佃农理论 8.6分
读书笔记 全文
joy

在《佃农理论》中,张五常开篇即提出其所要解决的问题和书的主要结构。该书试图解释两个问题:(1)为什么两组不同的产权约束条件下农业产出方式不同?(2)为什么在相同产权约束条件下会选择不同的合约?而本书结构主要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推导出一种分成租佃理论;证明所观察到的租约安排是与选择理论一致的。第二部分在地租所占的比率收到政府规定的法定最高比率的限制时,应用分成租佃理论推衍出两个一般性假说:补偿合约再安排的假说和增加耕作集约度假说。 从我的理解看,两组不同的产权约束条件是指私人产权和私人产权被弱化这两种情况。在私人产权的条件下,无论是自耕、雇佣、固定地租还是分成租佃,这些方式所暗含的资源配置是相同的。私人产权被弱化或否定产权的私有性,或者如果政府否决市场的资源配置过程,那么资源配置的效率便会不同。这是科斯定理的另一种阐述。只要财产权是明确的,并且交易成本为零或者很小,那么,无论在开始时将财产权赋予谁,市场均衡的最终结果都是有效率的,实现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 书中所要解释并证明的观点就是:只要合约安排本身是私人产权的不同表现形式,不同的合约安排并不意味着资源使用的不同效率。对认为分成租佃制会导致资源配置无效率的传统观点的证伪。这是科斯定理在佃农问题上的应用:即只要产权明确,在交易成本为零的假设下,无论私人产权的表现形式如何,市场的均衡结果均是有效率的。 本书的论述框架正如张五常在开篇中提出的,首先提出佃农理论,然后以其为中心,放松限制条件展开,在交易成本为零的假设不成立的条件下,讨论农业中合约选择的问题,使用1925年至1940年中国的相关资料进行论证。在政府有效减租的条件下,推衍出补偿性合约再安排假说和耕作集约度增加的假说,随后使用台湾土地改革第一阶段的数据资料对两个假说进行论证。 佃农理论 本书的第一部分就是推导出一种分成租佃理论,是分成合约的资源配置理论。基本假设是:分析建立在自由市场中私人产权约束条件下追求财富最大化的前提下;资源具有排他性和转让性,并且假设合约签订成本为零。 首先给出的是定义的最优解。S表示属于某一地主的土地总面积,h表示某一佃农所承租的土地面积,q表示产品。在图1中,假设一个地主的土地由一个佃农承包,在佃农的耕种投入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土地的边际产出 随着h的增加而减少。在地租为r的情况下,图一中 表示合约的边际地租曲线,其以下部分面积表示地主收入,阴影部分表示佃农收入。可以发现,佃农的收入会随着他所承包的土地面积的变化而变化。为了使财富最大化,地主会提高地租所占的比例,直到佃农的耕作收入等于其他经济活动可能获得的收入为止。其中暗含的假设是,只要佃农的耕作收入与其他方面可选择的收入一样或者更高,只要土地的边际生产力大于零,且除土地之外所有的耕作投入保持不变(我理解成包括劳动投入),那么佃农就会继续从事农业耕作,并且尽可能地利用他所承租的土地。 但事实上,对地主来说,除了地租率r之外,还可以通过调整每块承包土地的面积来最大化地租收入。如图2所示。土地经过分块后,土地的边际产出能够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且土地的边际产出曲线相对于只有一个佃农的情况会上移。地主为了使财富最大化,必然尽可能地提高r,那么每个佃农的收入不会高于他在从事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所定义的解就是在地主的土地总量与佃农对土地的投入成本给定的情况下,地主同时确定每个佃农租种的土地面积和地租所占比例,以使地主的财富最大化。 土地产权和佃农的投入资源为私有时,由地主与佃农共同议定的分成合约条款,包括:①地租所占的比例(r) ②土地投入与非土地投入的比率(佃农投入成本给定的情况下,即确定佃农租种土地面积)。以上①②要与均衡状况相一致:对地主来说财富最大化;约束条件是除土地外所有耕地投入保持不变,佃农耕地收入与从事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相等。 