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8.9分
读书笔记 第五章 轻与重
[已注销]
这些问题是否只有一个答案? 他再次冒出那个我们已经知晓的念头:人只能活一回,我们无法验证决定的对错,因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只能做一个决定。上天不能赋予我们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生命以供比较不同的决定。 历史如同个人生命。捷克人仅有一部历史,它和托马斯的生命一样,将终结于某一天,无法上演第二回。 一六一八年,波西米亚贵族鼓起勇气,决定捍卫自己的宗教自由。出于对坐在维也纳御座上的皇帝的积分,他们把皇帝的两个代表搁下从赫拉德兹堡的窗户扔了出去。三十年战争由此开始,它几乎令整个捷克民族毁灭。较之勇气,捷克人是否需要更多谨慎?答案看似简单,却并不简单。
引自 第五章 轻与重

终于明白这个Narrator,也就是“我”的作用是什么了:就是需要陈述或者议论的时候,这个“我”就会出现。整部书是由隐喻这种方法,将性,和社会,和历史连接在一起的。如果没有一个narrator,这种隐喻可能无法进行下去,或者不够自然。 不过作者未必追求自然。。也许不自然倒还有陌生化的效果呢。 历史和个人生命一样轻,不能承受地轻,轻若鸿毛,轻若飞扬的尘埃,轻若明日即将消逝的东西。 托马斯再次以怀恋的心情想起驼背的高个子记者,几乎带着爱恋。此人在行动,仿佛历史不是一张草图,而是一幅完成的画。他在行动,仿佛他的所作所为可以无限重复,永恒轮回。他很笃定,从不怀疑自己的作为。他坚信自己是在理的,在他看来,那不是精神狭隘的表现,而是美德的标志。他生活在和托马斯不同的历史之中:活在不是一张草图(活在还未意识到是)的一部历史中。

0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全部笔记 99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