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 7.7分
读书笔记 兩封信
蘇小北

光陰荏苒,轉瞬就是幾年過去了,海梅只是偶爾在自己安靜的書房里或者律師俱樂部裡翻翻報紙,間或看到什麽文章裡有肯尼亞的名字。於是,在不到半秒的時間里,他心裡“咯噔”一下,他想到那位過去從來不是、今後也不可能是朋友的朋友了。但僅僅想了半秒而已。有人剛剛給他送來了熱茶,在偶爾提到肯尼亞的這篇文章中闡述的銅問題,完全把他給吸引住了。在這半秒鐘之後,又過去了若干年,兩三年,或者三四年,海梅再也沒想起約翰。他不知道很久以前非洲風暴早就把約翰的骨灰吹散到世界各處的天空中去了。

0
《避暑》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