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研究 9.0分
读书笔记 第167页
Sophie

1. 人的思想封闭自锁,在意识内部进行,和这种封闭比较,一切物理上的封闭都是敞亮的。 2. 我说“玫瑰在黑暗中也是红色的”,你就在眼前的黑暗中当真看见了这种红色。两幅黑暗中的玫瑰的图画。一幅全黑;因为看不见玫瑰。另一幅里玫瑰的细节全画出来了,由黑色包围着。这两幅画是一幅对、一幅错吗? 3. 事物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方面由于其简单平常而掩蔽着。(你不会注意它——因为它一直都在你眼前摆着。)一个人的研究工作的真正基础对他并不瞩目。除非有时候恰恰是这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等于说:一旦看到了就是最触目最有力的东西,我们通常视若无睹。 4. 我要教的是:把不曾昭然若揭的胡话转变成昭然若揭的胡话。 5. 私有经验的本质之点其实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他自己的样本,而是没有人知道别人有的也是这个,还是别的什么。 6. 同情是确信另一个人有疼痛的一种形式。 7. 但人若说:“我怎么知道他意谓的是什么?我看见的不过是他的符号”,那我就说:“他该怎么知道他意谓的是什么,他所有的也不过是他的符号而已。” 8. 我也许会说——“这幅画对我说的是它自身。”即,这幅画基于它自身的结构、基于它的线条和色彩而对我有所说。(人们说“这个音乐主题对我说的是它自身”,这等于说了什么呢?) [结合7、8,我们常说,爱一个人的本来面目。但爱人者与被爱者是否清楚这个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二人心中想象的是否相同?如何界定?又是否可信?卡夫卡曾言:每个人都爱另一个人的本来面目,但作为本来面目的他自己,却觉得是不能与他人共同生活的。 又及,E. M. Forster曾将音乐分为两类:music that reminds me of something; music itself. 是否存在完全不唤起听者主观情感的音乐?何以见得?] 9. 发觉一种不熟悉不自然的感觉比较容易些……我突然停下来,审慎地或不信任地打量事物或人们,说,“我觉得这一切都很陌生。”——但并不因为存在着这种陌生之感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熟知的、不感到陌生的每一样东西都给我一种熟稔之感。——我们以为,一度由陌生感占据的位置似乎不是这样就是那样总要被填充上。为这种气氛而设的位置就摆在那里,不是这种感觉占据它,就是另一种感觉占据它。 10. “我当时要说……”——你回忆起种种细节。但所有这些细节也显示不出你的意图。就仿佛拍摄了一副景物,但在上面只看得见一些凌乱的细节;这里是一只手,那里是一块脸,或一顶帽子,——其他都是黑的。而我却仿佛知道得十分确切这整幅图画表现的是什么。仿佛我能解读黑暗。 11. 我说了“我现在要欺骗他 ”这话并不使得我的意图变得比它原来所是的那样更确切些。——但即使你说了这话,你就一定十分认真地意谓这话吗?(所以,即使最明确地把意图表达出来,这本身仍不是意图的充分证据。) 12. "我感到羞愧的不是我当时所做的,而是我当时所怀的意图。“——但意图难道不也在我所做的事情当中吗?羞愧的道理是什么?所发生之事的整个历史。 (想起柴静《看见》中引用的一个观点:”实际上这个世界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恕难同意,放在此处作一对照。)

2
《哲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5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