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Life goes on(1907-1914)
[已注销]

上回书说到的1907年的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时美国传媒对美国工业、金融业的黑幕揭露后全民的一种恐慌情绪引起的,也有人认为是罗斯福政府当时的反托拉斯政策和过强的政府干预引起的。这次危机一样于扭腰爆发,华尔街先中枪,扭腰的资金流通出现问题,JP摩根联合卡内基、洛克菲勒老爷抛出5000万刀(这件事简直是摩根先森人生最华丽的一章——老贼注)才没使局面变得不可收拾。匹兹堡证交所当年十月时市值蒸发40%,然后关门大吉。 祸不单行,这时候政治气候也不好。匹兹堡当地的政坛改朝换代;这个时期有人赞助在匹兹堡做了个社会调查,结论就是这地方贫富悬殊,普通民众的住房、医疗灰常糟糕,城市污染严重,城市工业产值的代价很高...但是后来共和党又杀回来的时候这事就不了了之了。这次危机匹兹堡有点伤了元气,各种工业全面萎缩,而且银根禁,瓜爷那时候都没办法贷钱给自己的产业。罗斯福反托拉斯的做法,瓜爷很存疑;而且瓜爷对当时新闻媒体揭露托拉斯黑幕的做法不甚以为然,因为瓜爷身在其中他知道那些记者大多在夸大其词,编故事,瓜爷认为政府对洛克菲勒老爷的官司不会赢,因为证据不充分——结果美国最高院把标准石油活生生的拆了...后来收拾摩根的美国钢铁的时候瓜爷还去作证;罗斯福还觉得不解恨,他要征遗产税和提高所得税,瓜爷觉得这哪是共和党总统该干的事儿啊?结果,后来的塔夫脱比罗斯福还厉害,这位同志在位仅仅4年,提起的反托拉斯诉讼是罗斯福8年里的两倍,而且瓜爷的美国铝业不幸中枪。美铝是这样,它的专利只在米国有效,然后他就跟欧洲啊其他市场的产铝企业订立协议,美国是美铝的其他洲的市场是其他企业的。而且它限制美国本土的铝业生产企业,包括铝矿石的开采。政府就要对美铝开刀,他们手里有很多美铝限制贸易的证据,美铝也识时务,就跟政府和解:政府不再起诉美铝,美铝不再限制贸易。瓜爷这时候正闹离婚的,瓜爷的日记里关于这个事就一句话:政府正式提起对alcoa的诉讼 经济危机再加上当时的传媒环境,老百姓对银行家的印象也很坏。美国人觉得银行家干的都是无法无天的事,得管管了。后来威尔逊上台,他可是民主党,政府更加强势。威尔逊任内成立了联邦贸易委员会,基本就是美国贸易的监管机构。威尔逊时代, 克莱顿法案出台,美国反托拉斯法基本成体系,对垄断及不当竞争的调控更严格。威尔逊还干了件事,成立美国联邦储蓄银行,12家;还成立了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财长+货币政策主管+总统任命的5个人,美国政府债券只由联储银行进行交易,国家银行债券不再由美国政府担保。联储按政府黄金储备40%发行债券——米国人希望联储及各种监管能保障美国的金融安全。 瓜爷的生意这时有好有坏,但总体来说是财富迅速增长的时候,除了那两个煤炭公司效益很差,和几笔坏账外瓜爷其他的产业都在增长、赚钱。首先union trust这个时候资金很充裕,瓜爷看准时机又通过梅隆银行和union trust收购兼并了匹兹堡当地的几家银行,使得匹兹堡一半的银行都由瓜爷控制。瓜爷的船厂给美国海军造军舰、给自己的石油公司造油轮;瓜爷的钢厂拿到修大桥的合同;美铝利润成倍增长;瓜爷的steel car工厂不断开分厂;自己家运石油和矿石的车厢也在这生产;瓜爷的硅材料厂也收益很好;石油、有色金属的生意就更不用说了...