在给出定义的解的基础上,进行数学上的证明。 假设有两种同质的生产要素h(土地)和t(劳动)。生产函数q=q(h,t) ,h=H/m, h是每个佃农所承租的土地量,m佃户数量,H地主的土地总量,地主地租总额R=m•r•q(h,t), r是地租率,竞争条件下:Wt=(1—r)q(h,t)。 •分成租佃合约最大化问题求解: 建立拉格朗日表达式: 分别对m,r,t和λ偏微分, (2)(3)(4)代入(1)中,得到: •定额地租合约最大化问题求解: 固定地租为rf 建立拉格朗日表达式: 分别对m,r,t和λ偏微分, (7)代入(6)中得到: •工资合约的最大化问题求解: •非土地投入不只是劳动t时的最大化问题: 假设除土地和劳动以外,其他的耕作投入为f,价格为Pf,成本为C=f•Pf,假设全部由佃农承担。 建立拉格朗日表达式: 对m,r,t,f, λ偏微分: (13)(14)(15)(16)式代入(12)得到: 结论:其他投入全部由佃农承担不影响最后的均衡条件,即单位面积土地地租=土地的边际产出。 数学上的解也可以在几何上得到证明。 为方便起见,只讨论了一个佃农的情况,由于只能调整r,所以地主拥有的全部土地可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曲线 表示佃户土地平均产出,假设耕作投入总量不变。 曲线 表示除土地之外的总固定成本/土地面积,f由合约规定,若非如此,佃农就会对所承租的土地承担更少的投入义务,在给定地租的情况下,佃农只得到每单位产出的一部分价值,如果佃农耕作投入是自己决定,那么处于自身利益最大化考虑,佃农增量投入的成本会低于相应的边际产品,与均衡不一致。 曲线 和 之间的垂直距离确定了曲线 ,它所表示的是单位土地地租。在合约当事人相互协商的情况下,经济理论意味着,合约所规定的佃农的投入总量将使得 达到最高,即单位土地的地租最高。 由于f的增加,会导致平均非土地投入成本以不变的比率增加,而平均产出会以递减的速率增加,那么在两者的增加比率相等时(佃农投入的边际成本=边际产出)便可最大化单位土地的地租。由此, 的最高点的位置确定了最大化单位面积土地地租的面积T1. 确定了T1之后,即可知道r=ar/ap=[(q-f)/h]/(q/h). 问题:为什么在T1点,每英亩土地的地租就等于土地的边际产出?是因为只有满足这个条件,才能求出r?那么就是说,在这一点,首先是佃农的投入的边际产出等于边际成本,由此确定的最优土地面积下必须要满足土地边际产出等于地主的边际收入(地租),才能求出地租比例? 另需说明的三个问题:一、并非所有佃户具有相同的生产力 二、即使土地同质,持有土地的规模也有可能不同 三、耕作成本可能由佃农和地主共同承担。 比较定额地租与签订分成合约之间的差别: 主要回答两个问题: <a>定额地租和分成合约之间有什么差别? 回答:资源为私人所有的条件下,两者根本的区别在于如何选择劳动力/土地的比例。 定额地租中,佃农自己决定劳动力和土地的比例,分成合约中,地主和佃农共同决定。但是由于决策约束条件相同,即佃农在租佃土地上耕作的收入等于其它可选择的收入。 <b>在分成租佃制下,合约当事人会根据什么标准使每一个佃农的土地规模和地租比例达到均衡? 回答:私人所有权条件下,只要土地权可以自由转让,对资源所有权的竞争会带来有效率的合约安排。 地主之间的竞争可以保证佃农所获得分成收入是有效的,而佃农之间的竞争会促使佃农承担合约规定的耕作投入量。而只要土地权可以自由转让,地主就不需要亲自知道耕作的细节。 问题一:相同产权约束条件下不同的合约选择 以上佃农理论的分析基本上是限定在订约成本为零的条件上。在交易成本为零的条件之下,推衍出的佃农理论表明在私人产权约束的条件下,各种土地占有安排下的经济效率是一样的。 而之所以同样在私有权的条件下会有不同的合约选择,是因为交易成本的存在。对交易成本问题的讨论和租约各项规定的特征的讨论,揭示了分成租佃理论发展的轨迹,并对选择理论的意蕴进行检验。(选择理论?)解释农业中所观察到的合约行为。 如果一个企业可以通过使用一个以上的资源所有者的生产资源来提高生产效率的话,那么就会产生一份把这些资源结合起来使用的合约。