十多个条约,其中大多数都为不平等条约,而这是他身上背负的骂名的最大的话柄。 而梁启超认为,若将当时中国所遭受的一切失败、苦难、屈辱都怪罪到李鸿章的头上,这实在失之偏颇,

“……李鸿章一人不足惜,而彼执政误国之枢臣,反得有所诿以辞斧钺,而我四万万人放弃国民之责任者,亦且不复自知其罪也”。

这些屈辱的历史是历史的各种因素造成的必然的偶然,是全体中国人的责任,不应当由李鸿章一人来承担。 当时各省的大员何曾担忧过国家的命运和民族的未来?他们只知道画疆自守,将外来侵略当成满清政府自身的私事!没有一个人为了天下之忧而筹集过哪怕是一点的军饷或是兵士!就算有,那也只是光说不练、没有实际帮助罢了。 试举一例,甲午中日战争时期的刘公岛降舰之役,当事者向日军去书,求放还广丙一船,理由是这艘船是属于广东的船,而这次战役与广东没有关系等等。 这鲜明地反映了当时各个地区官吏的想法,他们没有国家将亡的忧患意识,不思进取,只想着保自己门前的一亩三分地之平安,岂知国危、民怎能康?有谁站出来同李鸿章一起挑大梁? 西方报纸当时有云:

“日本非与中国战,实与李鸿章一人战耳。”

梁启超认为这种说法虽不中亦不远,

“以一人而战一国,合肥合肥,虽败亦豪哉”

! 孟子曰:“知人论世,世固不易论。人亦岂易知耶?”公正地评价一个人是平庸、奸雄还是豪杰,不应当随意地以普通人的标准去比量他、不应当过高地以后世的标准去要求他,而应该考量,他在他当时的历史位置所行之事,是仁?是智?是忠?是义?是勇?是豪?是积极求变?还是消极逃避?是为国殚精?还是卖国求荣? 李鸿章毕竟也是具有血肉之躯的凡人,指望凭借他一人拯救腐朽的大清、积贫积弱的中国实是强人所难了。梁启超有言道:

“凡一国今日之现象,必与其国前此之历史相应,故前史者现象之原因,而现象者前史之结果也。”屈辱的现实不能被改变,那么以己身度人,“使以论者处李鸿章之地位,则其所措置,果能有以优胜于李乎?”

自然未必。 梁启超否认那些“积愤于国耻,痛恨于和议,而以怨毒集于李之一身”的人,但是同时也指出李鸿章其人的局限之处: 英雄分为两种,被时势造出之英雄,以及造时势之英雄。李鸿章属于前者,即是

“寻常英雄也”

,因为天下之大,古今之久,无时无刻皆有时势,纵观中国之历史,像李鸿章一般的英雄简直是车载斗量、恒河沙数、不胜枚举;而能够创造时势的英雄,“阅千载而未一遇”。 而梁启超认为这便是中国历史之所以一直重蹈覆辙、陈陈相因,最终无法一鸣惊人、震撼世界的原因。我则认为这种观点多少带着一些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英雄与时势应当是相辅相成、互相影响的,怎可能有人做得到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或者不顺应历史之潮流,生生开创出不符合实际的“时势”?我认为因势利导已经是很大的成功。 梁启超还指出,

“李鸿章不识国民之原理,不通世界之大势,不知政治之本原”

,他仅仅只是向西方学习了

“小智小术”

之皮毛,没有学到更关键的制度和思想。而这些的原因就在于他被数千年来的思想习俗义理所困挟,眼界思想没有办法超脱于他自己的时代,

“吾故曰:敬李之才,惜李之识,而悲李之遇也”

。 读罢此书感慨良多,梁启超说

“读中国近世史者,势不得不曰李鸿章,而读李鸿章传者,亦势不得不手中国近世史”

,正是如此!以为是读李鸿章之生平传记,其实却是在读晚清之史,在读一部活生生的民族屈辱、民族自强之史,政权变迁之大势,民族消长之暗潮、中外交涉之隐情……不得不叫人掩卷叹息。 最后,梁启超这么写道:

“彼非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心,后彼弥缝偷安以待死者也。彼于未死之前,当责任而不辞,然未尝有立百年大计以遗后人之志。”

李鸿章没有办法战胜注定的败局,虽然当朝之官员无一能及得上他之人,但他有才气而无学识,有阅历而无血性,终究不是那个能够带领中国走出泥淖之人。

3
《李鸿章传》的全部笔记 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