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日本 8.6分
读书笔记 第二节 武装政变及其后
Anna
圣德太子发挥其才能与智慧提出了崭新的政治观念,然而,实际政治环境并没有多大地改变。与其说圣德太子是政治家,莫若说他是哲学家。当他在实施这些划时代计划时,表现得过分软弱,向苏我马子做了太多的妥协。圣德太子摄政时期,真正拥有实权者是苏我马子而并非圣德太子本人。他死后,苏我氏日益专横暴虐,这表明,要推行圣德太子的计划必须有革命家。 圣德太子死后20多年苏我氏终于被打倒。当时圣德太子派往中国的留学生正陆续回国。他们在中国目睹新兴帝国唐王朝的蓬勃发展,当然地成为开化政策的支持者。他们主张,政府应当制定法典和道德规范,像唐王朝那样建立运作有序的行政机构。公元645年,中大兄皇子(后来的天智天皇)和中臣镰足(后来的藤原镰足)这两位革命家终于发动了一次政变,杀死了苏我氏族长苏我人鹿,成功地建立了类似唐帝国那样的中央集权机构。这就是大化改新(公元645-649年),是一场以圣德太子政治理论为基础的贵族革命。 大化改新的主要目标在于把氏族长与他们的土地分离。显然,在7世纪日本这样的农业国,如果国家把土地平分给国民,少数人剥削其他人这种事便难以发生。新体制全盘效仿中国的土地制度(井田制)。国家的耕地被划分成许多面积相同的区,每个区又被划分成九个相等的小区。每八个人耕作一个区,每一个人耕作一片小区,收获归己;该区中剩余的一片小区由八人共同耕作,收获归国家。氏族长被限制耕作一片与普通百姓一样的土地,如果他是政府官吏,则从政府接受与其官职相应的薪俸。这就消除了氏族长剥削百姓而形成的贫富差异。氏族长失去了私有土地,被任命为中央或地方的政府官员或地方长官。这样在强大的中央政府统治下,确立了拥有公有制经济的全国性郡县制度。 国民在法律面前形成平等,而且,由于土地的国有化,在经济上也平等,至少在原则上是如此。只有天皇保有现人神和国家元首的特殊地位,其他人都被赋予平等的机会,至少表面上是如此。新政府是进步的,其官职向能者开放。这种制度,就理想而言,当然不是新的,而正是圣德太子曾经明确宣示的那种制度,只是由于不得不向苏我马子妥协而未能实现。中大兄皇子则毫不妥协,并在更纯粹的形式上实现了它。在他最终诛灭了苏我马子的孙子--苏我人鹿之时,天皇家才成为真正的权力者。(1) "十七条宪法"颁布以后,大约花费了40年时间,才建立这种立宪制官僚政府。公认儒教为官方意识形态的这个新政府,在许多方面都与唐王朝相似。(2)应该想到,这是哲学家圣德太子和改革家中大兄皇子共同努力的成果,这充分表明,单靠美好的哲学,革命是不能成功的。 尽管这两个伟人的气质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又非常相似。首先他们对朝鲜都采取鹰派的态度。为了保住任那,圣德太子曾经制定进攻新罗的计划,中大兄皇子则在还是齐明天皇的皇子时,便派出大军前往韩国,百济恳请帮助抗御唐朝和新罗的联合进攻。当时,日本已经失去了在朝鲜半岛的殖民地,所以从日本人的立场看来,这次战争是不必要的。日本军队惨遭失败,被迫撤回日本本土。国家的威信严重受创。以后,直至1592-1598年丰臣秀吉远征,日本政府再未动过进攻韩国的念头,中大兄皇子的失败足以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导致日本惨败的东条失败并论,特别是两者都是不必要的。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像东条的失败出乎意料地迎来战后的文化繁荣一样,中大兄皇子的失败,大量的韩国政治家、学者、僧侣和艺术家离开百济来到日本,正如二战后美国的占领军一样,为日本的文化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第二,这两位能力超群的皇太子都无心做天皇。