合约的形成包括以某种形式部分转让产权。由于自然风险的存在以及合约安排交易成本不同等原因促成了不同合约形式的存在。 在此基础上,提出假说:人们选择不同的合约安排,是为了在交易成本的约束条件下,从分散风险中获得最大收益。 假设没有市场竞争性交易中存在的信息问题,那么资源就会落入到能使资源的利用获得最高价值的所有者手中。因此,所有权的竞争和可转让性对合约行为起到了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竞争汇集了所有潜在所有者的知识,产权的可转让性保证最有价值的知识得到利用;另一方面,潜在合约当事人之间的竞争,以及资源所有者转让使用资源的能力,降低执行合约条款的成本。总之,市场竞争降低了成本,一旦交易成本确定了,合约安排的选择也就确定了。 在增加交易成本的约束条件,有效的资源配置要求每一种资源用在价值最高的选择上。交易成本会产生三种可预料的影响:①减少交易量②影响资源利用的边际相等和资源利用的强度③影响合约安排的选择。交易成本如何影响合约安排的选择即是文中所要讨论的要点。 农业中有三种主要的合约形式:定租合约:主要存在于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和日本;分成合约:主要是在土改前的台湾以及东南亚;工资合约:相对其他两种合约较少,在中国仅占农户采用合约方式的1%-2%。 合约的定约成本可以分为谈判成本、实施成本和控制资源的投入。谈判成本和实施成本即交易成本。下表是三种合约的交易成本和风险分担的比较。 交易成本 风险分担(假设交易成本=0) 定额地租合约 卸责问题并不严重,但是维护土地以及资产费用要高于工资合约 佃农承担全部风险 工资合约 防止“卸责”要花费一定的成本 地主承担全部风险 分成合约 要明显高于以上两种合约,谈判决定土地面积以及地租率,实施成本较高,需要顾及年实际产出 是一种风险分担手段,共同分担风险。 表1:农业合约交易成本与风险分担比较 单独考虑交易成本或风险承担无法解释几种合约的并存,要用这两个一起解释。合约的选择取决于分散风险所带来的收益与不同合约的交易成本之间的权衡。单独考虑交易成本的情况下,人们并不会选择分成合约,但是只要较高的交易成本至少可由分散风险所带来的收益予以补偿,人们就会选择分成合约。合约的选择可以用交易成本的不同以及规避风险的假设来分析,选定的合约安排使订约资源价值最大化。给定与某一产出相关联的风险状态,较高的交易成本会导致生产性资产的回报率较低。另一方面,给定交易成本,规避风险意味着资产的价值与收入的变化是负相关的。分成合约下的风险分散会使订约资源的价值较高,而与其相关的较高交易成本会减低资产的价值,这也是人们会选择定额租约和工资合约的原因。 在不同的地方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合约的原因还要考虑到以下几个因素①农作物的物理特性及不同的气候常导致产出方差不同,②不同的法律制度安排,③不同的市场安排。 张五常利用1925年到1940年中国的相关资料澄清合约安排的选择是为了分散风险和使交易成本最小化的假说,并进一步证实租佃理论。 关于定额合约的资料中可以发现免责条款的存在,免额条款即规定遇到荒年,按“当地惯例”降低地租。定额租约加上免责条款可演化出分成租约。得出有关交易成本与风险规避的两个意蕴:①分成租约的交易成本高于定额租约,一系列免责条款的租约高于分成租约,说明合约选择的范围受交易成本限制。②由于分成租约把额外的风险负担在地主上,所以分成租约高于定额租约,那么,若免责条款的采用使得佃农收入变化为零,那么定额租约下地主收入高于分成租约。 对资料的分析可以发现分成租约的一系列特征:①分成合约下的交易成本高于定额租约下的交易成本(隐藏地租,代理人贿赂)。②地主可能要求佃户对土地进行投资,收取低地租,或自己投资,收取高地租。只要投资能带来高的年地租,就会进行投资。③在同一合约中可以对不同作物有不同的地租率。 在合约期限的问题上,张五常认为合约当事人之所以选择不同的合约期限是因为:引入交易成本后,租期的长短的选择在与使交易成本最小化。较长的租期能够减少转让佃农衣服在土地上的资产的成本。从而减少争议,降低转让佃农产权的预期成本。