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孤独闪光 8.6分
读书笔记 举重冠军之死
刁嘉宁

李海鹏的这篇特高在《南方周末》内部被看做是第一篇特高。而对于特稿,李海鹏是这样定义的:“一种有文学性的新闻,题材不强调硬度,截稿时间宽松,通常不超过一万字。” 在《举重冠军之死》这篇稿件中,我认为,李海鹏的着眼点不是在于才力死亡这一事实本身,而是在一个举国体育的大背景下,以生动的故事性去展现一个小人物的命运。 才力的个人悲剧,又是我国体育转型时期,多数体育人的悲剧,“竞技体育中少数胜利者的风光,永远建立在无数金钱的投入,无数失败者的陪衬,无数病痛付出的基础之上。” 通过软稿件,抨击体制性问题,把软新闻写硬,这边是《南方周末》人的技巧和功力所在。 在特稿写作的处理上,李海鹏很注重细节的面熟,“布谷鸟刚叫起来”,“没有窗帘的窗子看了看为名的天色”,这些细节性精武的描写,恰到好处的预示了才力之死,奠定了整篇稿件的情感基调。 还有菜谱、菜价、借钱等消息数字的填入,更加真是的反映出财力生前的贫困个状况。 口语化的语言,对话的引入,才力家庭和才力父母两条主线同时铺展开来,并且很好的衔接,这是作者扎实的写作功底所在。仔细回味,要学习的地方很多。 再来谈谈我国的“举国体育体制”,百度上有这样一种解释,集国家之力,去冲击名次和奖牌。 在我们国家,体育是国有化的,也就是说,没有商业价值的体育运动也可以很好的发展,比如说举重。但是,国家在花费巨资培养这些运动员的时候,我在想,他们是被视为一个人,还是一种工具? 运动员的体育周期是极为有限的,他们中的多数人,只能在夺冠的那一刻,风光一时,然后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毕竟,像刘翔那种失败后仍备受关注的体育明星实在是少数。 长期病痛、文化水平低、长期封闭训练远离社会等等元婴,使得大多数运动员在退役之后,便成为实质意义上的弱势群体,无论是在心理落差上,还是生存技能的缺乏上,他们这些个体本省,应该得到很好的重视,我想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最几本的人文关怀。 我突然想起暑假实习期间,正值伦敦残奥会出征仪式动员大会,我去现场采访。残奥中心文员北京通州减去的一个很偏僻的荒野,沿着小路一直走了很远,突然看到一篇拔地而起的建筑群,偌大的残奥中心,院内看不到几个人人影,我当时都怀疑,那天是否在这里举行一个国家级别的出征仪式。 仪式上,残联主席张海迪来了,一排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座,台下是排练有序的残疾运动员,他们穿着代表国家的统一的队服,但可以明显看出是见年前的款式,开场的残疾人表演好无趣,只有一个团队,他们都坐在轮椅上,几个人连续表演了三个节目,然后残奥会形象大使陈思思也来了,她衣着朴素,高歌了一曲,很显然,话筒的质量很差。 我坐在场地的后方,邻座的几排运动员都是盲人,我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咱们睡觉吧,反正闭着眼他们也看不出来。“ 领导和代表们激昂的发言,场上跑来跑去的记者,主席台前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这所有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甚至,更凸显出他们的寂寞与悲凉。

0
《大地孤独闪光》的全部笔记 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