他们二人未确立天皇制的基础付出了全部精力,登上天皇宝座本来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然而圣德太子从未登基,中大兄皇子只当了4年的天皇,却当了23年的皇太子,他们的做法,似乎令人不可思议。然而,只要认识到他们所确立的天皇地位在政治上是无权的(说是神圣不可侵犯),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两位熟知天皇新地位的政治家对此不感兴趣了。 大化改新以后,除道镜僧人(1)为唯一的例外,氏族长、公卿、或将军中再无一人觊觎天皇皇位。从长期的观点来看,这次改革可以说非常成功,天皇的地位因此得以稳固。然而改革后不久,由于中大兄本人的失误,引发了皇室内部的激烈争斗。 中大兄是孝德天皇和齐明天皇两朝的皇太子,齐明天皇死后,他依然希望保持皇太子的地位,于是天皇的皇位空缺达六年半。公元668年,中大兄皇子登基,仅四年就死了。临终前,他召见皇太子大海人(中大兄之弟),宣称由自己的儿子大友皇子为皇位继承人。当时,父死子继的纵向继位方式不如兄终弟及的横向继位方式普遍。大海人皇子虽然表示同意,并将皇位让给大友皇子,但在中大兄死后,大海人便杀死大友,即位后称天武天皇。 此后98年间的天皇均为天武天皇后裔,惟有持统女皇和元明女皇为例外。这两位女皇都是中大兄(天智天皇)的女儿。只因她们与天武天皇的关系非同一般:持统和元明分别是天武天皇的皇后和儿媳。天武世系的最后一代是称德天皇,由于她没能在天武的后裔中找到继承人,最后,只好推荐他的情夫道镜僧人继承皇位。道镜本人是否情愿,还是一个疑问。称德天皇死后,他未作任何反抗地服从流放。天智天皇之孙继位后,称光仁天皇。天武世系由此绝位,天智系则恢复皇位。 这以后,差不多所有天皇都只是立宪君主,有实权的摄政由皇子、法皇、公卿等担任,操持政事。唯一的显著例外是醍醐天皇(1288-1339)。他想要恢复古代体制,即由天皇像古代"大王"那样直接统治国家,而不是作为"天帝",仅仅君临国家。在日本的历史上,天皇家内部争位的时代有二,一是天智系和天武系的争斗约100年(671-770),二是从后醍醐天皇开始的南北朝对立时代(1336-1392)。即使在这种争位激烈的时代,也没有哪位臣子自己想当天皇。有野心的人物追逐的是拥有实权的地位,例如将军的职位,而不是天皇这种名义上最高的地位。大化改新的结果,虽然使天皇的地位神圣化,却又使天皇不得不在政治上中立,由此天皇的地位在政治上反而很不重要了。对于政治上有野心的公卿、武将和僧侣来说,与其冒天下之大不朝韪篡夺皇位,蒙"国贼"之恶名,不如侍奉天皇,至少不背叛天皇,在天皇之下成为有实权的统治者。除了个别例外的时期,天皇被安置于政治权力斗争的舞台之外。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天皇的地位得以这种形式稳定延续,这无疑是大化改新的重大贡献。   尽管存在着天智系和天武系之间的政治斗争,大化改新后,文化得到飞速发展,综合而又详细地伦理规范和法典产生了,日本从此开始走向法治国家。公元701年,完成了包括刑法、行政法、民法、商法等法律在内的大宝律令。这部律令至11世纪前后一直在使用,甚至到了1885年近代内阁制度生效前,单就形式而言一直有效。为了培养未来的政府官僚,日本仿效中国的做法,创立了国学和大学,并引进了中国的国家考试制度。儒教极大的促进了法律、道德和教育制度的发展,并在后来日本整个历史进程中,成为社会实践最有影响力的实践道德准则。   大宝律令颁布以后,政府出版了几部重要的书籍,其中有:《日本书纪》(720年),这是仿效中国的正史而编写的日本史书;《古事记》(712年),是日本古代史;《风土记》(713年),是记录日本各地自然文化特点的地志;《万叶集》,收集从古代到公园760年间大约4500首著名长歌、短歌的诗歌集。其中很多是个至今仍被认为是用日本语写成的最优秀杰作。特别是考虑到,公元六世纪,在儒教和道教传入日本之前,日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必须先将汉字日本化,再创造日本式的字母。