采用较短的租期,当佃农拥有的依附在土地上的资产在短期内被耗尽,地主提供全部的永久性资产时,较短的租期便会降低执行合约的条款和重订合约条款的成本。 问题二:不同产权约束下农业产出方式的不同 自此开始转向台湾第一阶段的土地改革,假设只是地租率通过法律有效降低了。那么可预期发生的事件有如下两件:<1>补偿性合约再安排:补偿性支付;通过权利转让所导致的土地使用权安排的变化;<2>资源的重新分配。由此引出两个假说:补偿性合约再安排假说和增加耕作集约度假说。 补偿性合约再安排定义: 我把补偿性合约再安排定义为对合约的这样一种修订,这种修订在不存在交易成本和风险的情况下,对最初所规定的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不产生任何影响。除非法律禁止合约的重新安排,否则从法律上限制地租率将会在合约当事人之间导致各种不同的合约重新安排,以恢复市场上的合约条款在减租前所达到的均衡状态。合约的重新安排可以看作是减租所造成的转移效应。P129 如果不发生资源配置,当事人会采取以下措施来减少自己的损失:其一是选择补偿性支付的方式:即地主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来保护财产:每年一次性的收取一笔钱,或者把非土地耕作成本转嫁给佃农,再者就是减租前不收租的土地开始收租。另一种方式是土地使用权的重新安排:如果补偿性支付被法律禁止,那么地主可以通过产权转让来改变土地使用权的安排。土地使用权的重新安排可以用多种手段:收回土地,自己或者雇人耕作。如果合约规定租期内不能收回土地,地主可以出一笔钱购回土地,或者出售土地所有权,也可以分期付款每期小于地租出售土地。 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土地发生了合约再安排,一部分原因是法律上的限制,更重要的原因是资源的重新配置。 引入增加土地耕作集约度的假说,假设在所允许的减租后,没有任何非法的补偿性支付发生。这一假说的意蕴:减租后,非土地资源会从其他各种用途上转移到佃农的农地上。地租率从0.7变到0.4,佃农不会愿意对他承租的农地进行额外的投入,因为根据第二章,r=0.7是耕作边际成本=耕作边际收入,如果投入再增加,边际收入将小于边际成本。但是!竞争会要求佃农那么做。 减租后,为使土地收入最大化,(a)只要佃农耕作收入>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就能诱使佃农额外的投入 (非土地成本约束) 。(b)假设a成立下,只要佃农投入边际回报>0,地主就会诱使佃农投入 (物质约束界限) 。 几个假设:①强制性实施地租r=0.4,不存在补偿性支付;②所有耕作成本佃农承担;③交易成本为零。 集约度提高的两种方法:<1>佃农投入不变,收回部分耕地;<2>佃农耕地不变,投入增加。 要在固定f/h下最大化 此时h点能达到竞争均衡,在这一点佃农的耕作收入等于佃农的(非土地)成本 E点为新的均衡点,此时佃农耕作收入等于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 在第八章中,张五常对耕作集约度假说进行了论证。耕作集约度假说是指在减租后,存在着一种在单位时间内单位土地作物总价值最大化的趋势。要使得作物总价值最大化得以实现,那么需要选择正确的作物模式。又由于作物不同的物理特性要求的耕作集约度不同,因此,作物模式的选择也体现了耕作集约度的变化。所观察到台湾第一阶段的土地改革的数据恰能证明,减租后,在佃农的耕地上,土地的边际产出增加,而佃农投入的边际产出下降。其理由是观察到的不同作物产量变化与预期的作物模式相一致。 因此,这一章论证的过程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探讨台湾减租后的作物选择模式,第二部分是把可观察到的作物平均单位产出的相应变化与耕作投入的边际产出变化联系起来。 术语的界定如下: 耕地:即土地面积,是指排除国家拥有的那一小部分耕地,所有喜人拥有的、用于耕种的土地都归入耕地类,而不管每年种几茬作物或不种作物。在长期内是完全没有弹性的。 