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荟萃 8.7分
读书笔记 美国博物馆的中国画收藏
八卦

0、美国收藏中国画主要是7大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弗利尔美术馆(华盛顿)、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纳尔逊-阿特斯金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1)波士顿美术馆在美国独立百年纪念日开馆(1876年),其日本美术部首位主任曾在日本居住12年,任职期间举办了美国第一次中国绘画展览---京都大德寺的《五百罗汉》,并购买了其中的5副,后来有收购了5副。其主要购买的都是佛教绘画,奠定了该馆中国绘画收藏的家底。该馆第三任中国日本美术部主管是日本人,担任主管期间(1911-13)每年都去中国收藏,如夏圭的《风雨行舟图》、《平林霁色图》、王振鹏的《姨母育佛图》等;还请吴昌硕提写了中国馆大厅匾额“与古为徒”;赞助人中对中国古画贡献最大的是丹曼 罗斯;捐赠的有徽宗《张萱捣练图》、《北齐校书图》、《古帝王图》、《文姬归汉图》等; 2)弗利尔美术馆:是美国第一个专业亚洲艺术博物馆;该馆藏中国古画1200副,数量为美国之最。可惜捐赠之初就约定不许对外借展。弗利尔46岁退休后把余下的20多年都用于艺术收藏。他在惠更斯的影响下爱上日本浮世绘和中国瓷器。在中国的乱世中没有参与盗凿石雕。他与丹曼 罗斯、富凯森是早期美国三位奇人,他们都收藏中国古画,但丹曼通过艺术史研究培养出艺术敏锐感买到很多高古精品;富凯森采用中国传统鉴定方法,重文献笔墨,弗利尔注重画面美观和视觉冲击力,不重视文献。后二人鉴定失误率的都比丹曼高。弗利尔买过郭熙的《溪山秋霁图》南宋的《洛神赋图卷》;弗利尔没有子女,完整的保存其收藏就是他生命的延续,他死前允许弗利尔美术馆增加亚洲、埃及和近东的收藏。1987年富翁赛克勒的捐赠使美术馆名字被改为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 弗利尔曾帮助过早期大都会博物馆,当博物馆对是否接受富凯森预购的中国古画时,其支持性意见使大都会收下很大一部分,其中包括钱选的《归去来图》,纽约成为中国艺术收藏的中心,都离不开弗利尔晚年的影响。 3)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以“纯艺术”展开,而大都会博物馆则以“驳杂”与宏大的多。其首批古画是传奇性传教士富凯森购入的,他在中国居住50年。大都会中国古画收藏的飞跃是在1970年以后方闻任顾问后,争取到顾洛阜和王季迁的收藏。王季迁的收藏包括《溪岸图》、《孝经图卷》、《古木寒鸦图》、《晴川送客图》、《胡笳十八拍图》、《晋文公复国图》、马和之的诗经图卷;顾洛阜的有郭熙《树色平远图》、米芾《吴江舟中诗》、李迪《古木双鸟图》、《赵氏三世人马图卷》、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马远《月下赏梅图》、倪瓒《江渚风林图卷》、赵孟俯《王羲之轶事四则》、鲜于枢《石鼓歌》;方闻在大都会修建了艾斯特庭院(仿网师园); 4)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在它之前综合性大学博物馆(哈佛福格博物馆、宾州大学博物馆)收藏主要兼顾艺术、历史和考古,中国绘画比例很小。倒是芝加哥美术学院、底特律美术学院、火奴鲁鲁美术学院收藏较多;赛克勒是纽约人,精神病医生、药物制造商,他的藏画主要捐赠给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他还出资大都会和普林斯顿建成赛克勒展厅,建造哈佛大学赛克勒美术馆,还有去世后其基金会捐赠的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艾略特家族1984年向普林斯顿大学捐赠70件藏品,方闻为其所编制的图录《心印》也成为其学术代表作; 5)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见于1976年,由当地几位工业家捐资建成,李雪曼是第三任馆长,不但是中国艺术部也是整个博物馆的灵魂人物,其曾二战作为盟军最高司令部艺术与纪念碑部门主管,他从王季迁手中获得大量古画,数量仅次于大都会,如《九歌图卷》、倪瓒《筠石乔柯图轴》;1980-81年由克里夫兰和纳尔逊联合举办的《八代遗珍》展览是数十年唯有的大规模中国画展览,藏画几乎全部展出,共计282件。这次展览不仅当时影响巨大,至今仍是学界的经典; 6)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是分别来自于报业大亨纳尔逊和阿特金斯夫人创建的两个美术馆。以东方文物闻名,包括古印度艺术、阿拉伯艺术、中国艺术;灵魂人物是史克门,华尔纳在30年代让史克门当他的助理,走遍华北,3年收藏了大量中国古代奇珍异宝,拗口许道宁的《秋江渔艇图卷》、马远《春游赋诗图卷》,30年代普爱伦勾结岳斌盗凿了宾阳东帝后礼佛图,皇帝礼佛图交给了大都会,皇后礼佛图被交给纳尔逊;纳尔逊博物馆中二战后收到所在地区利润下降影响,在新一轮藏品争夺战中没有优势; 7)其余较小规模的还有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耶鲁大学美术馆、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斯坦佛大学博物馆、火奴鲁鲁美术学院; 1、谁是美国最重要的中国绘画经营商? 山中商会早期相当重要。但二战早期被迫退出竞争。卢芹斋和其继任者弗兰克凯洛是重要的经营商,但都不真正谙熟于中国画。最重要的是王季迁。 2、大都会最重要的捐赠者除了王季迁外就是顾洛阜,图本人对中国画一窍不通,但依赖于日本有名画商濑尾梅雄,他曾在日本和北京的山中商会工作。其全部画作都来自于一个危险的来源--张大千。但没有一副张大千的仿作进入顾氏的收藏,都归功于濑尾梅雄的好眼力。但他的名字后来被忽略了,这归功于顾洛阜强烈的报复心。 3、高居翰认为在一次画展上,与之无关的书法作品不应当被展出。 4、哈佛大学和克里夫兰收藏的《仿周文矩宫中图》,另有一完整版本现藏于徐悲鸿纪念馆 5、钱选的《梨花图卷》经方闻解读,钩沉出其政治寓意,花寓美人,历改朝换代之变,伤于人事,可视作蒙古征服宋朝的象征。 6、张羽材的《霖雨图卷》和陈容的《云龙图》相比,陈容的更胜一筹; 7、宁波《五百罗汉图》被出售给美国12件,日本人旋即后悔但为时已晚。至今收藏在京都大德寺的剩余作品再未露出真容。高居翰希望有人去宁波做当年大规模宗教绘画作坊的考古工作。 8、江参的《林峦积翠图》长近三米,但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优点; 9、传李成的《晴峦萧寺图》堪称北宋纪念碑式的真正巨作,收藏者是意大利的艺术史学者,二战时被扣押在日本,战后收藏了该画并出售。从风格上说是11世纪晚期,接近于郭熙的《早春图》。 10、大都会的《寒林策驴图》被高居翰认为是另一幅张大千的伪作。

2
《翰墨荟萃》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