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Pi的奇幻漂流 8.6分
读书笔记 第3页
大炎
我的宗教学毕业论文与伊萨克·卢里亚的宇宙起源理论的几个方面有关,卢里亚是16世纪萨法德伟大的犹太教神秘哲学家。…我决定写树懒是因为它镇定自若,温文尔雅,喜欢内省——这样的行为抚慰了心烦意乱的我。

原文 My fourth-year thesis for religious studies concerned certain aspects of the cosmogony theory of Isaac Luria, the great sixteenth-century Kabbalist from Safed.…I chose the sloth because its demeanour—calm, quiet and introspective—did something to soothe my shattered self. 此处涉及犹太教的喀巴拉神秘主义神学的晚期重要代表以撒·卢里亚。他于1602年到达萨菲德(Safed),在该地住了三年时间。此处亦是之后Pi全家搭乘,以及他自己在海上漂流的船名Tsimtsum的源头,因为Tsimtsum是卢里亚宇宙论学说中的核心概念。 Tsimtsum过程与树懒的内省姿态(后文提及树懒休憩时貌似修道,它们被Pi视为 神创造的生命奇迹)似乎也有同构关系,这也让Pi的科研巧合地带上了宗教实践的意味。 有关Tsimtsum的论述,详见《犹太教神秘主义主流》一书第七讲中的论述。摘出一些: 卢里亚的理论中没有丝毫这种无害的简单性,它建立在“回归”的学说上,这是在整个喀巴拉历史上提出过的最令人惊异、影响最深远的概念之一。“回归”(Tsimtsum)愿意是“集中”或“缩小”,但用在喀巴拉信徒习语中,应译为“后退”或“退却”。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一篇完全被人遗忘的短文中,此文作于13世纪,卢里亚似乎使用过它,而它文字来源是塔木德中被卢里亚颠倒了的一句格言,他将其头足倒置,无疑认为是正置。密得拉西——传说源于3世纪的导师们——有时提到上帝集中他的灵(Shekhianh),他神圣的显现,万圣之圣于基璐珀,好像他的全部力量被集中和收敛到单独一个点上。这就是Tsimtsum一词的来源,而事实与此观念正好相反:对卢里亚派喀巴拉信徒来说,Tsimtsum不意味着上帝集中于一点,而是他后退出一点。 这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上帝中一种收缩过程使宇宙的存在成为可能,卢里亚一开始提出一个问题,看起来朴实或者有点粗鲁。如果上帝无处不在,怎么可能有个世界?如果上帝是“在一切中的一切”,怎么能有异于上帝的东西?如果根本没有无,上帝怎能从无中创造世界?这就是问题。对此的解答,尽管被他给予粗鲁的形式,却在晚期喀巴拉思想史中具有最高的重要性。按卢里亚的说法,上帝被迫放弃自身中的一部分,为世界让出空间,一种神秘的原始空间,上帝退出是为了在创造和启示的行动中再回来,这是En-sof,无限的存在的首次行动。因此,不是向外的一步而是向内的一步,一种倒退的运动退守自身、退入自身。不是流溢,而是相反的收敛。显示在固定形象中的上帝被更深地退入自己存在的底层的上帝替代,后者集中自身于自身,而且从创造的一开始就这样做,的确,甚至那些给它理论表达形式的人,也感到它近于渎神。但它一再出现,只是在表面上加上“好像”、“好比”之类脆弱的修饰。 这就引得人用放逐,上帝将自己从他的整体中驱逐到奥秘的隐遁中这样的术语来解释上帝退入自己的存在。依这种看法,Tsimtsum的观念是放逐可以被思想的最深奥的象征,比“容器的破裂”更深奥,我以后将谈到“容器”,其中神圣存在的某些部分被逐出自身,而Tsimtsum可被考虑为被逐入自身。一切行动中最先的一个不是一次启示,而是一次限制。只是在第二次行动中,上帝才放出一道他的光,开始他的启示,或者应该说是作为创造之神在他自己创造的原始空间中展开,不仅如此,每一新的流溢和显现,都以一次集中和收敛为先导。换句话说,宇宙进程是双重的,每一阶段都受到双重张力,也就是流回上帝的光和从他流出的光,如果没有这种永久的紧张状态,没有不断重复的上帝保守自身的努力,世上无物可以存在。这一学说有其深刻性和令人着迷的力量。…… …… ……卢里亚自己无疑认为它具有很高重要性,而且卢里亚自己的话为我们提供了可靠资料。这一方面的观点是,神圣存在的本质。在Tsimtsum发生之前,不仅含有爱和仁慈的性质,也有神圣的威严,喀巴拉信徒称其为Din或审判,但Din并不那么好加以辨认,它好像融入了上帝怜悯的海洋之中,用约瑟·伊本·塔布尔的比喻来说,好像海中的一粒盐。但在Tsimtsum的行动中,它变得澄彻,被清楚地限定,因为Tsimtsum表示否定的行为和限制,也就是审判的行动,应当记住,对于喀巴拉信徒,审判意味着界限的安置和正确决定事情。按科多维罗的说法,只要每一物保留现在的样子,留在自己的界限当中,审判的性质就内在于每一物。因此正是在个体事物的存在中审判这一神秘范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密得拉西说世界原本要建立在严厉的审判上,上帝看到仅这样不足以保证其存在,就加上了仁慈,而追随卢里亚的喀巴拉信徒则这样揭示了这一传说,上帝在其第一次行动Tsimtsum中决定因而也是限制了自己,这就是审判的行动,这就显示了所有存在物中这一性质的根源;“神圣审判的根源”在混沌中继续存在着,与圣光的残余相混合,这圣光的残余是初次退却之后留在上帝进行创造的原始空间中的,然后第二道光从“无限者”的本质中给混沌带来秩序,启动了宇宙进程,区分隐藏的元素并把它们铸入新的形式。通过这一过程,两股永远在涨落的潮流——喀巴拉信徒称为hithpashtuth和histalkuth,——不断地相互影响和被影响。就像作为生物的人要通过吸和呼的双重过程才能生存,一个过程如果没有另一个就不可理解,同样,整个创造是神圣的呼吸构成的庞大进程,因此,归根结底,所有恶的根源已潜在于Tsimtsum之中。

0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全部笔记 8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