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迅雷 8.7分
读书笔记 疾风迅雷
RUBY
然而杉浦先生所说的“脸”,并非其中的出场人物,而是知性的面孔,是内容这个面孔,意思是这个面孔。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杂志有其自身的生命节奏,所以我要尽可能细致入微地表现这个节奏,完成一个有节奏的生命。
“杂志是时令”。尽最大可能以“出人意表”的形式⋯⋯这时我在所有封面设计上铭记的第一要义。
封面是面孔,投影全身⋯⋯
“运动,嬗变”,在封面设计上产生不断的运动、嬗变。
我认为以传递时令为重的杂志,要像心潮起伏引起心脏的不同搏动或富于变化的面部表情一样,按月,按季度变易⋯⋯
然而从大的事件跨度望去,这些封面必须通过运动和变化,同时打造出一种与生命节奏同步的鲜明个性(自我同一性)的杂志设计,才是我摸索的手法。
悠游于混沌与秩序之间。
在我的设计中,文字(文本)与图像交织,噪声重叠覆盖。一本书或杂志中,噪声——文字——图像交织在一起,共存共生。
噪声在广告中被视为污秽,不受欢迎。然而,我把噪声——文字、图像视为同族。认为当知性的,不可视的,跳跃闪动的信息,遇到光照使反射光呈散乱分布时,趋于符号素的变成文字,反之趋于无定形的变成会,也会超越绘画变成噪声——文字与图像、噪声,是有着深刻渊源的同类。
一本书,一本杂志,不仅仅是承载高深思想的载体,它们擂起来还能成为餐桌或椅子,手抄纸曾经是 鱼栖身地。“意表的设计”,就是使人预感环绕着书的未知视线与书重新交锋的尝试。
设计师的工作情景却截然不同,作品创作的起因来自社会——即别人找上门来:某作家的小说脱稿、新片上映的日期确定、独创性新产品上市等,均以社会行为为起点。
以最有效的方法告知人们信息的诞生,这是设计的主要目的,设计师的作品与社会行为密切相关,因而其作品的最辉煌的时刻是在社会上首次亮相的瞬间⋯⋯ 设计,是需要与社会接触的“确切日期,确切地点”的行为。
0
《疾风迅雷》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