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 9.1分
读书笔记 第151页
Sixth feeling

中年以后的人常有这种寂寞之感,觉得睁开眼来,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倚靠的,连一个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没有。 不管别人对她怎样坏,都还没有世钧这样的使她伤心。 所以她现在对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没有确切的信念,觉得无一不是渺茫的。倒是她的孩子是唯一的真实的东西。 她自己是无足轻重的,随便怎样处置她自己好像都没有多大关系。譬如她已经死了。 本来,一结婚以后,结婚前的经过也就变得无足重轻的了,不管当初是谁追求谁,反正一结婚就是谁不讲理谁占上风。 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变得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那样的恋爱大概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有一回吧?也许一辈子有一回也够了。 叔惠道:“在哪儿还不都是混,只要心里还痛快就是了。”世钧道:“要说我们这种生活,实在是无聊,不过总结一下,又仿佛还值得。别的不说,光看这两个孩子,人生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从这里走出去,却是永别了,清清楚楚,就跟死了的一样。 世钧平常看小说,总觉得小说上的人物不论男婚女嫁,总是特别麻烦,其实结婚这桩事情真是再便当也没有了,他现在发现。 隔着悠悠岁月,还可以听见她的声音。

0
《半生缘》的全部笔记 3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