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8.8分
读书笔记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CharlieWah
郝劲松说:“今天你可以失去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权利,人身权,财产权,包括土地、房屋……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会落在你的身上。” 采访时任铁道部发言人的王勇平,车上他的同事问我:“你们为什么要采访这个刺头,他是反政府吧?” 我说:“他挺较劲,也许也有虚荣心,不过我没觉得他是反政府。他谈的都是法律问题,您要觉得他谈的不对,可以在这个层面上批驳他。” 坐在车前座的王勇平转过头说:“他是刺头,但是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人。”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飞越疯人院》中,麦克默菲押了十美金打赌,搓了搓手,使劲抱住那个台子,没搬起来;再一次用力,还是搬不动。他只好退下。突然,他大声叫起来:“去他妈的,我总算试过了,起码我试过了”。 郝劲松说:“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的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这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个当时三十四岁的年轻人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引自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6
《看见》的全部笔记 162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