作物面积:表示在给定的耕地上单位时间作物的轮作率,用实际耕作公顷数来度量。受土地等级和非土地投入的集约度变化影响很大。 种植密度:土地面积固定的情况下,增加耕作投入的方法之一。保持作物面积不变,但通过使用更高的种子,肥料及农药,改善灌溉,修整土地和加大种植密度来增加每种作物的产量。同样作物面积的种植成本提高。会使单位作物面积的产出上升。 种植率:加快作物轮作率增加作物面积,从而增加给定土地面积上的产出。对同一作物来说单位作物面积的种植成本较高,但是可能导致单位作物面积产出下降。 边际内作物:在减租后提高种植密度,单位作物面积的稻子产出增加,称为边际内作物。减租后种植密度的增加意味着土地的平均产出和边际产出增加,也意味着佃农投入的边际回报减少,但是没有成本增加的资料,就不能证明佃农投入的边际成本必然大于边际产出。(水稻) 边际作物:假设佃农在一块面积固定的土地上每年不断地插挤进新的作物进行轮作,直到最后的作物不论种植密度多大,单位作物面积产量都将大大低于其他地方。即在边际追加种植的一种作物,其单位作物面积的产量将低于该作物在另一块耕地上作为边际内作物种植时的产量。因为佃农耕地上这种边际作物亩产量拉低了单位作物面积的平均总产量,所以也就证明了佃农投入的边际回报较低。 由此存在识别的问题,因为边际作物既可以是边际作物也可以是边际内作物。要找到一种作物,在自由市场条件下通常不用于轮作,而减租后,佃农之间的竞争使得它们被用于轮作。 非土地投入集约度增加,对于边际作物和非边际作物来说,会有不同的表现:边际内作物单位作物面积产量可能上升,作物面积增加幅度较小;边际作物的单位作物面积产量可能下降,而作物面积的增加幅度较大。 根据1948年到1951年台湾的第一阶段土地改革时期的数据观察发现以下现象: 以稻子作为边际内作物,观察期间的产出变化。首先,选择稻子作为边际内作物的理由有三:其一,减租前大多数佃农耕地都是种稻子。其二,稻子一般是一季稻或二季稻,要轮作三次不可能。因此通过提高轮种率进行调整的弹性有限,转而要通过提高种植密度。其三,稻子对种植密度的增加反应敏感,尤其是旱稻。 1948年到1951年稻子作物面积增加明显。水稻 1951年相比1948年增加9.9%,水稻增加9.5%,旱稻增加16.5%。减租前,水稻双季种植已经很普遍。 稻子单位作物面积产量增加。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不仅取决于种植密度,还取决于某些外生变量,而在1948-1951年之间不存在影响产量的较大自然因素。因此这几年的数据可以用来比较因为种植密度增加对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产生的影响。1948年作为基准年,稻子的单位作物面积产量1949年增加9.3%,1950年增加23.7%,1951年增加26.4%。1949年增加较少是因为减租在该年4-6月份才开始。 结论:稻子单位面积产量增加是由于a 佃农耕地种植的主要是稻子 b 稻子产量对增加种植密度作出了反应。衡量水稻年产量增加总额的尺度,是作物面积的产量指数和作物面积产量的乘积。如果能把佃农耕地和自耕农耕地的稻子产出区分开来,将会发现佃农耕地上稻子产出增加的比例会更大。(对县分类,详细讨论) 边际作物的产出反应将在几种边际作物上得到反应。由于无法可信地将佃农耕地和自耕耕地区分开来,因此也无法证明两类耕地上边际作物的产出反应是相反的。张五常使用的方法是根据资源受减租影响的程度对台湾的县进行分类,他的预期是受减租影响越大的县,其边际作物的变化越大。 一个县受减租影响的程度取决于受影响的耕地比例 和原来的市场地租分成比例这两个因素的影响。据此,将八个大市划分成三个等级,最高的是新竹、台北、台中,其次是高雄、台南,最后是花莲、台东和澎湖。 减租后,佃农投入成本会提高,所选定的轮作作物更多的根据作物的总值而不是净值来选择。减租后的均衡不再是要求年地租额的最大化,而是要求每个时期单位土地面积产值最大化。理论上,单位土地面积产值最大化要求佃农投入的边际产出下降到零。 将边际作物分为三类来观察其产出的变化,分别为内部边际土地作物、边际套种作物和季节性边际作物。 内部边际土地是指私人拥有的土地内的一小块土地,因为质量很差,在自由市场条件下很少内利用。