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9.4分
读书笔记 上卷 第五章
nobody

关于对托尔斯泰的评论: “难道你能作出暂时的假设……认定列文,一般的说,是有能力去爱某一个人的吗?不能。所谓爱,就是那种时时消除我们的‘我’之激情之一……而列文呢,在得知他自己很可爱、很幸运之外,便不停地专注于一己的自‘我’,不停地关照自己……列文是货真价实的利己主义者。”——屠格涅夫 屠格涅夫极为熟知列文是什么人,看的极为清楚:他除了自己是永远不能够爱任何人的,而这一点真是他终极的羞耻,终极的恐惧,他没有力量承认。那种一生都在奇妙地摆弄他们的、时而使之亲近、时而使之疏远的、谜一般的力量,很可能就是屠格涅夫不同一般的洞察力。他们二人像是两块儿对立竖放的镜子,无限地反射出对方、深化着对方;他们二人都害怕这种过于透明和阴暗的无限性。 page77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把像列文和托尔斯泰这样的人士和人民分开的鸿沟,是比他们所设想的更为深阔、更为难以越过的:“不能在自己的环境里生活,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从塔干罗格迁居到彼得罗帕夫洛夫港的农民,在新地方立即就能找到完全一样的俄罗斯农民,立即就能深入谈话,建立起友善关系。但是,‘上等人’就不是这样,他们被一条最深的深渊和普通人民分隔开来,这一点尤其见于这样的时候:由于外界情况的作用,上等人突然之间丧失了以往的权利,不得不求助于普通人民。不是这样的;即使你一辈子和农民交朋友,每天和他们见面,一连四十年……一团和气,以恩人、或者某种意义上父亲的面貌出现,你也永远理解不了事物的本质。这一切不过是错觉而已。我当然知道,所有的人,绝对是所有的人,看到这句话都会说,我在夸张。但是我深信,我的话是可信的……也许大家终究有一天会明白,这话是何等的公正 ……应该只做心灵吩咐的事……必不可少而又重要的仅仅是你们为了积极的爱而做一切事的决心,做你们能够做、你们真诚地承认自己能做到的一切事的决心。全部那些“简朴化”的努力,不过是更换服装而已,甚至对人民也是不礼貌的,又降低了自己的人格。 ……如果要成为人民之一员,光有自作聪明或意志决断,而且还是如此莫名其妙的决断是不够的。……——他自己的信仰,他又要摧毁,亲自摧毁,因为他不能长期坚守。一旦出现某种新情况,则一切一起崩溃。——一言以蔽之,这一纯洁的灵魂是最闲荡而混乱的灵魂,不然他就不是当代俄罗斯知识分子少爷、而且还属于中上层贵族集团了。” ………… 他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甚至没有斗胆以最终冷静而无畏的情感爱过自己。然而,世上又有谁比他更痛苦地渴望爱呢?他一向什么都不相信。世上又有谁比他更不屈不挠地渴望信仰呢?这两点不是一切,但是这还少吗? ………… 最后,他是否将会领悟到、所谓高、低是没有分别的,这是导向一个事物的两条对立而同等真实的道路;而且在本质上,这甚至不是两条,而是一条道路,不过在时候到来之前显得是两条而已,走向非尘世不是要反对尘世或以其为出发点,而是要通过尘世,走向超乎肉体者,不是要反对、或抛弃肉体,而只有通过肉体才行?主说:“我的血真的是酒,我的肉真的是面包。”我们的上帝已“道成肉身”,我们,孩子们,我们还怕主的肉体吗?

0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的全部笔记 1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