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研究与文化参与 7.1分
读书笔记 文學史
葛羅麗雅
[p72] ……為了清除起見, 應該指出,文學研究同時也遵循了自身的發展里路:對上下文問題的關注導致了對文化成規、文化知識、情感的角色、智力和機構的研究。這使得文學研究者們求助於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和文化史中能被加以利用的方法和成果。從文學研究的角度來看,帶頭學科也不再是語言學而是認知科學了。在當今的文學研究中,談論“認知的轉向”(cognitive turn)成為一種時尚。相鄰學科之間不斷變化著的相互忠誠通常是由偶然因素決定的,當然這並不具備永恆性的特點。…… [p73] 當海登.懷特討論歷史編纂和文學之間的差異時,他區分了真實的事件和想像性的事件,但在這兩個形容詞上都加了引號。當“真實的事件”被“編碼”(懷特的用語)成故事時,這一故事的讀者將會看到“一個第二性的所指物,在種類上與構成本原所指物的事件,即在一定文化中形成的各種故事類型的‘情節結構’不同”(懷特,1984:20)。在把時間編碼成一個故事之前,歷史學家必須得選擇某一具體的敘事結構。懷特論證說,對故事結構的選擇給事件增添了意義,它並不是由事件本身所決定的,…… [p79] 考慮到鮑德里亞的著作中也曾提醒我們注意的語言決定論的危險,我們應該指出,語言在我們的世界中所起到的作用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例如,從一種科學的觀點來看,經驗材料要比對它們的語言表達重要。因而,德國的歷史學家萊茵哈特.科瑟萊科(1979:300)曾論證說,事件和體驗可以比由其語言的呈現而表達出來的東西豐富(“weder Ereignisse noch Erfahrungen erschopfen sich in ihrer sprachlichen Artikulation”)。 為什麼語言對於體驗並不具有第一性,其原因在於,所有的語言依賴的是簡約化:通過數量有限的一些字詞和句法規則,我們可以談論數量無限的事物。…… 但如果我們畢竟還是希望傳情達意的話,那麼我們就不得不接受語言的整平效用(levelling effect)。因為我們將永遠無法做到為了每一件不同的事物、每一種不同的情感或事件而去創造、使用不同的字詞。 接受語言的整平功能意味著接受創造具有同樣整平功能而且我們可能用以談論我們多種多樣的歷史素材的新字詞和新用語的可能性。簡而言之,正是語言的本性給我們提供了採用一種元語言的手段以及對這種做法的合理化論證。…… [p82] ……所有的歷史事件,包括文本的生產和對文本的接受,就其發生於某一具體歷史時刻因而在同樣的情況下不能被重複而言,它們是獨一無二的。當我們在討論這些獨特的歷史事件時,我們被迫——如果只是因為語言的整平和概括效用的話——運用在其它時候也會被用以指導其它一些獨特時間的普通術語來這樣做。……我們提出,不要把歷史事件的特性完全概括為獨特性,而是要指明它們在哪一方面可以被認為是獨特的,而它們的哪些方面能夠用普通術語來描述並且能夠和其它現象進行比較。…… [p94] 文學史學必須得做出的某些論斷純粹是實際性的。歷史學家能夠自由處置的(研究)時間和(出版)空間將會影響到研究報告會在多大程度上進入細節問題,具體研究的問題也會在此起到一定的作用。一段遙遠的歷史距離通常會大支不夠詳盡的研究,對於當代或是接近於當代的事件則一般描述得更為具體詳盡。 [p105] 我們因該提醒自己,現代主義在現實主義和象徵主義的歷史背景下能夠在歐洲和美洲扮演一個角色。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難以把現代主義的概念用於中國文學,因為在中國,文學史的環境是相當不同的。……文學思潮的名稱或社會話語從一種文化到另一種文化的移植仍然極為有害,而我們集中關注的是具體的技巧以及他們想表達的和實現了的意義,在考慮語境差別的情況下對各種標籤進行整體運用的做法是可取的。
引自 文學史
0
《文学研究与文化参与》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