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自述 8.5分
读书笔记 漫长的留学生涯——21.我的老师们
鲁鲁
记得是德国19世纪的伟大东方语言学家埃瓦尔德说过一句话:“教语言比如教游泳,把学生带到游泳池旁,把他往水里一推,不是学会游泳,就是淹死,后者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瓦尔德米特采用的就是这种教学法。第一、二两堂,念一念字母。从第三堂起,就读练习,语法要自己去钻。我最初非常不习惯,准备一堂课,往往要用一天的时间。但是,一个学期四十多堂课,就读完了德国梵文学家滕茨勒的教科书,学习了全部异常复杂的梵文文法,还念了大量的从梵文原典中选出来的练习。这个方法是十分成功的。
0
《季羡林自述》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