这是一个极端困难的开端,又需要极大勇气的计划,因为汉语和日语是截然不同的语言,因此,对于他们所做的这一切的开创性的努力无论怎样称赞都不过分。 正如前述,日本人对中国文化并未采取囫囵吞枣的态度,而是将之改造,适于中用。《古事记》是以神话的形式,《日本书纪》则是以历史的形式,都强调日本皇室的祖先是神,具有与生俱来的神授权力。《万叶集》中收集的许多诗歌歌颂对天皇的效忠。日本人视天皇为现人神、具有神的性格,这种信仰和天帝哲学思想,一部分固然来自传统的土著性崇拜心理,主要地则是在外国哲学传入日本之后日本人思考出来的。 有一点十分重要的是,要把上述信仰用文字记录下来,必须先消化新思想,再把中国的文化和汉字日本化。所以,完成这一步时,日本人业已在中国的文化中添加了日本的色彩,所记录下来的信仰已经不仅仅是土著性的内容了。于是,天帝的制度化便有可能解释成为防范中国革命理论的思想壁垒。 这种努力为皇室提供了永恒的稳固基础,使得皇室得以安如泰山,免受任何革命的冲击。换言之,这也可以看作是日本面对强大的中国而产生的自卑感的表现。或许他们认为,把天皇晋升到神的地位,便可国威大振了。据《日本书纪》,圣德太子曾致书中国皇帝,傲慢地写道:"东天皇敬白西皇帝"。但中国史书却没有圣德太子称日本天皇为天皇的记载。中国安书中所记载日本来函是:"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此来函激怒了中国皇帝。 总而言之,面对强大的、文化上优越的中华帝国,一种强烈的防御性的国家主义情绪在日本滋生发展。天皇作为现人神的观念深深地植根于日本的土壤,对国民的命运有广泛的影响这是确实无疑的。由此引起皇室内部频繁争斗,许多族长或封建领主竞相把天皇拉到自己一边,因而发生战争。从大化改新到明治维新的一千多年间,天皇一直被关白(天皇的首席顾问官)、将军(征夷大将军)、法皇(转任圣职的退位皇帝)所控制。天皇在政治上的权力不过是名义上的。尽管如此,现人神的观念使得"万世一系"的君主世袭制度得以在这个时期保持下来。每当民族危难,如蒙古人入侵(1274年和1281年)、德川末年西方列强的黑船舰队叩关,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国民广泛支持这种观念,正是由于这种观念,国民主动地成为国家的牺牲。 中国历史上,政治变动频繁,朝代不断改变。与中国相比,日本历史截然不同,即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战败了的日本国民仍然继续对天皇保持着忠诚,以至盟军意识到:倘若废除天皇制,日本人就会断然地、义无返顾地顽强反抗,遭受重大牺牲。仅就天皇的地位政治作用而言,圣德太子的"十七条宪法"(604年)和战后的新宪法(1946年)两者之间存在着惊人的连续性。天皇的神性现已被否认,但他仍然是国家和国民团结的象征。在上述两部宪法之下,他都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日本由于把天皇的地位在政治上置于中立并使之神圣不可侵犯,得以维持"万世永存,万世一系"。     ____ _____ ________ (1)明治维新后,废除了身份制,国民形成平等,但是,旧的封建大名和武士在社会中,在就任重要职务方面仍然占有优势。大化改新也是一样,有权势的氏族长及其子孙,在新政府中谋求官职远比普通百姓要容易。日本的改革,革命和政变从来都是温和而不彻底的。但不可否认,大化改新对于日本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改革。 (2)如本书序中所谈到的,日本的儒教与中国的儒教有很大的不同,本书以后凡旦举“儒教”一词均指已演变的日本式儒教。 (3)道镜(?— 772):俗姓弓削氏。722年被孝谦女皇招入宫中道场,受宠参政。755年任太政大臣禅师。766年赐封法王。终因觊觎皇位,被贬。
引自 第二节 武装政变及其后
0
《透视日本》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