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艺术批评史 7.9分
读书笔记 艺术批评史导言
慢枪手L

人们不得不考虑带有普遍性的模仿自然的问题。极为流行的把艺术解释为自然的模仿的看法,已贯穿了多少个世纪,说明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今天我们知道,作为艺术家的一位画家描绘一棵树的时候,并非要再造出一棵树,而是尽可能表达出对于这棵树他所有的感情状态——巨大的还是幼小的,繁茂的还是将死的,强壮的还是优雅的等等。然而,甚至在最杰出的唯心主义的天才人物身上,尽管他们很了解艺术创造的特性,仍然有某种自然主义的残余。以黑格尔为例,他就曾认为绘画比起诗歌来存在很大的不足,因为它只能通过面容和身体姿态去表现情感和激情。其实,任何一个对于绘画有经验的人都知道,面容和身体姿态在绘画的表现力上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画家表现他自己是通过形式与色彩,而不是通过从自然中模仿下来的一些局部,例如像面貌之类所能达到的。有一些最伟大的艺术家的作品曾经在人物面貌的形象和艺术的表现之间创制了明显的对比。达·芬奇的例子就是很典型的。在他的一些绘画中,人物的面部常常是现出笑容的,而且很长一段时期作家们都相信它们反映了达·芬奇的欢乐的灵魂。直到司汤达之前,没有人意识到达·芬奇在他的绘画中表现了一个忧伤的心灵。他的忧伤的心灵明确地表现在阴影的处理中,表现在中间调子不断地渐变中,而那些含笑的面容不过是加强这种忧伤情调的重音。

0
《西方艺术批评史》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