一般是山坡地,或者水土流失严重。减租后种了香茅草(制香水的茅草)(Q:既然有价值,减租前为什么不种植?) 观察数据显示,香茅草的每公顷产量从1948年到1949年有所增加,之后下降。种植面积从1948年到1951年都表现出增加的趋势。可以理解为耗尽了较好的内部边际土地,边际种植的产量很低。那么随着作物面积的增加,给定土地上的总产量增加,意味着由于佃农的投入增加,耕地的边际产品曲线上升。从数据可以看出,总产出增肌幅度在等级较高的县较大,意味着相对于受减租影响小的耕地而言,佃农耕地上的边际产出增加。但是单位作物面积的平均产出下降,结合上文推到的出来的耕地边际产出增加的结论,那么耕种追加的作物面积所增加的佃农投入的边际产出就下降到很低的水平。即意味着佃农投入的边际成本高于相应的边际产出。最后,结合各县的不同反应 ,可以推断,土地以外的耕作资源的边际产出,在佃农的耕地上比在自耕农的耕地上带来的回报要低。(蕴含于耕作集约度假说) 边际套种作物是选用物种能够从给定土地上获得更高产量的理想边际作物:黄瓜、茄子能够利用地面上的空间,西瓜和地瓜可以利用土地空间,土豆利用地下空间。 发现三个情况:1 同第三类县比较,一类县和二类县的作物面积幅度较大。2,一和二类县的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下降3 三类县的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上升。 就作物面积而言,边际作物比边际内作物增加的多。适合套中的边际土地耗尽以及高轮作下的种植管理不善导致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下降。由于未受减租影响的基本上在第三类县,那么非土地资源从第三类转移向第一和第二类县。结果正如理论预计的,自耕地与租佃土地的产出按反方向运动。 季节性边际作物:几乎所有蔬菜的单位作物面积产量都出现下降。解释:不断利用不适合种植蔬菜的土地,正业作物腾出的边际时间短促,或者腾出时间不合适,所有这些都降低了佃农增加作物面积投入的资源的回报。在相同面积的土地上,较高的作物轮种率带来较高总产量意味着,租佃土地的边际产出高于其他土地。而且可以观察到两种模式:生长所花时间越短的作物被选择种植的频率越高;种植成本高的植物选择的频率越高。这两个观察到的现象都符合耕作集约度增加假说所蕴含的模式。都趋向于一种结果,即使作物总价值最大化而不是使除去非土地成本的作物价值最大化。 从边际作物的产出情况来看,台湾土地改革第一阶段所获得的观察资料,未能证伪耕作集约度增加假说的推断。这些推断都来自减租后的佃农理论,与资源的有效配置不一致。张五常认为研究结果证明,减租后,与同样的资源用于其他地方相比,佃租土地的边际产出较高,而佃农投入的边际产出较低。 研究结果,概括如下四点: 1.非土地投入的集约度以多种方式发生变化,总体上,较多的资源流向农业。其次,减租后,非土地投入的集约度在佃农耕地上有所增加,而在自耕农的耕地上则有所减少。 a. 土地与农民的比例在佃农耕地上下降,而在自耕农耕地上上升,以致前者冥想低于后者。 b. 据报道,佃农每天的工作时间更长,每年工作的天数更多。(这其实符合地租比例降低后的积极性提高的说法) c. 施用了质量更高的肥料。 d. 据报道,佃农收入的增加额被大量用于对土地的投资。 2.佃农耕地的边际产出高于其他土地这一推断也被研究结果所证实。 a.上文提到的资源再配置。 b. 佃农耕地上作物面积的增加和边际内作物单位产量的增加。 c. 佃农耕地上所追加的边际作物的作物面积增加的比例,大于单位作物面积产量下降的比例,因此导致每英亩佃农耕地总产量上升。 d. 园艺作物的反应。 3.佃农耕地上土地以外的资源边际产出低于其他地方这一推断,也被证实: a. 上面第一段所描述的资源再配置 b. 佃农耕地上所追加的边际作物的单位产量一般会减少。 c.园艺作物的反应。 4.蔬菜种植品种选择的模式也符合减租后的佃农理论:选择a 较短的生长期 b 较高的种植成本。

0
《佃农理论》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