瓜爷1908年说自己是31million,到1913年就55million了,差不多翻个翻。瓜爷这么大的产业一方面是瓜爷眼光独到经营有方,另一方面是瓜爷有自己的一套人马,一套管理体制。瓜爷统揽全局,各个方面都有大将给瓜爷做事。瓜爷集成了瓜法官的许多原则性做法,比如遥控,不上台前,通过不公开的方式运作生意。瓜爷用的人只要能满足瓜氏的要求,瓜爷便全心对手下;瓜爷手下都是些scotish-irish,没有犹太人和信天主教的,差不多都能按照瓜爷要求指哪打哪...mellon system是个很牢固的体系,运转流畅(帝国?)。 1914年左右的时候,瓜爷基本算半退休了,他那时差不多60岁了。他每天只去银行几个小时而已。与匹兹堡其他的富人不同,瓜爷没有选择去扭腰过闲适的退休生活,而是开始了一些新的事业。 第一个是匹兹堡商会发起的匹兹堡工业发展公司,这个公司主要是招商,吸收新的企业来匹兹堡,也对外宣传匹兹堡。瓜爷没亲自参加,但是这个公司董事会有瓜氏的人,瓜爷有支持这个公司。这个是瓜爷对桑梓的一点贡献吧。 另一个是梅隆工业研究所。1910年,瓜爷学法语的时候,一个老师送给瓜爷一封他在法国的爹写给瓜爷的信,他爹说自己有重大发明(原谅我把有法国的部分说的这么墨迹)。瓜爷看都没看就把信给了gulf oil的主席。后来gulf oil的主席回复说这个人的发明毫无实用价值,但是这个主席送了瓜爷一本书——书的作者叫邓肯,他主张工业和科学联盟,由工业企业资助高等教育将科技成果转化为民用经济。瓜爷对这个人的主张很感兴趣,他就找这个邓肯谈。邓肯开口要1百万刀自己开学校,瓜爷一笑,瓜爷说我先给你一部分钱,在给你在匹兹堡大学盖个小木楼,你先试试。瓜爷给了2年的经费,结果这个研究所成绩不错,瓜爷很高兴,就和dick继续资助他们,给盖了大楼、图书馆,每年4万经费。瓜爷和这个邓肯还成了朋友,邓肯1914年死时,瓜爷答应照顾他家人,后来瓜爷给邓肯的老婆和孩子成立了个信托基金,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第三个是焦炭。那时候匹兹堡的生产焦炭用的是蜂房式的焦炉(dome-shaped beehive oven),这种炉子需要高温,对煤的质量要求高,而且会产生大量有害气体。匹兹堡的好处是他的煤炭质量极高,所以美国人都用这种炉子,frick家的厂子就是这个。但是,欧洲人不是这样。欧洲没有美国这么好的煤,只能改良焦炉的工艺,这个上面德国人最厉害。德国人用的是带副产品回收焦炉(By-product oven),这个首先是不需要蜂房式炉子那么高的温度,此外还能回收生产焦炭时产生的废气残渣。这些回收物可以做其它产品的原料——比如做炸药、杀虫剂,还有沥青...这个时候有个德国人,Koppers,他有技术,自己想在美国开工厂,但是没资金,他就找到匹兹堡的2个商人,想合伙。可是这两个人没那么多钱,德国人需要1百万刀,这两人只能拿出三分之一。这是个商机啊,这两个人就去找瓜爷,瓜爷这时在麻省度假呢,瓜爷就和frick研究这事,frick是行家嘛;frick当然知道这个东西的好处,而且瓜爷自己有煤矿啊还有钢厂,这个都是一个链条上的生意。于是瓜爷就给了这德国人1百万刀,入股37%,开了koppers公司.这是1914年的时候。同志们,这就是一战前夜啊,有了这个焦炭厂瓜爷在一战的时候照样是赚的盆满钵满啊...

梅隆研究所

8
《Mellon》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